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经历】抠门(征文·小说)

  刘二宝的抠门在全村是出了名的,见过不少抠的,也没见过他那么抠的。
  二宝是我堂弟,也是一墙之隔的邻居,我自然对他多一些了解。为了省电费,他家晚饭总是吃得早,偶尔晚了就摸黑吃,家里几乎很少开灯,谁要开灯,他就驴叫一般吼一嗓子,“一开灯那电表就呼呼地转呢!”所以他家每月电费总是不足一块钱。他怕自家电表呼呼地转,但不怕我家电表呼呼地转,每天晚上雷打不动地到我家喝茶聊天看电视,不喝足水不回家。许多时候把我们一家人都熬瞌睡了,他才欠起身说,睡吧,忙一天怪累的。
  别看二宝没文化,却很会算计。我家有的家什他就拿着用,就像自家的一样,连一些常用农具都不舍得花钱买。我家的喷雾器和水桶都让他拿去用破了,再买时我也给他捎一套,说这样就省得借了。二宝脸都不红就笑纳了,不给钱不说,还打着小算盘继续算计我。
  他爸患了脑出血,住在县人民医院。出院那天,二宝不舍得花钱雇车,让我找车把他爸拉回家。我哭笑不得,我仅是乡文化站站长而已,我们站上又没有车,但我又不能不办,毕竟住院的是二叔。老同学赵慧来在乡党委当秘书,我跟他说明情况,赵秘书挺帮忙,下班时给派了一辆大头车。我带着车来到医院,二叔的出院手续还没办完。一见面,二宝脸拉得老长,“怎么这时候来,管顿饭和雇个车花钱差不多。”我被他气得直瞪眼,“人家给车就不错了,你以为你是书记乡长啊!”但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没办法,他就这号人,“这顿饭我管!”用人家车,总不能让司机饿着肚子,我又赔上一顿饭。
  二宝爸出院不几天,二宝就让他到苹果园里帮他干活,头天干了一天没啥事,次日上午来到果园里,二宝爸提着一篮苹果往起一站,接着就昏倒在地。打了120,拉到县人民医院,住的还是他上次住过的床位,头下枕着冰,人事不省。二宝相当懊悔,说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让他干活。有钱难买早知道,后悔也晚了。抢救了大半天,傍晚,医生说没救了,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二宝又赖上我,让我找车把他爸拉回家。关键是,真要死了没车往家拉,当司机的都讲究,谁愿拉死人?即使有人愿意拉,花钱肯定也老鼻子了。我犯了难,看看表,晚上九点多,上哪里找车?后来想到乡卫生院的救护车,院长跟我关系不错。电话打过去,院长有些为难,司机出车刚回来,一天跑了近千公里,很疲劳,但碍于情面,最终还是派了车,不忘嘱咐一句,“车费就免了,司机抽烟,你看着办吧。”亲兄弟明算账,我不想自己掏腰包,对二宝实话实说。二宝犹豫一下,竟破天荒地说,“买就买好的,别让人家说咱土老帽。”他到外面一个烟酒超市转悠了半天,买了一条“红塔山”。
  救护车来了,我们七手八脚把病人抬上车。二宝爸刚躺到炕上就咽了气,也算死在自家炕头上。事后二宝流着泪对他媳妇说,早知道这样,我自己带着拖拉机拉回来,也省下一条“红塔山”。
  大概那条“红塔山”把二宝痛得不轻,他爸火化他没舍得花钱买骨灰盒,而是找个旧纸箱装了骨灰。别人看着寒碜,说庄稼人虽然穷,但用纸箱装骨灰的并不多见。二宝却说,“反正还得装在棺材里,何必浪费好几百块钱。”其实纸箱他也没舍得用好的,媳妇拿出一个新纸箱,他拿在手里左瞄右瞅端详了半天,嘴里念叨着一个新纸箱得两块钱,是准备装苹果换钱的。又屋里屋外找个遍,找了一个裝酒的旧纸箱,棺材还没做起来,纸箱装着骨灰摆放在供桌上,“二锅头”三个大字特别醒目,人们都对着那“二锅头”烧纸磕头,谁看着都觉得别扭。你说他爸在天之灵能高兴吗?二宝却说,他爸要是知道他这样懂得过日子肯定高兴。
  二宝虽然抠门,但还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家里来了客人,他跑里跑外置办酒菜,跟个大款似的,把一桌酒席搞得相当丰盛。待客人一走,所有剩菜都不许别人动筷子,他亲自把蛤蜊肉虾仁什么的挑出来晾干,下次来客再用。平日里,他让媳妇炒一盘鸡蛋和一盘猪肉,上顿下顿端上饭桌,但只准看不准吃,为的是挡外人眼。
  其实他那抠劲儿人们都知道。前几年他在乡政府烧锅炉,在锅炉房旁边开出块荒地种菜,收入竟高过他的工资;他见乡政府食堂那么多剩饭剩菜都倒掉了怪可惜,便买来两个塑料桶放在那儿,专装剩菜剩饭,他天天往家送,一年能喂肥四头猪;乡政府各科室的废品他也包了,谁喊一声,他雷厉风行,把些废报纸、旧书、纸壳、空酒瓶之类取走,还帮人家打扫好卫生;他连政府大院厕所的大粪都视为宝贝,抽空就推土,用粪沤着,然后晒干捣碎,运到自家地里,他家那庄稼长得油光光的,不用化肥,还高产。有人取笑他,让他把乡政府办公楼安上轮子拉回家。二宝嘿嘿一笑说,“你们根本不懂得怎样过日子!”
  新世纪之初,按照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标准要求,我们村实施新一轮村庄规划,专门在最好的地段划出一片楼房区,上级给予补贴,鼓励村民建楼房。
  事是好事,那可是全村最好的地段,住起来既方便又舒服,而且还享受几万元补贴,但庄稼人有几个钱?所以没有几家报名。
  刘大脑袋第一个报了名。他姐夫在县交通局当局长,这些年刘大脑袋在外面当包工头,专门修路打桥,赚了不少钱,他盖十层楼也没二话说,人家有钱。
  但刘二宝第二个报了名,便有不少人嗤笑他,“能的你!”
  虽然刘二宝是第二个报的名,但他是第一个盖起了三层楼房,他说要让他娘过几天好日子。
  人们不禁大吃一惊:他哪来那么多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