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天地事】真假难分(征文.小说)


  “喂,刘寡妇,你这批洗发水我不要了,过几天给你退回来。”
  听着李发球的电话,刘寡妇的心一直往下沉。
  他默默地挂了电话,不想解释,知道解释也没用。
  已经有六个零售商退货了,现在连李发球都……怎么办?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刘寡妇颓废地坐到椅子上。
  门外,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下起雨来,密密麻麻的雨丝织成一张灰蒙蒙的网,街上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二
  刘寡妇其实是个男人,一米七八的个子,脸上还长着络腮胡子,绝对没有一点女人味。至于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被叫做寡妇,认识他的人都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反正大家叫得顺口,他也听得顺耳,这假名似乎就成了真名。只不过,如此一来,他那个“刘继红”的真名就被大家忘到了爪哇国。
  刘寡妇三十岁来县城,在街上做了十年日化批发生意,口碑一直很好,生意也不错,没想到这次遇到了大麻烦。
  唉,人不走运,躺着都中枪!
  半月前,刘寡妇去Z市进货,刚好碰上厂家搞促销活动,一种叫“芳碧”的新品牌洗发水特价销售。机会难得,刘寡妇一口气要了两百件。
  刘寡妇把进货的事办好,从厂里出来,准备回家,一个戴墨镜的年轻人凑过来,递给他一张名片,轻声问:“老板,要便宜货就找我,要不?”
  刘寡妇随手把名片放进口袋里,打量了年轻人一眼,礼节性地回了一句:“谢谢!不要。”
  年轻人变戏法似地拿出一瓶洗发水:“‘芳碧’,三元钱一瓶,要不要?”
  三元钱一瓶的“芳碧”,这么便宜?厂里特价销售都要十五元一瓶,肯定是假货!刘寡妇像避瘟疫似地连退了两步,双手乱摇:“不要!不要!”
  年轻人像牛皮糖似地粘上了他:“买十件还送一件。”
  刘寡妇目不斜视:“不要!不要!”
  年轻人不死心:“这个厂的‘芳碧’和我手里的‘芳碧’外形包装一模一样,放在一起根本就分辨不出。你先少要点,行不?”
  刘寡妇说:“我从不卖假货,你不要钱我也不要。”说完,快步离开。
  年轻人似乎有点意外,目送着刘寡妇的背影,恨恨地骂道:“没见过这样脑瓜不开窍的,现在不卖假货能赚么子钱?回家卖红薯吧!”
  刘寡妇从Z市进货回家,没几天,那两百件“芳碧”就卖掉了大半。
  这天,刚打开店门,李发球来了。李发球是刘寡妇的发小,而且还是他的堂妹夫。李发球一进店,就指名要’芳碧“。
凤凰彩票官网app下载苹果,  刘寡妇说:“李发球,你鼻子真灵,这么远也闻着腥味了。”
  李发球说:“你这次太不讲义气了,想一个人吃独食,还好我的消息灵通。还剩多少货?都给我。”
  刘寡妇说:“还有八十多件。”
  没想到这批特价洗发水卖得这么快。刘寡妇暗暗算了算,虽然他也相应给客户降了点价,可利润还是非常可观。
  “刘寡妇,生意这么好,小心有人嫉妒,背后给你一刀!”结完账,李发球说。
  刘寡妇不以为然地说:“不怕,不怕!我这人违法的生意不做,害人的生意不做,也没得罪过人。”
  李发球钻进他那辆停在马路边的“雅阁”,摇下车窗玻璃,说:“和你开玩笑的,你刘寡妇的为人谁不知道啊!记住,快点把我的货送到托运站。”
  刘寡妇本来也想开句玩笑,可一抬头,李发球的“雅阁”屁股后面冒了几下烟,跑了。
  
给李发球发货时,刘寡妇留下了几件“芳碧”。他想,万一有老客户来,还有几件可以交差。
  几天后,也是早晨,刘寡妇正在门店忙活,店门口来了一大群人,有几个是穿制服的工商管理人员,大部分是一些看热闹的闲人。
  刘寡妇也没在意,那几个工商管理人员却径直走进了他的店里。
  “刘老板,有人举报,你店里卖假货。”为首的副所长说。
  刘寡妇一愣:“有人举报我卖假货?开玩笑,我做了十年生意,从没卖过假货!”
  一个瘦高个说:“没卖过假货?最近,有人用了‘芳碧’洗发水,头发都掉了,脸皮也脱了,不是你们卖日化的卖的,是谁?”
  刘寡妇心里暗叫一声:果然有人在本地卖假‘芳碧’。他委屈地说:“别人卖假货你们不能算到我头上啊!你们说话可得有依据。”
  副所长说:“依据?我们就是来找依据的。”
  副所长说完,一使眼色,那几个工商管理人员立即在店里忙开了。忙了一阵,没发现问题。刘寡妇说:“‘芳碧’差不多卖完了,只剩几件在仓库里,门店没摆放样品。”
  副所长说:“走,去仓库看看。”
  仓库就在门店的后面,只隔着一条走廓,刘寡妇打开仓库门,那几个工商管理人员一窝蜂拥了进去。
  很快,工商所的人发现了“芳碧”。
  刘寡妇说:“我这‘芳碧’是真的,前几天才进的货。”
  副所长说:“这就是群众举报的那种洗发水,带两件回去检查!”
  
  三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不到一个小时,整条街的人都知道工商所的人从刘寡妇家拿走了两件货。于是,街上就传开了一个消息:刘寡妇卖假货,被工商所打了假。
  到了下午,消息就变成了:刘寡妇卖假货,被工商所查了,从他家里拉走了一卡车假货。
  刘寡妇鼻子都气歪了:哪个王八蛋吃了饭没事做,放他妈的骡子屁!明明工商所的人只从我家拿走了两件货,怎么变成了一车货?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他还沉得住气。他想: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人正不怕影子斜,嘴巴长在别人身上,由他们去说。
  电话响了。刘寡妇一看,是父亲的电话,接通电话,就听到了父亲焦急的声音:“继红啊!做生意要讲良心,不能赚黑心钱。你卖假货,会害死人的,睡觉也不会安然啊!快点把假货都收回去,向政府认个错,啊!”
  刘寡妇哭笑不得:“爹,你听谁说我卖假货了?”
  他父亲说:“你就别瞒我了,到处都传开了,工商所的人在你家拉走了一车假货。”
  刘寡妇说:“爹,你怎么也跟着人家乱说啊?我没卖假货!”
  刘寡妇烦躁地挂了老父亲的电话,可手机还拿在手里,铃声又响了,刘寡妇一看,是邻县的一个客户。这客户说:“刘老板,听说工商所在你家拉走了一车货?”
  这人还算厚道,只说拉走了一车货,免了一个“假”字,可刘寡妇心里不舒服啊!他说:“你别听人家瞎说,工商所只是从我家拿走两件‘芳碧’去检查。你放心,绝对没问题!”
  对方说:“两件货?检查?哦哦,这样啊。”
  明显不信任的语气。
  过了一会,又有几个客户相继打来电话,都是询问情况的。刘寡妇感到事情严重了,看来,只有工商所才能还自己一个清白。他赶紧开车来到了工商所,把正要下班的副所长堵在了办公室。
  “所长,我那两件货你们查了没?有问题吗?”
  副所长说:“查了,查了,没问题。嗨,听说你这‘芳碧’便宜得很,所里几个女同志想买了这两件洗发水。”
  刘寡妇说:“你们想要,留下就是,两件货,值不了几个钱。不过,这次你们可把我害惨了,外面的人都说我卖假货,你们从我家拉走了一车假货。”
  “哈哈哈……”副所长笑得弯下了腰,“‘过水有漏,说话有添“,莫怪,莫怪!好,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一上班,我就去你店里,还你一个清白。”
  第二天,副所长果然带了一个工作人员来到刘寡妇的店里,故意当着几个看热闹的人说:“刘老板,我们检查了你两件货,没问题,都是正规厂家的真货。”
  副所长和工作人员走了后,街上又传开了一条消息:刘寡妇昨晚去工商所送礼了,工商所的人收了礼就帮他说话。
  这消息传得飞快,一下子就形成了满城风雨之势。
  这个说:现在这风气太差,只要有钱,真的可以变成假的,假的可以变成真的。
  那个说:这刘寡妇以前只怕卖了好多假货呢!
  一些相信刘寡妇的人也动摇了:是啊,他没卖假货,怎么会跑到工商所去送礼?
  紧接着,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几个买“芳碧”的零售商把货都退给了刘寡妇。
  刘寡妇赌咒发誓、拍胸脯保证自己的货是真的;甚至打通厂里的电话,让厂家出面解释,厂家也证实他卖的是货真价实的“芳碧”,并且还答应派人过来和当地管理部门一起打假。可别人就是不信,说:“谁知道是不是厂里的电话?就算是厂里的电话,厂里也不知道刘寡妇卖没卖假货啊!”
  有的干脆说:“说不定是厂家和刘寡妇一起弄虚作假呢!”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刘寡妇恨啊!恨得牙关痒痒: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卖假货,害老子背黑锅1
  
  四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现在,就连和刘寡妇关系最好的发小李发球也要退货。刘寡妇心急如焚:如此下去,怎么得了?损失事小,信誉事大。一定要想个办法。
  他思来想去,觉得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只有一个办法了。于是,他找到了上次去Z市进货时那个年轻人给他的名片。
  第二天,刘寡妇去了一趟Z市,带了两件假芳碧”回来。
  刘寡妇从Z市回来的这天,李发球来退货了。
  看着整整齐齐摆在店门口的几十件“芳碧”,刘寡妇老婆的脸都绿了。
  店门外早就围了一圈人,等着看热闹。
  刘寡妇从店里走出来,说:“李老弟,你真的把货退来了?”
  李发球拍拍衣襟:“不退回来怎么办?卖出祸来谁负责?刘哥,对不住了!”
  刘寡妇的脸开始红了:“李老弟,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又有七八年生意往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卖过假货?”
  李发球挠了挠头:“这个……不是不相信你……”
  刘寡妇:“那你退什么货?我这货是正宗厂家,价格又便宜。”
  李发球哭丧着脸,说:“刘哥,人家看到‘芳碧’就说是假货,我也没办法啊!”
  刘寡妇脖子上青筋暴涨,脸红得像喝了酒。他瞪了李发球一眼,扭头走进店里,很快搬出了那两件假“芳碧”。
  刘寡妇打开两件假“芳碧”,拿出两瓶洗发水。然后,又打开李发球退来的一件货,也从里面拿出两瓶洗发水。
  刘寡妇把四瓶洗发水摆在一起,说:“我今天要让你们知道到底谁真谁假!大家过来看看,这四瓶洗发水,哪两瓶是真的?”
  有几个看热闹的人上来了,李发球也上来了。
  这四瓶洗发水从外表看完全一样。
  一个中年男人说:“这四瓶洗发水不是一样的吗?那你说,哪两瓶是真,哪两瓶是假。”
  刘寡妇冷笑一声:“你们分不清吧?我告诉你们,这两瓶是真‘芳碧‘,批发价十六元钱一瓶。”他指了一下从李发球退回来的那件货里拿出的那两瓶洗发水,然后又指着另外两瓶洗发水:“这两瓶是假‘芳碧’,只要四元钱一瓶。”
  “你故意这么说的吧。”一个妇女说。
  “我若骗你不是人!”刘寡妇面红脖子粗。
  “这种把戏骗得了谁!你说这两瓶是假的,我偏不信!给你五块钱,我买一瓶。”中年男人说。
  刘寡妇的眼睛瞪得有鸭蛋大:“假的你也要?”
  “要!”中年男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其他看热闹的人也纷纷说:“我们也要。”
  刘寡妇盯着面前这一大群人,好像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群怪物。他愣了好一会,赌气地说:“好,是你们自己要的,有什么事我不负责!你们只管拿去,我不要钱!”
  听刘寡妇这么说,看热闹的人也不客气,你一瓶,我一瓶,眨眼间,那两件假“芳碧”就没了。有性直的,丢下五元钱;有爱贪小便宜的,自然乐得混水摸鱼。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刘寡妇百思不解。
  李发球走过来,拍拍刘寡妇的肩膀:“刘哥,我先走了。退货你清点一下,等两天再来和你结账。”
  望着李发球退回来的一大堆“芳碧”和两个装假“芳碧”的空纸箱,刘寡妇想:等他们回家用了假洗发水,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
  
  五
  刘寡妇没等来他想要的结果。
  几天后,工商所副所长带着几个人来到了他的店子。
  “刘老板,前两天你卖过这种洗发水吗?”副所长拿出一瓶洗发水问刘寡妇。
  刘寡妇接过洗发水,看了一下,认出正是自己卖出去的假“芳碧”。他点点头:“这洗发水是我卖的,是假货。买回来的时候,我怕分不清,在每瓶的瓶底做了个记号。”
  副所长严肃地说:“假货你也敢卖?”
  刘寡妇说:“我只买了两件假货回来,没打算卖出去,只是为了做比较,证明我那批‘芳碧’是真货。我也告诉那些人这是假货,可他们不相信我,硬要买。我准备给他们退货的。”
  副所长说:“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买假货回来赚钱?谁知道你买了两件还是两百件?谁又知道你卖了多少件出去?跟我回所里接受处理吧。”
  这一次,刘寡妇感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