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十字路口(小说)

感恩,其实就是爱的代名词。这里的爱包含了爱情、亲情、友情,以及这世上所有的情与爱。当你的爱走在十字路口时,向左是陷阱,向右是深渊,而此时的你只有向前,因为你只有向前,那里才会有诗与远方,才会有清泉、荷塘、与大洋!
  
  一桌子的菜几乎没怎么动,几个空空的酒瓶在方桌的脚边歪着,四个汉子看着各自面前杯子里的酒,异口同声地:楚河,汉界,上课!
  七八年的秋,又是一年上学季。李文翰和李文武用两只小肩膀扛着从李丑兵家里搬出来的破方桌,李丑兵和刘志伟各搬着一条长板凳,相约去学校报名。他们都住在大队里的一个小组,家几乎是挨着的,也同龄,那年,他们八岁。
  学校在大队的正中。一块方地上,几间透着亮光的茅草屋就是教室。地上的土咧着长长的裂痕,也凹凸不平,旧方桌放下去,不过也会有平稳的落脚。长板凳斜穿旧方桌的一只角,四个人刚好每人一方,板凳的一端,还可以挂书包。
  老师还没来正式上课。李丑兵看了看李文翰,李文武和刘志伟,随即拿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小刀,在方桌的正中间划了个方框,再从每个方框的角划了条直线到方桌的角。“以后不论位置怎么换,大家面前的线最好不要超越,这是我们的楚河、汉界。”李丑兵指着桌上刚划的线说。大家看懂了他的意思,都点头默认。
  李丑兵,在家老二,鬼点子特多,喜欢下象棋。李文翰,独子,话不多,喜欢动脑筋。李文武,小个子,独子,上有两姐姐。刘志伟,三兄弟,在家排行老二,他爸在国企上班,他本人不喜欢想事情,话也不多。
  四个小伙伴从小就在一起,直到小学毕业。刘志伟和李文武因家境好,上了乡里的初中学校,李文瀚和李丑兵相约外出打工。直到后来李文瀚学会了泥巴匠的手艺,李丑兵还在漂泊。而刘志伟初中毕业后进了他爸的工厂,还把户口转成了非农业户口。李文武因得家里的弱爱,留在家,跟着来此地的卖艺师傅学了几年的拳脚,不过还舞的有板有眼的,只是总不见长个子。
  李文翰、李文武和刘志伟都是在同一年结的婚,李丑兵因家里实在是太穷,加上在外漂泊了几年,思想比其他伙伴开放些,过起了当初盛行的只睡觉不结婚的生活。
  在改革开放的那几年,从小的玩伴在李文翰、李文武和刘志伟他们结婚后,四个人就各奔东西,开始了他们各自的生活。
  一九九八年春,李文瀚和李丑兵相约来到广东深圳的龙岗。当时改革开放的春天席卷着这片热土,那些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农村青年,或进厂工作,或摆摊经营,或买辆摩托车拉客谋生。
  在龙岗的一个小村,李文瀚和李丑兵找了个小房子安顿下来。两个人找了老乡买来炊具,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老乡们起早从大街上偷来的厨房用品。
  李文瀚因会骑摩托车,来过之后听说摩托车带客收入也不错,比在工厂里打工强,而且还自由,于是东拼西凑的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李文瀚跑了几天的摩的后发现,白天基本上没什么生意,原来跑摩的的都是在晚上,特别是礼拜五和礼拜六的晚上生意特别的好,主要的客源就是宾馆里的外商和发廊里的妹子。
  礼拜五的一个晚上,“未了情”发廊门口,李文瀚学着老师傅们的样子支起摩托车,坐在车上悠闲的抽着四块一包的“特美思”,眼时不时的看着发廊门口那一群衣着艳丽的妹子,男客来了一批批,也挑走了一批批的女孩,自然的都是坐摩的走的。直到夜深的时候,李文瀚才做了当天的第一笔生意。
  “帅哥,去东升宾馆。”一个小妹操着不怎么正统的普通话对他说。李文瀚笑脸回答:“好的”。摩托车在小巷转了弯就到了宾馆门口,那妹子下车给了他一张纸币,随口说了一句话:“在这等我半小时,我一会就下来坐你的车回去。”“好的”李文瀚随口就答。要知道当时在这地方拉客,像这一公里都不到的路程,最多收费三元。李文瀚看着手里的纸币,心里暗喜,那可是一张二十元的港币啊,二十元港币兑可以兑二十二元人民币的,可抵新进厂的工人半天的工资了。他满怀欣喜地把钱放进兜里,就在宾馆对面坐在摩托车上哼起了那心里的小歌。
  半小时刚过,那妹子欢快的从宾馆里走出来。“你还真在这里啊。”说罢就坐上车:“把我送回家去。”李文瀚小心的问:“这么高兴,怎么不再等会,说不定还有生意呢?”妹子回答:“今天这货大方,可惜是个阳痿,不过他觉得满意,给了我一千。”“一千?”李文瀚惊讶的说。“嗯,我看你是个老实人,来这没多久吧?”妹子问。“还没一个月呢。”李文瀚边骑车边回答:“妹子,你们做这行辛苦不?”“辛苦啊,有时一天十几个,累死哦。”那妹子的心似乎在痛的回答。“那你为什么不找个正事做做,干嘛要做这一行啊?”李文瀚问。妹子说:“上班一个月才两千多块,还要全勤,做这个每月可收入上万,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是你,你会去上那死班吗?”“哦,也是哈,不过做这行也不是个事啊”?李文瀚还真把自己当人看了,想劝这妹子回头。“趁年轻,做几年,攒点钱了回老家找个老实人过日子,这年头,有好赚钱的就大胆做,我们那地方的姐妹大多都是在做这行,先前来赚到了钱的回家结婚了,那日子过得美滋滋地,羡慕哦。”妹子一副远景目标的口气说着。
  在与这妹子的谈话中,妹子边说边告诉李文瀚怎么走,一会就到了那妹子的住处。妹子下车后给了李文瀚五十元,这回是人民币。“不找了,你要不进来坐坐吧,我喜欢和你这样谈话,如果你想要我,我也可以给你,不要你的钱。”妹子一脸笑意的说。李文瀚听这话脸都红了:“不早了,你休息吧,我还要去碰生意。”那妹子笑着说:“好吧,以后我天天做你的车,我不会亏待你的,拜拜!”
  半道上,李文瀚又碰见一对男女,男的要坐车,女的好像不情愿的样子坐了上来,不过走了几百米就下车了,凭这几天的经验,这也是约炮的队伍,那男的给了两个硬币,一个十元,一个五元的港币。到凌晨四点,李文瀚回到住所,洗了个澡,美滋滋地和李丑兵谈了今天的所见,把李丑兵的心也打动了:“他妈地这鸡婆的钱好赚啊,你明天教我学车,我也买个摩托车跑跑,好不好?”李文瀚看着李丑兵:“你连自行车都不会骑,还想学摩托车?”李丑兵说:“两天,就两天,你教我,教会了我就买车,教不会我就找个厂上班去,好不好?”
  就这样,李文瀚中午教李丑兵学车,晚上就去拉客。还不说,李丑兵这人还是蛮有冲劲的,两天功夫,基本上可以自己骑行了。后来李丑兵自己也买了辆摩托车,刚开始还不敢上路拉客,只是一个人在大街上骑行,慢慢地熟悉路况。一天中午过后,李文瀚觉得待在屋里没意思,于是骑上车来到街上转悠,在未了情发廊门口,一帮拉客的老乡坐在一起聊天等客,李文瀚刚准备坐下,这时一美女走过来要车,他还在想,今天运气真好,一来就碰上生意了,还得意的对着老乡们做了个鬼脸。摩托车载着美女刚上大道,李文瀚就听见身后机车轰鸣,他当时还以为是飙车党白天飙车呢。而此时身后的那美女说“师傅,能开快点吗?”李文瀚说:“这是最快的了,怎么啦?”他话音未落,只见左侧一辆跑车跟上前来,那车后坐的一马仔手拿长马刀不停的对着李文瀚飞舞,李文瀚看着这场景立马把车向右变道、减速、刹车,在车还没完全停下来之前,跳车就跑。不一会马路上就站满了围观的人群,惊魂未定的李文瀚在巷口停了下来,扭头一看,刚才坐自己车的那美女被打的不像人样了,不过他还是更关心自己那辆本钱还没跑回来的摩托车。还好,那帮人只是打了那美女一顿,接着就把那美女带走了,没有要他的摩托车。李文瀚看见闹事的人走了,赶忙冲了出去,扶起在地上的摩托车赶紧往回跑,他走后不到一分钟,就看见对面车道上一群治安人员骑着摩托车赶来。说句实话,深圳的治安队出警还是蛮快的,如果不是李文瀚机警,估计自己的那辆摩托车就会被以非法载客关起来。
  再次回到未了情门口时,先前坐在一起的老乡有一位开口了:“小李子,你个秋贩子,我们都坐着没动,你还以为真是你运气好是吧?这下见识了吧?没伤着你就算你命大,下次你就悠着点,这碗饭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吃的哟!”小心脏还在砰砰跳的李文瀚赶忙拿出香烟散开,给众老乡毎人一支:“以后还望哥们多多照顾,谢谢了啊!”“哪个不想照顾你,是你心急,也不看看什么情况就走,我们连喊你的机会都没有你就跑了,你啊,还是跟你的那位川妹子阿凤多请教请教,她贼溜着呢。”众老乡大笑着看着李文瀚。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只见阿凤从未了情走了出来,她来到李文瀚的身边,也不管其他老乡的眼神,对着李文瀚说:“你个老实鬼,这回吃亏了吧?伤着没?”阿凤边说眼还在李文瀚身上扫来扫去的,像是在给李文瀚做体检一样,搞得李文瀚满脸通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