古代文学地域文学史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古代文学地域文学史研究

近年来,我国地域文学史的编撰越来越完备和细致。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绝大多数省份完成了地域文学史的编撰工作。据不完全统计:1986年出版了韩明安编着的《黑龙江古代文学》;1987出版了西藏学丛书编委会主编的《西藏文学史》;1988年出版了龙华编着的《湖南戏曲史稿》,蓝华增着《云南诗歌史略》;1989年出版了廖雪兰着《台湾诗史》,古继堂着《台湾小说发展史》;1991年出版了刘登翰主编的《台湾文学史;1992年出版了马清福着《东北文学史》;1993年出版了陈伯海、袁进主编:《上海近代文学史》,崔洪勋主编的《山西文学史》,陈永正主编的《岭南文学史》;1995年出版了王齐洲等编着的《湖北文学史》,王剑丛着《香港文学史》;1996年出版了蔡靖泉着《楚文学史》,陈庆元着《福建文学发展史》,钟贤培主编的《广东近代文学史》;1997年出版了张福三主编的《云南地方文学史》,潘亚暾、汪义生着《香港文学史》,刘登翰着《香港文学史》;1998年出版了陈书良主编的《湖南文学史》,刘登翰主编的《澳门文学概观》;1999年出版了田本相等编撰的《澳门戏剧史稿》,廖雪兰着《台湾诗史》,袁良骏着《香港小说史》,黄万机着《贵州汉文学发展史》,陈明台着《台中市文学史初编》,刘登翰主编的《香港文学史》,2000年出版了罗可群着《广东客家文学史》;2001年出版了谭兴国着《巴蜀文学史稿》,傅德岷主编的《巴蜀散文史稿》;2002年出版了王永宽、白本松主编的《河南文学史》,彭放主编的《黑龙江文学通史》,马宽厚着《陕西文学史稿》,古继堂主编的《简明台湾文学史》;2003年出版了杨世明着《巴蜀文学史》,叶春生着《岭南俗文学简史》;2004年出版了白长青主编的《辽宁文学史》,乔力、李少群主编的《山东文学通史》;2005年出版了河南省文学院编的《图说河南文学史》,吴海、曾子鲁主编的《江西文学史》,邱明正主编的《上海文学通史》,孙海洋着《湖南近代文学》;2005年齐鲁书社出版了王恒展着《山东分体文学史》,许金榜着《山东分体文学史》,王琳着《山东分体文学史》,李伯齐、许金榜着《山东分体文学史》;2006年出版了冯肖华着《陕西地域文学论稿》,李穆南等主编的《中国台湾文学史》,李穆南等主编的《中国香港文学史》;2007年出版了刘登翰主编的《台湾文学史》;2008年出版了王嘉良主编的《浙江文学史》,韩洪举着《浙江古代小说史》,徐志平着《浙江古代诗歌史》,聂付生着《浙江戏剧史》;2008年出版了刘登翰、庄明萱主编的《台湾文学史》,陈书良主编的《湖南文学史》;2010年出版了王长华主编的《河北文学通史》,傅秋爽主编的《北京文学史》,徐宏图着《浙江戏曲史》,等等。从地域来看,多数省份和直辖市有自己的文学史,目前仍然没有完整文学史的省份和直辖市主要是江苏、安徽、广西、陕西、青海省和天津市等地。

2011年6月18日,江苏省地域文化研究会在南京师范大学正式成立,这也意味着《江苏文学史》的编撰将提上议事日程。2011年8月17日,陕西省出版总社联合陕西学术界、文化界、教育界顶级力量启动“陕西文化研究工程”,其中就包括“陕西文学史”选题,这不但会为宣扬陕西文化作出贡献,而且将满足陕西省内高等教育改革与公共选修课教学的需求,成为特色鲜明、目标明确的地方文化通识教材,提升高等院校学生的人文素养。安徽省地域文学研究虽然也取得了一些前期成果,但显然这一工作落在了其他省份的后边,《安徽地域文学史》的编撰需要加快步伐。另外,各省内的地市辖区乃至县级文学史的编撰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先后出版的有戴言着《朝阳文学史》,李近义编着《泽州戏曲史稿》,涂木水主编《临川文学史》,太原市艺术研究所编《太原戏剧史》,范培松、金学智主编《插图本苏州文学通史》,王增文、刘同般着《商丘文学通史》,司全胜着《河洛古代文学概览》,聂大受等着《陇右文学概论》,张静文着《幽燕文学艺术嬗变纬略》,等等。而由曹培根主编《常熟文学史》则被称为全国第一部县级市文学史。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城市文学史的研究方面还存在很大的开拓空间,如继《苏州文学史》之后,《长安文学史》、《洛阳文学史》、《开封文学史》、《扬州文学史》、《杭州文学史》、《徽州文学史》等,这些都可以作为研究课题。从地域文学史的编撰现状来看,最为细致和全面的是浙江分体文学史和山东分体文学史,而江苏、安徽、广西和青海省的地域文学史仍然没有编撰完成,还有一些文化传统浓厚的城市文学史也有待人们开掘。

在地域文学史的编撰体例上,各地也存在一些差异,有些以作家作品为线索,有些以文体为纲领,可以说各有所长。在了解了我国地域文学史编写现状的基础上,我们就来探讨它与各地高校中文系的古代文学和古典文献学教学的关系。地域文学史的编撰完成对于各地高校的古代文学教学具有积极影响。地域文学史的编纂不但可以彰显我国各地文化传统的悠久深厚,而且可以体现各地文学风格的特色和差异,对大文学史很难兼顾的课题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这种地域文化品格的提炼可以为当地的经济文化建设服务,也是我国传统文学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对我国大文学史研究形成补充。陈小芒教授在《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的地域性策略》一文中提出:“在古代文学教学中充实地域文学内容,不仅可以开阔学生视野,而且有利于深化教学内容,有助于完善课程教学目标,有助于培养学生的乡土自豪感,有助于承接乡土历史文化的优良传统。”[1]从教学的层面来看,一部完备客观的地域文学史可以为各地高校中文系的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课程的特色化教学提供指导大纲,为学生的课程学习和研究调查实践提供线索和对象;可以有效弥补各地高校在综合文献资源和数据库资源方面的不足,为地方高校汉语言专业的特色教学创造条件。在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教学中补充地域文学和地域文献内容可以让整个课程更加微观而细致,同时也有助于学生学习兴趣的培养,使学生对于地域文化的认同感和自豪感也得到提升,提高其服务社会扎根基层和地方的自觉性,进而为地方文化建设和研究培养一批后备人才。

在实践教学上,地域文学史所涉及的内容均是地域文学研究中比较突出的课题,这些课题可以成为实践教学的内容,可以组织学生以地域文学课题为对象开展实践训练,比如开展提高查阅文献能力、文献阅读能力、学术论文写作能力、社会调查能力等方面的训练,加强对学生科研课题的选题和研究能力的培养等。总之,利用地域文学史所提供的线索,古代文学和古典文献学任课老师可以组织学生开展以地域文学文献和地域文化遗存为依托的实践训练,从而有效提高学生学以致用的能力和利用有限条件开展学习和研究的能力,真正形成地方高校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的教学特色。通过以上对我国地域文学史编写现状的概括,以及其与地方高校古代文学教学关系的探讨,我们可以看到:我国地域文学史的编写和研究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对于地方高校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教学和研究都是一个机遇。只有充分利用好地方文化资源,各地高校特别是新建本科院校的文科专业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扬长避短发挥优势,走出一条特色化教学和发展之路。

阅读次数:人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