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待议(短篇小说)

  原本我只是酒色财气,一个普通老爷们。吃着饭接个电话,是我姑妈打来的。
  语气恳切,但我听得出来,那是多着急。一件压在儿女身上,永远不会消失的事情,相亲!
  我回绝了,我并不希望。
  有安排了?我很无奈的放弃了。
  我总希望自己能有伟大的作品,可我是多么平凡。
  这一个秋天,我都沉浸在工作里,嬉笑怒骂的,把自己当成了被灌醉的老汉。
  那天立冬,欧洲联盟使馆前,街边的枫叶,在风的呼啸里,而落满长街,带起我内心一片橘黄。
  我看到了,又常想起,在电话里,我的心也碎了。
  要把人生写成一首诗,有意境,那里是风林火山,我迟疑着告诉她,算了~本来好好的。
  站在霓虹灯下,珊瑚树前,想起一个小胖丫头,我觉得,是不是情绪太起伏了?我们能有故事吗?那么忙,为了活着,这时节或许是不能与爱结缘的。
  爱是一顿饭,一个脸对脸,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不爱呢?你走我的,我过你的,阡陌纵横,天桥与大街,我冷了,原来越冷,越觉得爱,变得简单了。
  我想和胖丫头聊聊。也许她不懂我说啥?简单,真的能简单吗?
  谁不希望快乐、幸福、平和,可这个世界,有很多人等你,生活里有很多事等着你。
  没有意义和利益,我觉得才简单。简单反倒成了奢望。爱与不爱,又有啥关系。
  聊聊是最美的事,竹筒倒豆子,一箩筐的说起来没完。
  心里没有一个人装着,胸怀没有一个停靠,就这么乱七八糟的走下去,恩爱又从何谈起呢?
  爱的有目标,就不会好起来了。掺杂的东西太多,不纯净,喝起来像酒,醒来却是一片狼藉。冷了寻找温暖,热了要凉快,饿了有人喂,困了有人哄,那你一个月下来,得长多少肥肉,哪天不喂你,你不也是只能大街上溜达嘛!
  她叫我‘大叔’,我欣然接受。管她吧,胖乎乎的不忍,这丫头放我鸽子,就当是散养的野鸽子。我躲在一片带水的芦苇里,我注视着她,飞过去。她就叫我‘大叔,你咋成天鹅了?’。
  我扑棱了两下子,就掉进了水里,然后不耐烦的嚷嚷‘我是野鸽子,啥眼神啊!’
  这东西来的多么顺其自然,等候一个人,成了习惯以后,我反而适应了芦苇的生活。
  我第一次认识她,听到她的声音,某一天,我们成了尬聊的代言人,却彼此欢喜,嘿嘿傻乐!
  冬天来了,心里的温暖无可替代,她像是我得棉被,让我窝在芦苇里,不愿意起来。
  也许我们的相识。是基于某些理论,在爱情的风波里,我们成了牺牲品。然后痛定思痛,要一辈子单身。
  生活又是那么现实,在年轻的时候,都对老人不屑一顾。当岁月流过,我们又希望自己能有吃有喝有人疼。
  那些车子,在路上你争我夺,他追你赶,停下来又觉得孤单。
  我这个大老爷们,一到晚上就静静的自己待着,享受着自私、懒惰、坏脾气、大刺刺的没有向往,没有阳光、没有老伴唠嗑。
  她还在加班,整夜整夜的放养着野鸽子,野鸽子在增肥,于是生活里多了一点快乐。那是等待的快乐,黑夜里盼望黎明的一线曙光的快乐。
  原来,简单是不简单,快乐是很快乐。
  她在干嘛呢?她说‘不要吵,静静的也是快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