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黑手党之战 莱斯利·沃勒

“不,谢谢,宝贝儿。今晚不行。”
查理-布瑞弗曼发福了。布瑞弗曼的老板宋文面容消瘦,看上去像是个日本死亡行军①的幸存者。他们坐在查理-理查兹酒店房间里的大玻璃鸡尾酒桌前。那个高个子妓女——她没有做平时干的事——在迷你吧台里调酒并在烟灰缸里放上花生。
①指战俘等被迫做艰苦的长途跋涉。
布瑞弗曼过去为里士通工作时,很少和前任老板理查兹说话,因此会谈的气氛比较轻松,没有指责,没有积怨。查理觉得如果有的话,宋文会生气的。这位皮包骨头的东方绅士显露出从容不迫和终生献身于和平与宁静的感觉。很难想象他领导着远东最冷酷无情的电子控股公司。
宋文接过妓女递过来的高脚酒杯,里面装着晶莹剔透的酒,露出满脸笑容。“啊,”他热情地说,“这酒杯可真高。”
“是啊。”布瑞弗曼同意说。“你是从得克萨斯州来的吗,甜心?”
“我叫霍莉,”她纠正他,没有笑容,“卢伯克。”
查理-理查兹朝妓女笑了笑。“霍莉,”他说,“如果布瑞弗曼先生同意,我想你可以离开了。是吗?”他朝对手们看了一眼。
布瑞弗曼从口袋里摸出房间钥匙。“自己进去,甜心。喝点东西。我很快来陪你。”他带着疑问的表情瞥了宋文一眼。
“那得看理查兹先生。”亚洲人说。 “很快。”查理告诉他。 “很快,甜心。”
“我叫霍莉。”她拿了钥匙离开套房,貂皮披肩拖在身后。“嗯,”布瑞弗曼咕哝着。“嗯,又是嗯。我感兴趣的是她从来不笑。我来解释一下我们的愿望,查理。”
“是什么,查理?”
“要么我们压低价格,破坏你和五角大楼的合同;要么我们一起合作,干些罪恶勾当。由你决定,查理。”
“比里士通030型还低的价格,查理?”
“我们把它叫做托普500型。或者停止交易。”布瑞弗曼抿了口威士忌。“我不在乎是哪种交易。你付给我们顾问费。或者我们的500型贴上030型的标签,并付费给你们。或者我们把定单对半分,两种型号都卖。”布瑞弗曼继续抿着酒,精明的双眼一刻也没有离开查理的脸。“当然我们总得共同承担些什么,嗯,贿赂那些想得到个人退休养老金的将军们。关键在于我们是在同一张床上。”
查理-理查兹转向那个专横的亚洲竞争对手。本妮-理查兹未来公公所控制的帝国比里奇兰控股公司刚刚移交给齐奥-伊塔洛的企业规模大得多,但是它并不包括金融管理。凯文从新加坡偷来的资料说明了原因。日本四大巨头中没有一个再信任申劳。没有他们的信任,开拓银行、经纪业或其他金融机构业务都是不明智的。不过如果他加入一家已经在世界各地有将近200家银行和经纪公司的企业……?
换句话说,查理与齐奥-伊塔洛分开后为自己留下的金融服务公司,正是宋文所希望得到的——用布瑞弗曼贴切的话来说是什么?——在同一张床上。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改变了形象和名字。“新时代”服务公司今天早晨已经在特拉华州注册。申劳的世界网络甚至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真是这样吗,宋先生?你们真的那么迫不及待地要加入到我们之中吗?甚至分担贿赂?太让人受宠若惊了。”
“最后,”宋文说,尽量发好音,“我们非常希望合并。”不管发音如何错误,“合并”这个词带着刺骨的寒气,穿透查理-理查兹的肩肿骨,尽管里士通在法律上已经不复存在,没有哪个远东海盗会买一家特拉华州的公司。“托普和里士通的合并?”
亚洲人在空中摇了摇瘦骨嶙峋的手指,做出另一个和平与宁静的手势。“随你高兴,理查兹先生。你的女儿和申劳的儿子已经指出了方向。”
“合并势在必行,”布瑞弗曼提醒他,“规模才是成功的关键。小东西会给活生生地吞吃。只有庞然大物才能生存。越大越好,查理。”
“是吗,查理?” “里奇兰是我们目标中的合作伙伴之一,查理。” “目标,查理?”
“那是个禁用词。”布瑞弗曼赞同说。他喝了太多的苏格兰威士忌,不小心呛住了。“我们这样的老朋友,为什么不坦白一点呢,查理?”
“查理,如果你们俩原谅,我想睡会儿。”查理-理查兹站起身来,“我会把你们的建议放在心上。我会很快找你们的。晚安,先生们。”
他成功了——没有直接拒绝他们——把他们送出他的套房。等到客人们离开他的楼层,他离开套房下了楼梯。看到大厅里的公用电话,他停住了,思忖着有多少被窃听了。他决定随便散散步。
他朝南面走去,华盛顿纪念碑在他的背后。他对哥伦比亚特区的地理概念相当模糊。他知道前面的小岛叫波托马克公园,由西北向的波托马克河与东北向的阿纳卡斯蒂亚河交汇而成。十分钟后,冷得发抖的他发现一个公用电话亭,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凯里在霍博肯的家。只有电话答录机回答,把他大女儿曼哈顿公寓的电话号码给了查理。他拨通了电话。
“哈利路亚①。”温菲尔德说,“什么事?”
①意思是感谢上帝,表示赞美、欢乐或感激等。
“凯里的电话答录机告诉我你有客人。”
“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圆滑的话。凯里?说完了给我。” “查理舅舅?什么事?”
“对不起打扰你。告诉我巴塞尔是否突然出现里士通电子公司的股票?有没有可能已经发生了?”
长时间的停顿。“我要拿到文件才能回答其他市场的情况。不过巴塞尔和列支敦士登没有这么通知我们。”
“假设他们今天没有和我们联系。假设有人想要收集股票达到控股,他们还做不到,是不是?因为他们得认购里奇兰的股票,而我们的人还未得到有关里士通电子公司股票发行的指令?”
“是的。” “所以如果你想通过接收手段合并①,那是不可能成功的?”
①指以收购股票等方式实现对企业的吸收合并。
“普通手段不行,”凯里赞同说,“但是谁知道还有什么其他手段是可能的?”
查理还能看见远处华盛顿的方尖塔沐浴在灯光下。他死死盯着它,那个代表一切困惑“教授”的事的偶像,像箭般笔直、坚硬勃起的xxxx,像随时准备出鞘的剑。“回去睡吧。让温菲尔德来听电话。”
“爸爸?你的声音听上去很糟糕。” “爸爸晒的阳光不够。抱歉打扰你。”
“我们正在吵架。”
查理的牙齿在二月的微风中打颤。“我也是,”他坦白地说,“我刚刚开始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蠢。”
“关于什么?” “关于本妮孩子的祖父。”
离开公用电话亭,他转向自己认为是东的方向,然后向北。查理-布瑞弗曼用五角大楼的腐败来换取一块防御的馅饼。宋文代表的帝国不管利润是合法还是非法得到的,愿花大笔钱进入一个守法或枉法的财团。没有幻想。没有齐奥-伊塔洛般谨小慎微地保护名誉。只有赤裸裸的利润,不管什么方式。
在寒飕飕的夜晚,查理加快了脚步。他不仅能看见前面的华盛顿纪念塔,还有白宫边的宾西法尼亚大道,灯火通明,像闪耀的民主灯塔。
他肯定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没有一点警告。当然不会是平时的抢劫,用撬棍狠狠一击,手表、钱包、戒指,然后再见!
一个蒙面人走到他前面,另一个从后面把他绊倒。查理脸朝下狠狠摔在地上,双臂张开,惊魂未定。蒙面人拉了下枪栓。“不许动!”查理脸朝下趴在地上,手臂伸开。他立刻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个白人,他说“不许动”时声音有点怪。
他看见男人的手指扣紧了扳机。查理的颈部肌肉揪在一起,好像这样子弹就会顺利地弹出来。那么,查理-理查兹听见的最后一个声音会是手枪的声音。出乎意料,声音很低也很干净,一声喀嗒和一声啪,像啤酒罐的拉环被拉开的声音。一支镖射进他的手腕,在血管边上一点点。他盯住看了好一会儿。蒙面人低下身来,把镖猛地从他的肉里拔了出来。从这个角度,越过双腿,查理看见白宫在寒夜里闪耀。
查理很快就昏了过去,最后的意识只有几个字:除掉设计师。或者有三个人?
他睡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