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遇见】主席的位子、孩子、票子(小说)

  我来到办公室就听到一个消息:组织部有一个文件,每一个正科级一把手照顾一名子女,来拿财政全供工资。文联任主席是正科级一把手,可以照顾一个。其他副主席就不能有这样的待遇。大家议论起来,这是县领导对一把手的恩典。县领导团结了一把手,就可以得到一把手的拥护支持。副职就太多了,情况也是都不一样的。年轻的副职,不照顾他的子女,也没有多少意见。因为他们的子女还小,他们今后也有提拔的机会。年龄大的副职,县领导照顾他们提拔起来当副职,已经不错了,他们也没有想自己的子女受到特殊照顾的。
  涉及到文联任主席的子女问题,就有了不同意见。有的一把手不需要考虑的,因为二十多年来计划生育政策的关系,许多的一把手只有一个孩子。但是文联任主席是两个孩子,而且两个孩子都不是财政全供单位。有的人重男轻女思想,说必须照顾儿子的。有的思想比较先进,必须照顾女儿的。但是,其他人是无权决定的。很快结果出来了,任主席照顾了女儿。女儿调入财政全供的单位上班了。
  有的人开玩笑给主席说:“女儿是老父亲的贴心小棉袄,你就是偏心呀。你怎么不叫儿子调入财政全供单位上班呀?”
  “我在家里就是不做主的,在家里全家人商量,民主投票。儿子、女儿、妻子,女婿、儿媳每人一票,儿子只有一票。自然结果就是把女儿调入财政全供的单位上班了。”任主席乐呵呵地说。
  于是有的人说任主席太糊涂了,怎么叫女婿也来参与投票呢?有的说:儿子、儿媳,应该有两票同意儿子调入财政全供单位才合情理呀?难道说,儿子自己不同意自己调入好单位上班?还是儿媳不同意她的丈夫调入好单位上班?
  有的人说:别听他忽悠人了。一把手的话,你全当真,就被忽悠了。一同事看着我,问:
  “你认识任主席的儿子吧?你们都是广电局的同事。他会不会把组织部照顾他父亲一把手的一个财政全供名额,让给他的妹妹?难道说,他的妻子,也同意让给他的妹妹吗?任主席不是说,儿子得了一票吗?”
  “依我看,可能任主席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同意女儿调入财政全供单位的。投儿子票的,是任主席的老伴的。俗话说,母子连心,老母亲投儿子一票,也是一种态度吧。”我微笑着说。
  “你这样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一次县领导照顾了88个一把手子女拿上财政全供的工资。虽然有许多人高兴,但是很快就有省市纪检委来调查了。但是,调查的结果,也是不了了之了。
  年底县领导研究,一批到线的干部要退二线,离开领导岗位。正科级一把手53岁,正科级单位副职52岁,副科级副职51岁,副科级虚职50岁,就一刀切到线了,全部让位离职。
  文联几个人议论,任主席一把手正科级正职今年53岁了,应该退位的。他想退位吗?退位之后,女儿的财政全供工资,没有什么担忧了;儿子的工资不是财政全供,怎么办?是不是临退位之前,要求解决儿子的财政全供工资问题?
  “有的说,组织部已经明确表态了,不会再照顾他的儿子了。有的说,不解决他儿子的财政全供工资问题,他就不退二线不让位的。”同事看着我说“你的电视台记者同事,消息多,是不是我们文联马上换主席了?”
  “换主席的事情,我没有听说。我听说,任主席到广电局活动了,要求广电局的领导班子,一定要把他的儿子推荐为副科级后备干部。许多记者说:广电局领导就号召大家投票,本来组织部要求广电局推荐三个副科级后备干部,但是为了照顾为了任主席的儿子,广电局要求大家推荐四名副科级后备干部。最后唱票结果,前三名的票很高的,任主席的儿子得票和第三名的得票也差很多的。总算给任主席的一个面子吧。”我说的这一个消息,让大家就来了兴趣。
  “任主席还是很有心计的吧?这一次儿子被广电局推荐为副科级后备干部,他再去组织部一活动,马上提拔起来副科级干部了,自然就变成财政全供工资了。这就是一箭双雕的好方法。”
  “计划赶不上变化。组织部叫广电局推荐三名,说不定只提拔两名的。何况他的儿子,推荐票最少。”
  “现在的事情很难说的。等着看吧。几天就出结果了。”我微笑着说。
  下班走到门口。保安微笑着说:“换一大批一把手,文联任主席是不是马上要退位了?”
  “不太清楚的。”我说。
  “如果文联任主席退位了,哪一个副主席可以接班当主席?”保安继续微笑着问。
  “说不清是哪一个副主席接班,也可能组织部从外单位调来一个人当主席的。”我也微笑着说了几种可能性。
  “有人说,任主席已经53岁了,他不想退,也得退的。”保安继续微笑着说。
  “这是很难说的。我也不是组织部领导,就是组织部研究了,叫谁退二线,书记不同意,也是不能退二线的。”我微笑着说了,就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刚上班,任主席就把我叫到他的主席办公室,问:“你给门口保安说,我退二线了,副主席也不一定接班,从外单位调入文联直接当主席。”
  我马上笑着说:“保安问我,你退了,哪一个副主席能接班?我说,也可能从外单位调一个人直接来当主席的。”
  “你就告诉保安吧。书记不会让我退二线的。我退二线了,文联的工作,就没有谁有能力继续干下去的。”任主席很有信心地说,并且拿出来五份儿报纸。
  报纸介绍曲坡抬阁的文章,也发表出来五大篇,有省报,有市日报,有晚报,还有商报、广播电视报。
  《洪河风》新一期印刷出来了。是一个关于曲坡抬阁的“特刊”专辑。彩色的《洪河风》图文并茂,很多的专家学者,各级的大小领导,男女老少的演员队伍,煞是热闹。这一期《洪河风》编辑印刷2000册,送给各乡镇、各单位、影响很大的。
  星期三上午文联开会,任主席喜气洋洋地说:“县领导研究结果已经出来了。其他退二线的干部已经交接工作了。书记明确了,我不能退二线的。我退二线了,文联的工作怎么办?谁有能力干好这一个工作?有的人说我到了53岁了,不想退,也得退。有的人说,哪一个副主席接班也不合适,从外单位马上调入一个人来当主席的。这话传的比较远,人员也很多的。门口的保安见了我,也问:你退二线回家休息多好呀?选一个放心的副主席接班吧。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话?我放心不行的,书记不放心怎么办?书记已经明确表态,不让我退二线了,领导不让我退二线,我就继续干。”
  文联开会,这一次又响起来热烈的掌声。
  下班的时候,我看见保安,就说了任主席找我谈话的事情。保安就笑着说:“文联好几个人都盼着他退位的。他找你谈话,是不是也找其他人谈话了?”
  “找其他人,我不知道。找我谈话,叫我告诉你,书记不同意他退二线了。他继续当主席,继续在位干工作的。”
  “他肯定不想退二线的。他找了领导,领导不让提。前几天,有一个半仙给他测字了,说他官运还正旺呢,想退也不能退的。”保安笑着说了,又自言自语地接着说:
  “看起来,半仙这一次测字,算命真准呀。”
  “他主席叫半仙测字、算命有效果了,你有机会也叫半仙给你测字、算命,看看怎么样?”我微笑着说。
  “明天晚上,半仙还来。你要是有时间,就来看看,我值班的。”
  “我估计不能来的。你测字,给我说一说情况,就可以了。”
  保安测字之后,看见我就说了情况。任主席测字,写了一个“明”。半仙说,这是日和月的组合,日月同辉,你写的字,很有力度,刚劲有力,年富力强,五十多岁,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命运很好,官运还和强,所以,就不会退二线的。保安看见半仙,也说想请大师,测字。半仙就说:你写字吧。保安也写了一个“明”字。半仙看了半天,说:你的这一个“明”字,写得少气无力,没有什么官运,你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过一月算一月了。
  我听了就笑了。
  保安说:“都是一个字,他半仙,说的不一样。你看准不准?”
  “任主席的准了。主席请客没有?给你测字不准,你不高兴了,就不要请半仙的客了。”
  “我不请他的客。但是大院里边单位的干部,请半仙的不少的。到底准不准?”保安看着我问。
  “我也研究不清楚的。”
  文联任主席没有退二线,其他想当主席的人,就得考虑其他单位的位子了。组织部研究了正科级干部之后,又研究副科级干部,文联几个副主席谁也没有到外单位提拔使用。大单位的副职,来小单位任正职,但是小单位的副职根本不可能到大单位任正职的,就是到大单位任副职,也是很不容易的。
  文联“曲坡抬阁”正面宣传的力度,伴随着负面质疑的声音,是一次真善美与假丑恶的较量,喜忧参半的效果是无法令人想象的。
  在一个下午,我打电话给滑州县文联主席。我问了他在开发区的一次会议上的发言,是不是有铁的证据,可以证明曲坡抬阁是从滑州县拜师学艺才有了这一个表演形式?他得知我是文联的人之后,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他还是很肯定的回答:有证据的,资料,老照片,还有一些老艺人的家谱,都在证明,曲坡的老艺人是在滑州县拜师学艺之后,成立了曲坡抬阁表演队。并且邀请我去滑州县调查详细情况。
  我想:这么多人摆事实讲道理的质疑,县文联任主席仍然向县领导打报告,要在本县举办“曲坡抬阁”被评为“中国抬阁之乡”研讨座谈大会,拟邀请北京、省市、以及周边的专家名流300人来研究,如此大规模的会议,新天地宾馆安排接待、吃饭等旅游事项,计划三天时间,人均450元,合计15万元经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