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眼儿子(小说)

图片 1

图片 1
董天昊有一个八岁的瞎眼儿子。
  儿子小董在三岁时,和同伴玩闹的过程中,不小心被同伴手中的尖锐玩具戳瞎了双眼。董天昊两口子都是普通的农民,当年他们根本没有那个经济能力为儿子治疗眼睛,只是简单地帮他做了包扎,挂了几瓶预防伤口感染的消炎盐水,便由着儿子瞎着双眼生活下去。
  这些年来,小董通过好长一段时间的训练和努力,学会了自己穿衣洗脸,自己吃饭,基本生活可以自理,还可以帮父母干一些生火添柴的活儿。
  由于双眼看不见,他没法像村里面那些双眼正常的孩子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很多时候,小董坐在门口,每天听见去上学的孩子们说说笑笑从他家门前经过,他就很是羡慕,好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背上心爱的小书包一起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上学读书。
  妻子想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挣些钱回来给家里的旧房子翻新翻新,于是和丈夫商量,想去沿海城市打工挣钱,丈夫留在家里,负责种庄稼和照顾儿子。刚过完春节她便和同村的邻居一起去沿海城市打工了。
  秧苗插了、小麦也收了,家里的农活已经忙得七七八八,董天昊一下子就清闲下来了。基本上每天就是给儿子做三餐饭,再弄点猪草喂喂家里那头猪仔。没事的时候,他喜欢打打麻将,消遣时间。
  这天一大早,董天昊早早地起床做好饭,煮好猪食,伺候儿子吃过早饭,然后喂了猪仔,交待小董呆在家里玩,不许乱跑,揣着两百块钱就出门去了。
  看了看天色,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昨天麻将散场的时候董天昊和牌友约好了,今天继续再战。董天昊加快了步子,因为离约好开牌的时间还剩下不到五分钟了。
  董天昊赶到“素芹农化商店”时,牌友们已摆好台子,三缺一等着他了。
  “素芹农化商店”的老板娘叫张素芹,她刚嫁过来没几年丈夫就得了绝症死了,害得年轻轻的便守了寡。她平时也没别的什么爱好,也就是好打个麻将,董天昊经常去她的店里打麻将,一来二去两人就混熟了。
  张素芹看到董天昊走过来,指了指店里墙上的挂钟说:“你看看都几点了?约好的时间你居然迟到了十分钟,害得我们三个坐在这里傻等。”董天昊不好意思地拉个凳子坐下来说:“哟,不好意思,我今儿出门晚了,情况特殊,情况特殊,理解下嘛。好了,我们开牌吧。”说完,就听见麻将桌上一阵噼噼啪啪搓麻将的声音。
  董天昊今天手气有点背,一直输多赢少,不到中午时间,带来的两百块钱就输得差不多了。他将砌好的麻将往桌子中间一推,站起来说:“不打了,不打了,手气太背,钱都快输完了。”
  “嘀铃铃,嘀铃铃”,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小董用手摸着墙壁小心地从门口走到房间里去接电话。他摘下听筒放到耳边向电话里说道:“喂,儿子,你爸呢?你一个人在家吗?”电话那端传来妈妈的声音。“爸爸早上就出门去了,还没有回来。妈妈,我饿了。”小董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刚才一直眼巴巴地坐在门口等爸爸回来给他做饭吃。“那你找找家里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先吃点,爸爸他可能在外面忙。我现在要上班了,先不跟你说了哦。”说完,妈妈就挂断了电话。
  坐在董天昊对面的刘伯有些不爽,他指了指董天昊:“你咋这样呢?昨天赢了那么多怎么没见你不打,今天输一点就不打了,这不是赖皮嘛。哼!”他将手中的麻将扔到牌堆里,站起身气呼呼地走了,看到刘伯走了,这摊子是撑不起来了,另一个牌友拍拍屁股也跟着走了。牌桌上就剩下董天昊和张素芹两个人,他们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这笑里藏着让人看不懂的秘密。
  “嘘!走路轻点,我那瞎眼儿子在家呢!”董天昊拉着张素芹,轻手轻脚地往家里走。“儿子,你不呆在屋里跑门口干啥?”董天昊远远看见儿子坐在大门口,抱着他的“小书包”,“爸爸,爸爸,你回来了,我饿了,快给我做饭吃吧。”小董听见爸爸的声音,高兴地站起来。“中午爸爸有些困了,不想吃饭,我给你拿点饼干吃,晚上我再给你做好吃的好吗?”小董懂事地点点头,说了声好。
  董天昊和张素芹进到屋里,她连大气也不敢出,董天昊让张素芹先进了自己的房间。他找来一盒饼干打开,给小董倒上一杯水递到他手里,摸着他的头说:“儿子,吃了饼干你就进屋好好地睡一觉,爸爸要睡一会了。”
  董天昊安顿好儿子,闪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将门栓上。他迫不及待地抱着张素芹又亲又摸,自从妻子出去打工了,他已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张素芹的性致被调动起来了,她不住地扭动身体,迎合着董天昊的进攻。丈夫死后,自己也好久没有尝过做女人的滋味了,这一对干柴烈火,在这个中午一触即燃,熊熊燃烧。在董天昊的调情下,张素芹低声地呻吟着,顾不上脱掉衣服,她和董天昊便滚到了床上。门外,小董侧着耳朵正在仔细地听着……
  小董坐在家门口闷闷不乐,董天昊看见儿子这副表情便问道:“儿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说完他又用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爸爸,今天能不能带我出去玩?”小董说。“爸爸今天有活要忙,不能带你去玩呀,等爸爸忙完,改天带你去好吗?”“呃,好吧。”小董失望地回答着,然后又坐在门口玩着他的“小书包”。
  董天昊扛着锄头来到地里,张素芹已经在那等他了。董天昊将锄头一扔,一把抱住她说:“好老婆,想死老子了。”手同时也不安分地在张素芹身上上下乱摸。张素芹一把推开他的手:“老婆个屁!你老婆在沿海打工呢!我呀,充其量算是你的一个性伴,咱俩也就是相互满足生理需要,扯别的都是没用的。”张素芹说这话时有些酸溜溜的味道。
  “我是真的想你呀!好了,别说了,趁现在没人,我们赶紧亲热亲热。”董天昊已经等不及了,他将张素芹压在了地上,两片火热的嘴唇也贴了上去……
  妈妈又打电话回来了。小董拿着听筒对妈妈说:“爸爸……”“爸爸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妈妈感觉儿子欲言又止,赶紧问道,“呃,没什么,爸爸在家很辛苦。”“那你在家要乖乖听爸爸话,不要惹他生气,知道吗?我过两天发了工资就寄钱回来。”小董放下电话,眼泪便流了出来。
  一番云雨之后,张素芹一边整理衣服和头发,一边严肃地对董天昊说:“我总感觉前天在你家,你儿子肯定知道了我们的事。”董天昊笑着说:“别瞎想,我那儿子是个瞎子,我们又没弄出什么动静,难道他长了天眼不成?”说归这样说,董天昊也有些不太放心,因为自己这事如果被妻子知道了,那后果肯定不堪设想,他想回去套套下儿子的话,看看情况如何。
  “爸爸,妈妈今天打电话回来了。她说过两天发了工资就寄钱回来,还让我要听你的话,不要惹你生气。”董天昊和儿子并肩坐在门口,小董赶紧给爸爸汇报。“儿子,前天中午,你,你那饼干好吃吗?”董天昊试探性地问小董。“呃,好吃,我都吃光了。”小董转过头去,低声说。“那你,你没什么吧?”董天昊再问,“爸,你怎么了?今天说话这么怪里怪气的,尽问些我听不懂的话。”“那没什么了。”董天昊站起身,对儿子说自己要出去了,告诉他不要乱跑,好好呆在家里。
  牌桌上,今天董天昊的手气似乎有如神助,一把接一把的胡牌,才两个小时,他就将前几天输出去的钱翻回了好几倍。他十分高兴,散场后,他告诉张素芹,想给她亲自做饭吃。
  张素芹也乐得清闲,正不想做饭,于是就同意了董天昊的要求。她去地里摘来新鲜的蔬菜,又拿了些肉给董天昊,董天昊挽起袖子就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不到片刻功夫,一桌可口的饭菜便摆上桌了。
  酒足饭饱后,这对饥渴的男女没有理由不亲热一下,于是他们赶紧掩上门,进了张素芹的房间,办起“事”来。
  正在兴头时,掩着的门被一脚踹开了。门口站着一个怒气冲冲的老头和一个瞎了双眼的小孩。
  董天昊回头一看,吓得滚下床来,颤颤地叫了声:“爹。”张素芹赶紧抓起被子遮住光溜溜的白屁股。老头举起手中的拐杖就打向董天昊,边打边哭道:“哎哟,这是作孽啊,畜生啊,居然干出这样的事儿来。你的儿子虽然眼瞎,但心不瞎!”他又指着床上的张素芹骂道:“不要脸的东西。”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董天昊的老爹和瞎眼儿子小董。
  小董冷着脸一边用竹棍探着路,一边向外面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