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有多难_抒情散文_小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守望有多难

小故事网 时间:2013-02-19 枕雨砺斧的栀子花
——读《麦田里的守望者》有感边读书,边想起了去年在理发店遇到魏青的一幕。魏青,该是我教那一届毕业生上届的学生了。如果不出意外,现该上初三了。那天我在烫发,他突然喊出了“杜老师”,我很惊讶。他告诉我他初二时就被学校开除了。我问原因。他说他不喜欢初中的班主任,是个老头子。作业没写完,老师打他,他拎起板凳朝老师砸去。随后的事就可想而知了。我说你离开了学校怎么办。他说先在家附近摆摊卖了两个月的菜。后来他爸爸要他学门手艺长大好养活自己。他就想学理发。从牛场村的理发店,学到这家理发店。我说学完后呢。他说学好后自己开个店,找个好对象,过日子。他正在帮客人洗头。我打量他,朝天扫帚头,染成了红色。春寒料峭时节,只穿了一件贴身西服,看样子还挺时髦帅气的。回去讲给办公室的老师听。同事一个个都感叹不已。有的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天生会打洞。有的说早早进社会这所大学,历练历练,没准将来是个百万富翁什么的。魏青的将来,谁又能说得准呢?只是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理应接受完九年的义务教育的。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为他惋惜。书中的霍尔顿,十六岁,与魏青年龄相仿,已有过四次转学历史,父母为他选了一所信誉度很高的学校。因修五门功课,有四门不及格,而被学校开除。不是家教原因,相反,他出生中产家庭,父亲是律师。他的哥哥还是好莱坞的一个小作家,经常出演些剧本。而是处于叛逆期的他,对学校老师同学有特别的偏见。讨厌假模假样,之前的校长接待有头有脸和平民家长的形式让他恶心。老师是伪君子。同学一天到晚干的,就是谈女人、酒和性,私下里搞秘密团伙,合起来整人。霍尔顿,还保持着孩子本真,纯净,清澈的一面。他确实需要有个心理导师帮帮他。然而,他所信任的两位老师,一位学校老斯宾赛,教历史的,在与他离校告别前谈话中,因没有维护到霍尔顿的自尊,当面读出了试卷上霍尔顿写给他的信,失去了他对他的宝贵信任。另一位,他唯一敬佩的,也就是所投宿的曾经教过他的一位老师安多里尼。安多里尼是知晓他被学校开除的,他用心良苦教育他“一个不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为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霍尔顿却从一些行为细节中怀疑他是同性恋。他再一次受到刺激。现实的事实让他绝望和恐惧。因此,他决定离开亲人,逃到西部装聋作哑重新开始。因为牵挂着自己的小妹妹,在妹妹的感召下,在内心与现实的苦闷,冲突中,他彻底奔溃趟进了精神病院。我们能从霍尔顿离开学校在外,一天两晚与社会接触中读出他是善良的。在自己所剩无几的票子中,能拿出仅有的钱帮助两位修女募捐,我想他算得是了不起的。霍尔顿是有爱心的。他对死去的白血病弟弟的喜爱和怀念,对妹妹的疼爱,我们可以从文字里深刻感悟到,即使是母亲给他寄来了冰刀鞋,他也能想象到母亲为了给他买鞋时东挑西选的难处,感受到他对母亲的尊重和爱。霍尔顿是有理想的。在给妹妹的电话里说,“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我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多么纯真美好的理想,多么纯洁的一个天使!可现实太残酷了。他无法摆脱。最痛恨电影,但百无聊赖中又不得不在电影院里消磨时间;他厌恶没有爱情的性关系,却又叫来了妓女;他讨厌虚荣庸俗的女友萨丽,又迷恋她的美色,情不自禁地与她搂搂抱抱。因此,尽管这虚伪世道,他却只能苦闷、彷徨,用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安慰自己,最后仍不免对现实社会妥协,这又与他叛逆的性格相违背。魏青迈出了学校这片净土,更严重的现实考验着他。魏青还能守望住心中的麦田吗?我们每一个教育工作者,你又守望住了多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