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人间百态】生不逢时情深厚(小说)

  窗外,灰蒙蒙的骤雨,打在教室窗户的玻璃上,形成了许多一拉流的直线。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着,心里就像这阴暗灰蒙蒙教室一样,尽管五脏六腑都空落落的孤寂惶恐,却像被一团乱麻堵的一样憋屈,难受。
  超过放学的时间,已经有好大一阵子功夫了。姜小雅再一次转头瞥了一眼窗外的雨布,然后又转头朝空荡荡的教室扫了一眼,这是不止一次的发现:全班的所有同学已经全都走光了。唯有她自己还孤零零地坐在前排的第三个位置。因为她不能走,也不想走。下这么大的雨,她没有带雨伞,她走不了;之所以就剩下她自己,是因为她是盗窃杀人犯的妹妹。别人看不起她,也不愿与她同行,更别说是同打一把雨伞了……
  这事要是裹在四五天以前,早就有人过来喊她打伞同行了。就是离得远的同学不过来喊她,武友情也会过来喊她的。因为,她对武友情有恩。以前,武友情在班上倒数第一。是武友情的母亲,亲自到她家里找她。求她帮助武友情补习功课的,因为她是班级里数一数二的优等生。可是现在,就因为自己变成了盗窃杀人犯的妹妹。使这个因自己的帮助而变成班级里优等生的好友,也离她远去,把共患难的友情换成了一片过眼的云烟。
  五天以前的那个傍晚,本来在期中考试的她,怀着门门一百分的喜悦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张口回报,让家里人过来和她一起共享喜悦的时候。就看到两个戴大盖帽的警察从她的家里出来,押着满身血迹双手戴着手铐的哥哥……她吓蒙了,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扒拉开围观的人群,也没听到母亲在屋里呼天喊地的痛哭、以及父亲唉声叹气的愁音。一头扎进属于自己小天地的书房,把门一插,两天两夜没离开半步。任凭父亲喋喋不休的劝说,母亲苦口婆心的哀求。
  这时,她想到了三天后她上学的情景……父亲看着她喝完母亲特意为她做的鸡卤面以后,把早已替她准备完好的书包递到她手里说道:
  “小雅,你是咱们家唯一的血脉了,你要挺起像男子汉一样的脊梁……”
  可是现在,同学的疏远,老师的冷眼。叫她怎样才能挺起具有男子汉的脊梁呢……?突然,一个比雨声还小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小雅,你没带伞。我和你一块回家吧……”虽然声音很小,可姜小雅听起来,却好像是严冬里,爆发出一串解冻的惊雷一样震惊、亮堂。姜小雅猛一抬头……看到是班级里一贯被别人看不起的学习成绩最差的低等生。来福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她的身旁。姜小雅短暂的犹豫了一下,依然站起身来和来福生握了握手,一起走进稀里哗啦的雨幕……
  这个时候的雨下得好像大了许多,两人靠的很近,姜小雅仿佛感受到来福生身上那股男子汉的炙热。那年,来福生才十七岁,斜下的雨打湿了他后背的衣衫,可他就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一样。姜小雅摸到过意不去,就把偏擎的雨伞往来福生那边推了推,来福生又执熬的挪了过来。姜小雅就凡了,他就这样的享受着一个男子汉同学的保护……
  后来一个由外学校转来的男生,在哥们的授意下喊姜小雅:
  “有个盗窃杀人犯的哥哥,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当时,姜小雅自馁的伏在自己的座位上痛哭时。来福生见了把袖口一捥说道:
  “是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去揍扁他……”现在看来,来福生当时说这番话的时候,是动了真格儿的。这样想着,已走到该分手的三岔路口,姜小雅看了看一点也不想小气的雨幕,一股比雨幕还阴沉的担心,罩上了本来就瘦了一圈半的瓜子脸上。不过她还是咬了咬牙倔强地说道:
  “谢谢你,福生。谢谢你送了我这么远的路程。你自己走吧,我跑着回家就行了。”
  “不!”一贯不善言表的来福生,突然发出一个惊天震耳的字眼说道:“我要送你到自己的家门口。你没有雨伞,跑着回到自己家时,衣服不照样还是要湿透的嘛……”姜小雅再没有推辞,就这样一致的享受着来福生的保护。
  二日早上起来,姜小雅的心情好了许多。见母亲已做好了早饭,父亲却不在家里。不过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恳求母亲说道:
  “妈,你先少拾掇点饭给我吃吧,我这几天拉了很多课程,得早一点去到学校,找老师补上……”
  可是,当姜小雅吃完饭刚把家门拉开一看,来福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满头大汗的站在自己家的门外:
  “你带雨伞了吗?”姜小雅看了看天空,还没来得及回答,来福生又接着说道:“不用带了,我带着……”
  姜小雅听了刚要道谢,来福生又说:
  “谁叫咱们是同学加朋友呢……”
  “朋友?”姜小雅一听惊呆了。这几天,自己被孤寂围困的室息。想不到在这关键的时刻,这么恶劣的环境,别人都像躲避瘟疫一样的逃得远远的。而这位以前自己根本没看的起的差等生,会主动过来帮助、保护自己,成为最忠实诚恳的亲密朋友。想到这里,姜小雅不觉眼圈一红:
  “福生,你晚上有空吗?”来福生听了疑惑的看着小雅,只听姜小雅又用很低的声音说道:”晚上有空就到我家里来,我帮你补习功课……”
  来福生听了,心里又是一惊。不过,瞬间脸颊就红的像八九点钟的太阳,只见他把胸脯挺得直直的,扯起姜小雅纤细的小手,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学校。
  在今后的日子,一个教的仔细,一个学的认真。使来福生的学习成绩,很快由差等跃上了中等,又从中等迈上了偏上。以前,姜小雅最最喜欢的书房。现在成了两人共同进步的天地……直到有一个礼拜天的日子,他们两个人正在为憋了老半天,终于为解开了一道数学难题而愉悦高兴的时候。突然传来‘吱,吱吱。’,一阵蟋蟀的鸣叫声,一下子又勾起了来福生童趣爱好的复苏。他轻轻地搬开了书桌,只见一只黑红的蟋蟀三蹦两蹿,钻进墙角的砖缝里。来福生本想蹲下身子,用手里的铅笔去把蟋蟀赶出来。可是,他把铅笔往砖缝里一插。发觉这块砖是松动的,他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把这块松动的方砖取了下来。把手往里一伸,一个包扎的很严实的塑料袋被掏了出来。姜小雅一看里边的手表、金银首饰,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哥哥为什么迟迟没有宣判的原因。虽然是那只蟋蟀惊吓的撞在姜小雅的脚踝,可姜小雅还是呆傻的像块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是福生反映较快,他把塑料纸包往姜小雅手里一拍说道:
  “小雅,快。把它送到公安局去!”
  姜小雅正在犹豫:“可我爹妈还……”
  来福生听了不等姜小雅把话说下去。以他特有的执傲,扯起姜小雅的手就冲出门外……
  姜小雅出名了……大义灭亲,退还赃物。姜小雅不仅恢复了往日在班级里、甚至是全学校的地位。而且记者采访,电台录像。使她的名字和形象传遍全国,名声在外。这下姜小雅在滨城可出大名了。其声望和地位,由原来的学校学习小组组长,一下子提升到班级学习委员、政治干事双职的班级干部。而且高考成绩还没有下来,一个知名的医学院校就直接到学校指名道姓的把姜小雅录取到该院校学习深造。
  姜小雅上了高等院校以后,离开家乡千里之外。一年当中,除了几个大的节假期间,很少能够有功夫回到自己老家里去。为了能够使姜小雅远在他乡不感到孤单和有人照顾,来福生毅然放弃了自己已被某建筑学院录取的资格,来到姜小雅院校的所在地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当了一名攀高作业的架子工人。在姜小雅二十岁生日那天,来福生拿出半年的打工收入,为她买了一枚红宝石戒指。是姜小雅收到当时所有的生日礼物当中,最昂贵也最具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被姜小雅收藏。  
  大二期末考试的前夕,姜小雅病了,发烧。为了不拉下功课,她硬撑着去到教室里学习,可终因头重脚轻而栽倒在课桌下面。  
  当姜小雅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发觉躺在雪白的房间里挂着点滴,来福生就坐在自己的旁边,看着一本厚厚的建筑工程学书籍。  
  姜小雅看他那聚精会神的样子,疲倦的笑着问道:
  “我这是在哪?”来福生惊急回头,伸手摸了摸姜小雅的前额,还心有余悸地说道:
  “总算醒了,病毒性感冒急转肺炎,你这个人呐,除了学习,就没有不让人上心的时候……”
  姜小雅笑了,虽然她笑得很吃力,但她心里却觉得很甜说道:
  “要生病,就像天要下雨,上心有什么办法……?”  
  来福生在姜小雅住院期间,就没有去工地干活。他向公司领导请了不定时的假,一是要在医院伺候小雅,二是攻读一下自己的自学课程。公司领导听了以后说道:
  “这两项都很重要,你放心的去吧。工地上不差你一个人干活……”
  姜小雅每每从昏睡中醒来,就立刻搜寻来福生的影子,只有马上看见来福生的存在,姜小雅才觉得自己的心里踏实。当她看到来福生一手按住自己的被角在聚精看书,欣然一笑,不觉咕噜出声来说道:“如果我生病,你能天天过来守着,那我愿意长病不起……”被惊扰的来福生转头崔然一笑:
  “傻瓜,安生生的时候,过来陪你不是更好吗?”  
  姜小雅出院的这天,来福生把她接到离院校不远的一个出租屋里,他看着姜小雅怀着疑惑的眼神说道:“集体宿舍空气不好,你身病初愈,应该住在空气清新的环境里。”姜小雅听了只是笑,没有做声。任凭来福生自己着意的精心安排。她只在那里默默的瞅着来福生把整个小屋布置成了温馨的家。然后在房门口的位置摆了一张折叠灵便的躺椅。他白天去工地上干活,晚上就过来陪姜小雅睡在躺椅上,一听到姜小雅稍有什么动静,就急忙爬起身过来查看。      
  这病缠绕着姜小雅两个多月的时间。等刚痊愈精神状况恢复到没生病以前的正常以后发觉,两个都同时瘦了一大圈。一次,来福生买了清炖‘颐方海参汤’回来说道:“大三的课程,学习上到了厦马靠墙的关键时刻,你得很好的补一补身体……”
  时光就这样愉快的,安详的过着,没有旁骛,只有姜小雅和来福生两个人。姜小雅一门心思的扑在毕业考试和论文答辩上,来福生就晚上下班回来,帮助小雅做饭,然后双双复习功课。当然,有时候两个人都懒了,也会到小区的饭馆里去打打牙祭。突然有一天,姜小雅和来福生同时都收到快递送来了武友情婚礼的请帖。姜小雅想起自己成了盗窃杀人犯的妹妹时武友情的变化时说:
  “这个人不太地道,我不想去……”来福生把请帖往躺椅下面的鞋架上一丢说道:
  “在一起上学的那些年,他除了讽刺挖苦我,再没打过任何交道。像我这样的人也发来请帖,这分明是变相的敛财,能敛到一个是一个……这礼金我可以送去,酒我是绝对不会去喝的。
  婚礼的这天,姜小雅是乘校车和别的同学一起到达婚礼现场的。因过来的较早,就在不远处找了一控位子坐下,两眼紧盯着礼金登记处的门口。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姜小雅的双目一亮,眼瞅瞅着来福生把礼包往正忙活登记的人员面前一放,一句话没说就匆匆的离去……姜小雅见了连眼睛也没有皱一下也追出门外……可是,还没有等她追上来福生刚到出租屋门口的时候,就被一辆黑色奥迪拉送到市304总政医院。
  原来,来福生从武友情的婚礼现场走后,刚到建筑工地就看到三脚架上的吊斗不稳喊道:“快闪开……”随着喊声推出人群,可吊斗喷甩着泥浆豁开了来福生后背的衣衫,把整个上半身都埋在了下面。
  公司派来的护工,被姜小雅晾在那里干一些粗活,自己半步不离的陪护在病床左右。来福生的脊柱复位以后双肾开始萎缩,学医的姜小雅看着来福生痛苦不堪的样子,毅然去做了换肾的配对鉴定。
  这天,姜小雅推着刚透析完的来福生回到病房。看着衰弱的来福生苏醒以后痛哭的样子。心里为高额的换肾费用而犯愁不安。突然,公司董事长到医院送来了来福生的高考自学毕业的文凭说道:
  “鉴于福生舍己救人的精神和刻苦自学的决心,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从入场干活的哪一天起,吸收来福生为公司的正式职工,并报销住院期间的所有医疗费用。’”当姜小雅提出要替福生换肾的想法以后,公司董事长说道:“公司已在网上发布了寻找肾源的公告,等待结果出来以后看看再说……”
  来福生再一次从死神手里挣脱出来,没见到姜小雅陪在身边的影子,他问床边的看护说道:
  “怎么是你,小雅呢……?”
  “小雅姑娘为你捐出了一个肾脏,她现在在内科特护病房……”来福生请求看护:“跟医生商量一下,推我去看看小雅……”
  看来小雅回复的不错。当看护推着折叠床进来的时候,姜小雅熟睡的脸上已泛上红晕。被推床进来的轻微响动惊醒,刚要探头欠起上身,被看护轻轻的按住。这时,已并床过来的来福生微笑着说道:
  “看,都是我拖累的。要不是为了我,你现在应该是和男朋友出去约会的时间……”  
  姜小雅听了也笑:“男朋友?他不是就在眼前的烂漫处吗?”
  从此每天吃过晚饭的这个时刻,先是两张折叠床,后是两把手推的轮椅,再后来就是两个相互搀扶的情侣。每当这两个消瘦的身影出来散步的时候,俩个看护都在不远处为他们默默地祝福说道:
  “这才是一副真正美丽动人的天伦图呢……”
  两人越来越喜欢高中时期的书房,在那里两人构起了天长地久的友谊。一次两人走到一处首饰店门前,来福生对姜小雅说道:
  “出院了,给你买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钻戒吧?”
  姜小雅从怀里摸索着拿出一个精美的红丝绒方盒说道:
  “这个,你不是在我二十岁生日那天就给我了吗?”来福生看了脸上微微一红:
  “那你说,马上就要出院了,你最想要的是什么礼物?”姜小雅把钻戒又揣进怀里说道:
  “我最想要的是咱们两个人的一个仪式,不请客、不收礼、就咱们两个人……”来福生听完,扯起姜小雅的手走进了不远处一家婚纱影楼……
  婚后的日子,两人过得很简单。两间的出租屋,除了一间作为餐厅和厨房以外,剩下的那间被隔成了卧室和书房。每天傍晚一个从医院下班回家做饭,一个从工地下班经超市买菜。饭后总是各泡一杯茶端到书房对而坐。先是喝着茶水下盘棋,或是打一局扑克。然后就是来福生精心设计,姜小雅就帮着整理他的设计资料。每逢这时候,此情此景就很像他俩在老家书房的情景。不过两个人都在心里头默念:但愿此景地久天长,永远不变……当然不用默念也罢,事实就是想拆也是分拆不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