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娟的故事

01
  明娟用牙把那根麻线咬断的时候,她长长舒了一口气。拿起笸箩来,把做好的鞋子放了进去。她用橡皮筋把它们捆在一起。一捆是十双,她做了二十双鞋子。其中有十双用绣了花的布面做的鞋帮;给明山穿的是纯黑色的布料做的鞋帮,没有绣花。
  明山牵着狗从外面跑了进来,他满头大汗,拿起瓢来舀了水缸里的水,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他用袖口擦了一下嘴,笑着,看到笸箩里的鞋子,说:“姐,做新鞋子了?”
  明娟把笸箩放下,走到了院子里,说:“明天就去吧?”
  明山的玩心还没有收回来,他抚摸着狗的脑袋不说话。他让姐姐突然冒出来的话小小地惊了一下,尽管明娟早先跟他商量了这件事,可是他还舍不得自己的狗。明山说:“过了这个春天,你看,挂满了咱就走。”
  院子的墙上挂满了明山牵着狗逮住的野兔子。那是明山用铁锤把铁钉钉在了墙上,明娟把兔子一个个挂上去的结果。正房的两面墙和东厢房的墙都挂满了,只剩下了西厢房的那面墙。
  明娟说:“你长大了,咱们出去瞅瞅外面的世界。”
  明山听姐姐的,他擦了擦满头的汗水,冲着姐姐笑了,说:“好。”
  母亲走了出来,她望了望天,自言自语地说:“春天来了,下雨了。”果然,姐弟俩光顾说话,没有发现天空上飘起了绵绵的春雨。那些雨斜织着,落在脸上凉丝丝的。他们知道,过不了几天,春雨就不会再凉,而是渗透了春的气息,暖烘烘的,像母亲用手在抚摸他们的脸。
  母亲接着对姐弟俩说:“别出去了吧,你爹一年才回来一趟,你们再出去了……”母亲哭了起来。
  明娟说:“娘,老家不养穷孩子。只要咱勤快些,不缺吃穿的。你看三环家,都买上小汽车了。”
  三环是他们的邻居,几年前走出了小山村,前年衣锦还乡了,她为家里添置了一辆轿车。村子里没有会开汽车的,三环的妈妈就让三环把它停在了门口。明娟去看过小汽车,橘红色的很漂亮。明娟还上去坐了呢,别人都不允许碰一下,明娟和三环从小关系好,所以她有资格上去坐坐。
  那天明娟回家后,有些走神,愣愣地站在那里想事情。吃晚饭时,明娟说:“咱也能买上小汽车。”她看了一眼正在趴着吃饭的弟弟,说:“你也出去。”
  明娟是个要强的女孩子,当初父亲出去打工时,她要跟着父亲出去。但是一个女孩子离家出去闯荡,那个年代难免有些让人轻薄。在父亲的极力反对下,她没有去成。可是三环就去了,人家开回了一辆小轿车。
  从那天以后,明娟就开始做鞋子了。她挑选布料,打浆糊,衲鞋底,绣花。她做的一丝不苟,每道工序都做的很认真。布料是她去镇上买的最好的,然后用白面打好均勻洁白的浆糊,将布料用浆糊糊到自家的案板上,用手抹平了。她再去左邻右舍的婶婶大娘家找鞋样,她挑选了最好看的两种。她跟她们说:“我和弟弟要出去了。”
  她们就开玩笑说:“你也开回一辆小汽车来。”明娟害羞地笑了,她低下头不说话。可是她的心里在咬牙,她会的,开回一辆小汽车来,放在自家门口。
  此时,明娟坐在院子里,把一捆布鞋抱在了怀里,说:“等雨停了,咱就出去。”
  明山和母亲都不说话,他们望着外面渐渐大了起来的雨。
  明娟继续说:“明山,你是男孩子,该出去走走。”
  明山说:“姐,我感觉很迷茫。”
  明娟望着院子里的雨,它们像一层半透明的薄纱,遮挡起了她和弟弟的视线,她隐隐约约地看到院子里的那只狗在摇着尾巴。
  她说:“没事,三环可以做到的,咱俩不比别人差。”
  母亲叹了口气,最后说:“出去走走也好,社会变了,该出去走走了。”
  明娟听了这话,心里暖暖的,她感觉到院子里的雨,也有了春天的温度。
  
  02
  他们站在汽车站出口处不知所措,有很多拉客的三轮车和出租车司机跟他们打招呼,问他们去哪儿。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明娟吱吱唔唔地说不出来,大多数司机就都走开了。他们看着头顶上的高楼大厦,有些眩晕。明山说:“我头晕。”明娟就把他的头抱在怀里,说:“别往上看。”
  三环一直没有来接他们,直到了傍晚他们还坐在汽车站门口前的台阶上等着。
  明山说:“走走吧,光坐着我屁股都成两半了。”他们就站起来走,不敢离得太远,顺着车站前的一条街道走着。他们看到了很多人,都像他们一样提着大包小包,匆匆忙忙地走。路边都是宾馆、饭店、网吧。
  他们走到一家宾馆时,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坐在那里,看到来了人,就奶声奶气地说:“进来玩玩。”明娟显然知道了这个女孩的身份,她看了一眼明山,明山在盯着那个衣着裸露的女孩,她把明山的胳膊往身边拉了拉。
  明娟略略有些担忧,可是担忧什么呢,她说不出来。
  这时一个高个子男人冲了过来,他们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突然就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了。那是一个帅气的青年人,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耳朵上有耳钉,手上有戒指,他坐在摩托车上,一只脚踩地,就这么挡在了他们面前。
  明山说:“你是谁,你想干嘛?”
  明娟吓得不敢说话,她害怕是抢钱的,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口袋一动也不动。
  那个人笑了笑,将嘴里的烟头猛吸了一口,拿下来,摔到了地上。他说:“认识三环吗?”
  明山刚要说认识,明娟扯了一下他,明山就不说话了。
  明娟说:“不认识。”
  那个男人就踩了油门准备离开。突然明娟想到了什么,忙问那个人:“你认识三环?”
  那个男人端详了他俩一下,扬着脑袋笑着说:“一个明山,一个明娟,没错吧!”他看他们没有说话,继续说:“三环让我来接你们。我是他老公。
  明娟松了一口气。
  “我驮着谁吧?”他看了姐弟俩一眼,说:“明山吧,要不三环该吃醋了。”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了。
  明娟说:“那我怎么办?”
  “那就都上来吧!”
  他俩就爬上了那个人的摩托车。那是辆很高大的摩托车,比村里的那些摩托车漂亮多了,大多了。它跑起来动静很大,速度也很快。明娟害怕极了,她紧紧地抱着弟弟的腰。那个人开摩托车很快,在汽车和行人间来回穿梭,像一条游刃有余的小鱼一样。等习惯了这个速度以后,明娟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
  明山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尖叫着,和那个男人谈笑风生。明娟想,看来男人和男人共同的话题要多一些。
  他们很快到了一栋楼前停了下来。三环在那里等着他们。她很热情,紧紧抱着了明娟,说:“你总算来了,我都等了一天了。”
  明娟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抱着三环,她哭了,说:“三环,三环。”
  那个男人说:“娘们就是事儿多!”
  三环从明娟的怀里挣脱出来,说:“滚你妈逼的!”
  明娟愣了一下,小声地问三环:“你怎么说骂人的话。”
  三环忙说:“我该打,我该打。”
  他们笑嘻嘻地走向了三环住的地方。三环答应过他们,让他们住在自己的家里。
  那是一间不是很大的一室一厅,客厅里堆满了行李,剩不了多少地方了。
  三环说:“委屈你们在这里躺着吧。”明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张破旧的沙发,棉絮都露出来了。可是明娟很满意,毕竟有个住的地方了。
  明娟暗暗发誓,一定会买上小汽车的,出来了就该买上小汽车。
  
  03
  第一天晚上,他们很晚才回来,那时明娟和明山都已经睡了,不知道是几点。明娟没睡着,就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继而是楼梯咚咚响的声音,开门的声音。他们进来了,三环喝醉了,嘴里说着脏话,男人抱着她进了卧室。明娟才知道了他们是谈恋爱。她担心那个男人不从三环的房间里出来。过了好一会她才知道她的担心是对的,那个男人没有走,过了一会,屋子里发出了三环的声音,让人心里发颤。明娟是大人了,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她看到明山抬着头仔细听着,她小声命令明山:“睡觉。”明山就躺下来了。
  早上时,明娟起床看到明山的被窝空了,不知道这个男孩子去了哪儿。她想去找他,却不知道去哪儿找,有些着急,站在客厅里转圈。几次都想敲一下三环的门,告诉他们这个让自己很焦虑的事情,可是她没有鼓起勇气来做这件事。想起晚上他们的房间里传来的那些声音,明娟脸上火辣辣的。她就走到阳台前,望着外面的阳光明媚,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她在想接下来自己做什么?让三环给自己找个工作?有钱了就什么也好办了。
  这时三环走了出来,她头发蓬乱,半睁着眼睛挪着脚步。她只穿了一条内裤,两只乳房在胸前晃来晃去。明娟心里很復杂,她发现三环变了,不是以前的那个三环了,这是一个陌生人。
  三环说:“站这里干嘛,大早上的不睡觉。”
  “明山不见了,我醒了就看见他被窝空了。”
  三环说:“跟我那口子跑了,都是野男人。”
  明娟想问一下他们怎么没有结婚就在一起睡了,可是她越来越发现三环不是原来的三环了,一些事情不好去问她了,就岔开话题,说:“吃点什么?我去做。”
  三环没有接她的话,坐在明娟睡觉的沙发上,咕咚咕咚地喝起了水来,喝完了她才说:“有面条自己做,我得去上班了。”她套上衣服跑了出去。
  明娟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她坐在沙发上,突然很想哭。她看着这个破旧的房子,破旧的家具,不知所措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完全不知道。三环说好了要帮着自己找份工作的,她却啥话都不说就去上班了,自己该怎么办?明山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她像一只落了单的孤雁,在一望无际的沼泽里。钟表在滴滴答答地跳跃着,外面有收废品的吆喝声,有小孩子的哭声,有大人的说话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她想出去走走,却不知道路。
  来城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有些想打退堂鼓了。
  三环有小汽车了,很多人都有钱了,村里的年轻人都在城里打工了。明娟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子,她也希望自己家富裕起来,自己像其他年轻人一样穿着漂亮的衣服回家过年。可是想到现在的处境,她很心急。
  明山跑去哪儿了?他是个很乖的孩子,怎么突然就野了?她讨厌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他们怎么就玩到了一起呢?她不敢想象明山会像那个男人一样打扮,她害怕了。她又想起三环了,那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孩变了,浓重的化妆,满嘴的脏话,没结婚跟一个男人睡觉了。她想不明白了,头有些痛。她再次害怕,害怕明山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娟决定出去找明山,她太害怕太害怕了。可是她看到,外面的雨越来越大,有些冷了。她没有找到遮挡风雨的东西,就站在门口,望着外面的雨,站着不动了。
  
  04
  明山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述一天的经历,尽管现在是他们到这座城市的第三天了,他们仍然寄人篱下地生活,可是这都丝毫影响不了明山的兴致。明娟忍耐着自己一触即发的脾气听着明山的话。从明山那里知道,男人叫刘刚,父母是这座城市的工人。他和三环好了一年多了。他们不一定结婚。明山说到这里时,停了下来,他扯着嗓子说:“肯定的,人家是城里人,会看上这柴禾妞?”
  明娟就突然生气了,她举起手来打了明山一个耳光。明山愣在那里,盯着姐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干嘛打我?”
  姐姐不说话。明山捂着脸在想自己哪儿做错了。他又问了一句:“干嘛打我!”
  他听到姐姐撕心裂肺的怒吼:“不许跟那个什么刘刚出去鬼混。”
  明山没有再说话就走出去了,留下了一声重重的摔门声。明娟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可是想到刚出去这几天,弟弟就开始变了。她一想到这里就想到了三环。她害怕极了。她再次不知所措了。她害怕弟弟出事,就跑了出去。这是她第一次走出这个房间,这栋楼。她顺着楼梯走了出去。外面很冷,尽管已经是春天,可是春寒料峭,风刮的很厉害。
  站在街上,她扫了一眼四周,没有明山的影子。她不敢多跑,鼓起勇气来喊了一声:“明山。”很快她的声音就消失在了这条狭窄的街道上。她望了望头顶上的楼,有些眩晕。她想起第一次眩晕时搂着弟弟的头的情形。
  她刚要回去,听到了刺耳的摩托车的声音,那声音很熟悉,刺耳而可怕,那个刘刚回来了?她一看,却是弟弟骑着那辆巨大的摩托车来了。他学着刘刚的样子,坐在车座上,一条腿撑着地,摘下头盔,说:“大黄蜂,酷不酷!”
  明娟转身就走,她此时此刻不想再看到弟弟了。她以为弟弟会喊她一声姐,追上她向他认错。可是明娟错了,她听到了踩油门的声音,转弯摩擦地面的声音,接着是那熟悉的刺耳的疾驰而过的声音。她回过头去,明山跑远了,她看不到明山的影子,只看到一些熙熙攘攘的人在那里说着笑着,却听不到那些人说笑的声音。
  明娟哭了,她真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将自己的委屈哭出来。她咬着牙,终究没有哭出声音来。
  她往楼上走去,明山却回来了。他拿了一张报纸,上面有很多字,是一些工厂的招人信息。她心里突然顺畅了很多。她笑着看着明山,说:“哪儿弄得?你可真行!”“刘哥给我的。”说完,明山开着那辆摩托车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