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雪儿啊

唐明朗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他如冬日里的暖阳,温暖但不刺眼。他不似烈酒,喝上一口,便觉呛口。他更像一壶被烫过的老酒,值得去细细品味。他不介意替莽撞的女同事提鞋下电梯,自然的他也能给自己的下属第二个发展的平台,如果有这个能力,他就愿意做这个伯乐。他会给故意搭讪的女孩留面子,但也会拒绝女孩的过份的请求。他是个建筑师,是个不折不扣的理工男,他有双上帝之手,把那些呆板的钢筋水泥变成留给世人的音乐。他那张精致的、五官分明脸上却时常锁着双眉,那紧锁的眉心里头有着怎样的故事和过往?
  林雪是林家的老二,家里有一个不靠谱的大姐、一个即将高考的弟弟,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妈妈。她时常骑着一辆自行车穿梭于这座城市之间。她身兼数职,为的是帮妈妈减轻负担。她害怕再次被抛弃,所以无论姐姐提出怎样的无理要求,她都会去满足她,只求不要再被丢下。不要再听见“雪儿啊,在这里等着我,不要走开哦。”,就因为这句话,妈妈不见了,外婆也不见了,从此雪儿就只剩下一个人,如果没有邻居林大伯和他们一家,就没有雪儿的现在。
  唐明朗和林雪,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塔尖,一个在塔底。他们一个在地球的北面,一个在地球的南面。他们,一个属于白天,一个则留在了无尽的黑夜。就是这样两个永不相见的人,在命运的这只推手下,他们竟奇迹般的相遇在叫“咖啡小筑”的咖啡馆里。不,应该是更早才对。至今,明朗的抽屉里还躺着林雪写下的纸条,还有无意间被他捕捉到的身影。
  “谢谢你替我解围。”她仰头看向他,他的侧颜真的很好看,难怪咖啡馆的女孩们都暗恋他。他每次都会在自己有麻烦的时候出现,他,真的是一个好人。
  他扭头看向正在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她,脸上带着一丝狐疑,“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阿嚏。”她没回答他,一阵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个喷嚏。
  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你会冷的。”她把衣服准备拿下时被他拦住,他说:“你要习惯,这样才能嫁个好男人。”她呆呆地看着冲自己点头的他,从来都是自己照顾别人的她,现在被这样一个男人温柔以对,她内心的某个地方似乎被触动了。有同学瞬,那是因为恋爱了。她摇头,对于爱情重来不奢望。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现在的自己只想着怎么赚钱,怎样才能让妈妈的日子好过一点。
  “我脸上有东西吗?”他不解地摸了把脸。
  “没有。”她慌忙掩饰住自己的慌乱,告诫自己千万不可以动心,但人的情感真的可以用理智来衡量吗?如能,就不会有梁祝化蝶了。
  “那走吧,你不是要请我看电影吗?”
  “今天太晚了,下次再请你看吧。”
  “那……好吧。”他很奇怪林雪今晚的言行,但是林雪不说,他也就不问,“你的自行车坏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可以坐公交车。”
  “太晚了,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她惊奇地看向低头看自己的他。
  他看着发呆的她,以为是自己吓着她了,连忙解释,“你别误会。我只是……”
  “雪儿!”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孩出现在他和她的面前。
  “大川哥。”
  林大川的出现化解了林雪此时的尴尬,她给他俩各自介绍了下。
  “唐先生,谢谢你替我们家雪儿解围。”做为一个和唐明朗差不多大年纪的林大川自然能看出面前这个唐先生眼里所含的意思,所以也就加重了“我们家”这三个字,似乎在向他宣誓主权一样,挑衅地看着他,就好像林雪就要被他抢走了一样。
  “你的外套。”林雪脱下衣服准备还给明朗。
  “你就披着吧。”他扭头看向停在不远处的车,那意思就是说,我有车,而你们两个是骑脚踏车,林雪比我更需要这件外套。
  “那,谢谢你了,再见。”林雪坐上林大川的车,就此和明朗别过……
  这一路上,林雪的喷嚏不断。“看来我真是感冒了。”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骑上自行车赶往下一个打工的地方。这时手机的短信声响起,她点开看,是同学发来的。让她不要忘记明天的考试。她看着短信,笑了,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居多。就像林伯伯、大川哥、大排档的大叔和大婶、还有唐明朗,只是自己不去咖啡小筑上班,以后也不能泡咖啡给他喝了。想到这,她心里不免又有些惆怅,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再遇见他。然而,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却在说,林雪,你有什么理由,也没任何的理由在这里多愁善感,你要赚钱、赚钱,所以你没法多愁善感,也没法去渴求对你来说是奢侈品的爱情。想到这,她努力给自己一个笑容,“林雪,你一定可以的,加油!”不争气的肚子却在此时咕噜噜地叫着,她摸了下肚子,笑了下,“好,这就买东西给你吃。”说着推着自行车去到路边的便利店买面包吃。
  另一头一家大厦的天台,林大川推门出来,见沈安站在那。他不解且有些疑惑地走了过去,“小安,你找我?”
  “你还记不记得这里?”
  “这里……”
  “这里是我们相识的地方。”她指着这个空旷的平台,那年的某个秋天,老板突发奇想,要在这里办烧烤,于是公司里的同事们全都上天台,而她因为刚进公司不久,同事之间还不是特别熟悉,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恰在此时,他的一串烤肉串还有略带沙哑的声音,从此就住进了她的心。她看着他,她不明白他怎么就忘记了,忘记了相识的地方,忘记了相爱的纪念日,就因为林雪的一个电话,他就可以抛下自己跑去她那里。
  “我怎么会忘记呢,只是这几天太忙了……”
  “借口!狡辩!”她冲他大吼,她真的受够了,虽然自己不是富二代,但也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既然都这样了,索性就一口气说完,“三年了,我从二十三岁变成二十六岁,从一个妙龄女孩变成人人嘴里的‘剩女’,你替我想过没?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是你又徘徊在我和林雪之间。你总说,你对林雪只是妹妹的感觉,可是你扪心自问,你对她的感觉里是否真的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感觉吗?”
  “不是这样的,安安。”大川上前握住她的双肩,“你听我解释给你听。”
  被她挣脱开,“我不听,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她忍住快要决堤的泪,艰难的、一字一句的说出,“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吧。”
  林大川看着沈安离去的背影,事情来得太过突然,突然的令他一直呆愣在那,脑中不断回旋着沈安的话,真的结束了?为什么?为什么要结束?说好的,要一起去往那个未来的。说好的,谁也不松开手的,难道这一切都被“结束”这个词结束了吗?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割裂一样的疼,不行,不能就这样结束,不可以……
  这边的林大川饱受着被分手的痛,而那边的林雪,同样也是麻烦不断。这一天,她和几个同学一起从图书馆里查资料出来,迎面就遇上来找她的大姐。
  “林雪!”
  “姐,你怎么来了?”
  “我没钱了,你给我点钱。”林夏两手一伸,看向林雪。
  “哦。”林雪应了声,从书包里拿出钱包,“我这里只有两百块……”她的话还没完,钱包就被林夏抢走,她往里看了看,又狐疑地看看她,“你这不是有钱吗?”边说边把钱拿了出来,放进自己钱包里,扬长而去。
  林雪看着林夏的背影,自言自语,姐,那个钱不是我的,是我要还给别人的。看着自己钱包里的两百块,吸了吸鼻子,林雪,其实也没什么啦,笑一笑不就过去了。她抬起头看看刺眼的阳光,天气可真好啊。
  站在旁边的男生——秦梓煜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离去的林夏背影,问,“她就是这么对待你的?”他听说过林雪有个不靠谱的大姐,虽然已经工作,但为了钓所谓的“金龟婿”,常常令自己入不敷出,还要靠正在读书的妹妹接济。他以为是以讹传讹罢了,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她知道秦梓煜对自己的那份心思,本来就想找个机会向他说明的,现在让他看见自己的窘境也好,她仰起头,看向不可置信的他,“这就是你看到的样子,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就得担负起我所承担的这些。”
  “我愿意!林雪,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吧。”
  这下轮到林雪张大嘴巴了,她原本以为他知道了自己的状况,就会离开,可她没想到自己的困境却把他拉的更近。不行,自己必须推开他,像他这么好的人必须要有一个更好的女孩去爱,而绝不是自己这般模样的,“我不愿意!我不想害人!”说完跑开,秦梓煜看着林雪离去的背影没有上前追她,心里却打定主意要好好守护她,像她这么好的女孩值得自己去珍惜、去爱。
  从明朗家里出来时,林雪又去了咖啡小筑。那个女孩说话还是像从前一样刻薄,但她并不在意,因为她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她的善良,她是把刻薄当成了保护自己的武器,时间久了,武器就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武器还是身体。
  “你想买咖啡喝,我们欢迎。”她犀利的眼神像扫描仪般,从上往下,将她扫了个遍,“可是,你买得起吗?”
  “我不是来喝的,我是来找……”她四下观望,但他没来。她显得有点失落,心里想着,他应该是下班晚了的缘故吧,我还是再等等吧。
  她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等着,就好像一个待嫁的姑娘等着心上人来一样忐忑中带着那么一点小期待。她从书包里拿出《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看着,时不时在本子上划着,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在消逝。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面前多了一杯温开水,她抬起头,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是讨厌你,可是你看书的样子像极了他,一样的专注。”她索性坐下来和她聊起来,不知不觉竟到了打烊的时间,她起身离开,在门口发现秦梓煜等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她有些诧异。
  “从现在开始,我来接你上下班。”他有些霸道的说道。
  “不用,我不也有车吗?”她边说边推自行车。
  “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吧。”
  “人家都说了不用,你还死乞白赖的,你想干嘛呀?”
  秦梓煜这才发现林雪的身边还有个女孩在,“你谁啊,我跟林雪讲话呢。”
  “我。”她把手搭在林雪肩膀上,指指自己,“我是林雪的朋友,不行吗?”
  “林雪,她是你朋友吗?”秦梓煜看向林雪,她的朋友应该像她一样很温柔的,怎么会交这么一个朋友呢,怎么想都想不通。林雪趁着他俩掐架的空挡溜走。
  “你的女朋友已经走了。”女孩一脸戏谑地看着秦梓煜,冲前面努努嘴。
  秦梓煜愤恨地向她伸了下手,“有你的!”
  女孩瞪大眼睛,一脸挑衅的看向秦梓煜,那眼睛分明在说,你想怎样?
  在女孩的攻势下,他终究败下阵来,嘀咕了句,好男不跟女斗。骑上自行车去追前面的林雪……
  一个月后,唐明朗回来了。就像一个月前,他即将离开的那个晚上一样,他的脑子里都是林雪的一颦一笑。他在外地出差的一个月里,他确定了自己的内心,就是想守护她一辈子。回来后,他交代完工作就去了咖啡小筑。
  明朗推门进入,四处看着,发现那个小身影没在,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与他相反的倒是站在工作间里的女孩,一改往日的愁肠,她笑容满面的看着他,“先生,请问还是老样子吗?”
  “你知道我喝什么?”他有些惊讶。
  “嗯,无糖黑咖啡,对吧。”女孩边说边把咖啡给他,顺道把自己做的蛋糕也一起送给他,“这是我们店的赠品,很好吃哦。”
  明朗有些尴尬的接过蛋糕,他向来不怎么吃这种高热量的奶油蛋糕,可又不好拂了人家女孩的心意,也就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他把钱交给她,“请问今天林雪没来上班吗?”思忖再三,他还是问出心中疑问。
  “她以后都不来了。”
  “为什么?”
  “不知道,也许我们这里的庙小吧。”女孩说完转身冲咖啡,冲完又转身把咖啡交给他的同时,介绍自己,“我叫苏珊。”虽然他的话里都是林雪,但是能和他聊上天,已经很开心。不像一年前,自己因为他的样貌而不小心泼了他一身咖啡时那样,只是寥寥数语,这就足够了。
  明朗尴尬的道过谢后,走向常做的座位,只是这次似乎有点心不在焉。他打开笔记本,却无心工作。他拿出画纸,却又灵感全无。坐在沙发椅上,却又如坐针毡。他想着,是否该联系下林雪,可发现自己没她的联系方式。去她读书的学校,却恨自己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想为她做点事,但又无从下手。他只得将笔记本合上,放进包里出门开车。
  他把车开的很慢,生怕错过路上的行人,不,应该说是怕错过林雪。许是上天感受到他的焦急与坐立不安了吧,居然让他看见她了,真好,终于找到你,他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好似小时候十分珍贵的一样东西,找了许久,一直都未找到过,直到某一天的某一个契机里,居然就找到了。他连忙把车停稳,下车,叫住她。
  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她转身,于万千人群就这么看见他了。她推着自行车,而他双手插裤兜里,微笑的看着,缓缓地走向她。她不是没看见他的车,她心内的一份仅存的悸动被现实打败了,她不能害他,他值得拥有更好的女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