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婚恋小说三题(小说)

青涩的暗恋
  
  郑晓梅和张家宝是一对再婚家庭的兄妹,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哥哥对妹妹却是十分关爱。星期天的时候,哥哥总是用自行车带着妹妹去海边游泳,开始妹妹一下水就害怕,哥哥就拉着她的手,告诉她不要紧张,并且把游泳的要领讲给她听,耐心地交给她如何呼吸、如何动作,慢慢地妹妹学会了游泳,并且爱上了游泳,一有空闲就缠着哥哥去海边游泳。爸爸妈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突然有一天,派出所的民警叫妈妈爸爸去派出所问话。他们很吃惊急忙去派出所看个究竟。警察对他们说:“你们的女儿郑晓梅说,她的继父趁她熟睡之际对她实行性骚扰。”母亲很吃惊地说:“是吗?什么时候发生的?”继父说:“这孩子撒谎,我从来没有去过她的房间,我还在她刚来的时候就为她安装了屋内插销和门锁,告诉她插上门睡觉,而且每天我都要等到她插门睡觉后,我才睡觉。我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对待,十年了,我从未对她动过邪念。”
  这时候,郑晓梅突然从门外冲进来,抱着妈妈的胳膊说:“妈妈,你和爸爸离婚吧。”妈妈说:“就是离婚我也要弄个明白,他什么时候对你进行性骚扰了?”郑晓梅说:“一个月以前,他喝醉了酒。趁上夜班的时候就到我房间了。”妈妈说:“孩子你说的不对啊!我已经两个月不上夜班了,我两个月前调整了工作岗位;再说,你继父有酒精过敏的毛病,他对酒精十分铭感,一喝酒就得去医院抢救,所以他从来不喝酒。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郑晓梅撒娇地说:“妈妈我求您了,离婚吧。”妈妈说:“为什么?你说服了我,我就和他离婚。”“妈妈,只有你和继父离婚我才能和家宝哥哥结婚啊!”一句话,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继父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说:“郑晓梅,你是不是爱上家宝哥哥了,想和家宝哥哥结婚,才故意抹黑继父,以便让妈妈和继父离婚,成全你和家宝哥哥结婚的。”
  郑晓梅哭了,说:“对不起,叔叔,是我撒谎了,我喜欢家宝哥哥,已经很久了,我要和家宝哥哥结婚,你和妈妈必须离婚。”
  妈妈实在忍不住了,她给了郑晓梅一记响亮的耳光。
  郑晓梅哭着说:“对不起,妈妈,叔叔,我太爱家宝哥哥了,他也是爱我的,他经常保护我,每天接我放学,送我上学,教我学游泳,辅导我功课,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可以结婚,只要妈妈和叔叔离婚就行了。”
  这时候哥哥张家宝从门外闯进啦。他对郑晓梅说:“妹妹,我对你好,但不是男女之爱,我只是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看待。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我的媳妇,你只能是妹妹。”
  警察叔叔终于明白了,原来是郑晓梅的单相思。警察叔叔问:“郑晓梅,你多大了,几岁啦?”郑晓梅说:“我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我今年15岁了。”
  警察叔叔说:“我们国家法律规定,女子结婚年龄是20岁,你还差5年呢?再说了,你和哥哥没有血缘关系可以结婚,这和妈妈爸爸离婚不离婚没关系。主要看家宝哥哥是不是爱你。家宝哥哥一直把你当亲妹妹,你们不是互相爱慕,而是你单相思,这不能作为结婚的理由。”
  郑晓梅撒娇地哭了:“从小到大,妈妈就知道工作、加班,从来不爱我,不关心我,继父也不爱我,只有家宝哥哥对我最好,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一定要嫁给家宝哥哥。”
  妈妈走过来,搂住郑晓梅说:“女儿啊,妈妈从此以后会格外关注你,你还小,不懂得爱情的真谛。你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等你大学毕业的时候,你和家宝如果真心相爱再谈恋爱结婚的事情,现在你还小不到结婚年龄。”
  郑晓梅心满意足的笑了,答应好好学习,把爱情暂时藏在心里。
  警察叔叔说:“好了,你们一家人回家吧,你这个郑晓梅,真是青涩啊!”
  
  
  逃离初恋
  
  我是在厦门火车站初遇黄腾达的。那时候我第一次从太行山的小县城来到这个南方的现代化城市里,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我下了火车,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出站,一个阳光帅气的大哥哥跑过来,接过我的行李说:“你是厦门大学的新生吧?我是来接站的同学,我叫黄腾达,是会计系二年级的。”我看着他一脸的真诚,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连忙说:“我也是来这里学会计的,这太巧了。不过我对会计不太了解,以后还需要你多多帮助呢。我叫赵红梅。”于是我们立刻亲近起来,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我们乘坐着学校的校车一路慢行,窗外街道边的景物一一向后退去,黄腾达给我介绍着沿途的风景,我感觉自己是在做一次厦门一日游。后来他还用三言两语就给我介绍了会计系系所开设课程和师资的基本情况,然后对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我说:“对你的每一句话,我都很感兴趣。我在听你说呢。”到达学校以后,黄腾达带领我学生处报到、交费和找宿舍,还带着我参观了我们的图书馆、阅览室和足球场,整个过程中都是说说笑笑的,让我感觉他很亲切,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我离开家,离开自己的亲哥哥。又在南方的他乡找到了一个新哥哥。心中安慰了许多。
  晚上,黄腾达送来一盘蚊香,他说,厦大的蚊子特别大,是很厉害的。他要我晚上点着蚊香看书,这样会避免蚊子咬的。我很感动,心里想:这个人还是挺细心的。如果能嫁给他做老婆,一定会很幸福的。我们寝室的姐妹们都说,好福气呀,有这么细心的男朋友。那一刻,我心里暖暖的。心想:他要真是我男朋友就好了。那天我把他送到楼下,他握住我的手说:“答应我,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在这以前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可是那一刻我信了。
  从那以后,他几乎天天都要和我一起吃饭,一起在海边散步,一起逛街,一起去图书馆借书,一起去阅览室看书或者到阶梯教室看书,星期天还去南普陀拜菩萨。可以说是形影不离。我第一次感觉到有爱情的大学生活真好。
  黄腾达是个非常要强的人,他干什么都要做的最好,秋季运动会上他得了3000米跑冠军和铁饼第一名;全校文艺演出时,他的歌声赢得许多同学的追捧。我对他的这些表现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家庭条件比较好,父亲开着一家公司,所以手头比较富裕。给我买礼物总是很大方。经常买一些时髦的衣服给我穿。我对自己这个男朋友十分满意。要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可能会和他坚持恋爱到结婚的。但是随着我们的感情不断加深,我也发现了我们两个存在着明显的性格冲突,或者说是观念冲突。
  有一天我们班上几个书法爱好者举办了一次书法展,我看见一位平时不爱说话的男生,毛笔字写的相当好。于是我就跟他说好了,要拜他为师学习书法。那天我和这个男生一起练习写字,我怎么也抓不住要领,于是他握着我的手告诉我怎样运笔。就在这个时候,黄腾达来了。黄腾达立即拉开那个男生,大声地对他喊道:“她是我女朋友,你以后不许这样教她写字!”搞得我们大家都很尴尬。
  事后我对黄腾达解释说,我们只是在一起练书法,并不是谈恋爱。可是黄腾达就是听不进去,他坚持说,爱情是自私的、排他的、非理性的,决不允许我和其他异性交往。我很生气,心里想,怎么对我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呀,这才谈恋爱,就管得这么严,以后要真的结了婚,那我还怎么在社会上工作呀?于是,我决定再也不理他了。
  每天我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很紧,除了上课,就是去阅览室看书。黄腾达追到阅览室,我也好像不认识一样,不与他讲话,自己看书。这样冷战了一个星期,他爸爸突然找到我,跟我解释说,黄腾达的妈妈在他10岁的时候移情别恋抛弃了他们父子,因此他心里有创伤。他很喜欢我,很在乎我,生怕我跟别人跑了才这么做的。希望我能谅解他,帮助他走出心理阴影。
  通过这次谈话,我打算原谅黄腾达,和他恢复关系。并且决心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移情别恋的,只要他把爱的包围圈放大一些,爱他的人才会心甘情愿的跟他一起享受互相信任的生活。
  
  我大三的那年,黄腾达毕业了。他在厦门市一家台资企业找到了一份会计工作。凭着他的聪明和才智,他很快适应了工作,得到了老总的信任。由于他工作比较忙,来学校找我约会的机会就少了。我突然感觉自己的交际圈变大了,学校的许多男同学都来和我玩。一天下午上体育课,我和团支部书记打羽毛球。我们两个技术不相上下,一局紧扣一局,你杀我打,很是激烈。围观的几个同学一片叫好声。
  正在我们玩的兴头上,突然,黄腾达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一把夺过我的羽毛球拍扔在地上,拉着我离开了球场,同学们都愣在那里。他把我拖拽到阶梯教室的楼下,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我黄腾达的女朋友,不要随便和其他男生打球!”我刚要争辩几句,他一拳击碎了旁边教室门上的玻璃。碎玻璃划破了他的右手。他要我帮助他包扎,没有绷带和药,他要我撕破自己的运动衣为他包扎。我看他受伤很重,只好沉默着为他包好了伤口,他把我送回了寝室。
  通过那一次,我感觉他对我接触异性同学的偏执想法太过分,想找个机会好好和他谈一谈。可是我们的时间总是不统一,我有时间了,他在公司忙;他有空了,我需要上课。一直到我临近毕业的前夕,我们约好了去鼓浪屿爬日光岩。那天我们走得很早,上午九点多就爬上去了。我们坐在石头上休息。这时候,一个小个子男生对着我大声喊道:“你好,腊月红梅,你的博文写得太好了,我一看你就认出来了,和博客上的照片一模一样。我是你的铁杆粉丝,我叫一剪梅。我们是两朵梅花啊!”黄腾达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对那个小个子男生一顿暴打,边打边骂:“臭流氓,我看你还敢勾引我的女人!”我费了好大的劲儿也无法把他拉开。这时候惊动了执勤的警察,把我们三人一起抓进了派出所。
  在警察的询问下,我们才明白这个一剪梅的真名字叫于得水,是福州大学的一个学生,他在我的腊月红梅博客上看了我写的文章,感觉十分好,就成了我的粉丝,给我留言和评论写了不少。没想到会在日光岩上相遇,还为此挨了揍。
  黄腾达突然发现我的博客成了招蜂引蝶的媒介,回到宿舍看了整整一天我的博客和博友们的留言、评论,越看越生气,越看越感觉事态严重。于是对我下了限制令:第一,不准写博客,不准上交网友,不准和其他男性讲话;第二,毕业以后不准找工作,在家里做全职太太。说什么他家不缺钱,他来养活我等等。我听完他说的话,心彻底凉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我决定离开他,去寻找一份宽大的爱。因为他的爱太狭小了,太自私了,让我窒息!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哥哥在电话里谈了,哥哥说:“你不怕对黄腾达打击太大吗?毕竟他是太爱你了。”我说:“黄腾达把我看成了他的私有财产,或者是喜欢的玩具,他不给我做人的尊严,我不爱他了。爸爸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当断不断,光受其乱。人生的路虽然很长,但是关键的地方只有几步。我不能因为这一步没走对而毁了我的一生。”哥哥说,那你就听从自己的感觉吧。毕竟这关系到你的一生。
  七月的骄阳红似火,我们就要毕业了。论文答辩、毕业合影、发毕业证书,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我悄悄地在网上给西北钢铁公司投递了我的个人简历。很快我得到了对方的面试通知书。
  我不再对黄腾达做出任何解释,我已经累了,没有力气解释了,同时也失望了,不对他的改变报一丝希望。我悄悄地收拾好自己的行囊,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卡,买了飞往兰州的飞机票。
  我写了一封信,讲明了自己离开他的真正原因,也希望他能够早一日走出我给他带来的伤痛,然后把它放在我们曾经约会过的小饭店里,委托饭店三天后交给他。
  当飞机从厦门机场起飞的时候,我的心和飞机一起飞翔。再见了,我的初恋。再见了,我曾经爱着的你,你的爱是私人住宅,它似乎富丽堂皇,但是太狭隘,我不需要;我需要蓝天白云,我需要自由地飞翔,我要在大学毕业以后谈一场成熟的恋爱,找一个能容忍我优点和缺点的、包容性强的好丈夫。我需要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我对自己说:工作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和生存,更是一种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我需要这样一种生活方式。为此,我必须告别从前那青涩的初恋,去找一个成熟的好男人谈一场真正的恋爱,然后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
  毕业了,别来找我!
  
  女儿的婚恋
  
  沈雁南是爸爸的独生女儿,也是爸爸的唯一亲人。自从妈妈去世以后,爸爸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把沈雁南抚养成人。因此父女两人的感情很深。
  由于爸爸非常喜欢男孩子的缘故,沈雁南从小被爸爸当成男孩子培养。她不仅是学校的篮球运动员,还是体校武术队的队长。而且学习成绩也特别优秀,在十九岁那年顺利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名牌大学。二十三岁考取了美国哈佛大学的经济管理学研究生。毕业以后回到省内发展,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会计师。她是爸爸的骄傲。爸爸开着一家画廊,一心想交给沈雁南经营,可是沈雁南对此没有兴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