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 30章 皇女 寒子夜

029皇帝驾到 皇城,邪王府。
陌弦月没见过古代王侯将相的府邸,原来的世界里历史遗迹倒是不少,不过被破坏的也差不多了,至少每个朝代的风格都还是有差别。
如今在邪王府,倒是真正见识了一次,不愧是王爷的府邸,与一般的地方相比,自是尽显奢华。
“本王丢不起这个人!”见陌弦月有兴趣的打量,琴无邪冷哼一声,单手就要将她搂过来,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天了!
“嗷……”小白见陌弦月要被轻薄,健硕的身子就扑了上去。
“王爷,小心!”战云一个机警的喊道。
琴无邪身形一晃,脚下已然转了半圈,离开了原处尺许。小白见连他衣角都没有碰到,立刻就龇牙咧嘴了,继续朝着他扑过去。
光是看着小白那森白的尖锐的牙齿就在人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刺激,心想:若是被咬到了,肯定一块肉都没有了。
小白能否咬下一块肉来,前提是看它所攻击的对象。
若攻击的对象是猛虎一只或者猎豹一只,又岂会有狼嚣张的空间?
琴无邪冷哼一声,双手聚掌成爪,锐利的眸子比起小白那双绿眸中闪烁的危险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白色扑上了黑色之时,黑白的对比鲜明,琴无邪对上那么一个庞然大物依旧未有任何畏惧,反倒是有些嗜血的笑容。
只见琴无邪身影利索,小白毕竟是四脚着地,移动尤其是转弯没有人类这么敏捷。
一阵交缠,小白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外加喘着粗气,双眼凶神恶煞般,撕开血盆大口,扑咬上去。
在一个转身之后,琴无邪眉间一挑,身影微微退开些许,紧跟着双臂一撑,一只手臂已经横到了扑来的小白下颚前,两指一勾,紧紧扣住了小白的咽喉处。
“王爷……”对小白情有独钟的严律立刻担心的喊了一声。
绝情和辰辰两人也是一个紧张,绝情手中剑握紧,要是琴无邪真的动手,他绝对要小心保护小白。
对付如此的一匹狼,琴无邪下手可不温柔。
“住手,琴无邪!”陌弦月一怒,立刻就从指缝间射出了两根银针。
但琴无邪一早洞悉了她的意图,率先将小白庞大的身体拎着作为了自己的盾牌,陌弦月眼一挑,立刻就一挥袖子,几根银针顿时换了一个飞去的方向。
“噔噔噔”几声,丰城碧侧过了身子,那些个银针就整齐的刺入了柱子之上。
琴无邪一笑,单掌凝聚了三成内力,朝着小白的身上打去,小白的身体顿时被击打飞去,摔落在地上,勉强才稳住了身形。
“嗷嗷……”小白前腿趴着,耷拉着脑袋,用一种警惕的目光斜视着琴无邪,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那是被惹恼但是却无能为力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狼对于比自己强大的敌人还是会选择明哲保身的,尽管这两年都是跟陌弦月在一起,但是陌弦月并没有改变它的本性。
总不能给它催眠,然后对它说,对敌人低头不是你的本性,你应该对坏人都扑上去攻击撕咬吧?
她可没有那个本事! “小白白……”辰辰从绝情手上跳下来,一脸疼惜的摸着小白。
陌弦月斜视着琴无邪,就听他道:“再有下一次,本王绝对不会吝啬,烤狼肉分发给王府的下人。”
明明是带着不悦的一句威胁而带着警告的话,可是从王爷的口中说出,怎么那么……暧昧呢?
小白怨恨的瞪着琴无邪,但是吃到了亏的它,不敢继续动粗。
“坏叔叔,欺负小白白!”辰辰转头看琴无邪,经典的坏叔叔话题又出来了。
上官玄等人嘴角不正常的有些扭曲,强忍住了笑意。琴无邪脸色则是有些怪异,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琴无邪,你要是没肉吃,我不介意把你后面几个人给放进锅里去煮一煮。”陌弦月懒懒散散的说道,视线有意无意的从琴无邪后面的四个人看过去。
丰城碧、丰城绿、上官玄和严律四人顿时一个寒颤,毛骨悚然,他们绝对不怀疑陌弦月说的话是假话。
“陌姑娘言重了,我们区区几人的肉,实在是不配端上王爷的桌。”严律笑呵呵的道。
“是吗?”陌弦月歪了歪头,“换句话说,你们也只配喂府里的下人……跟我家小白一样。”
“呵……”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陌姑娘说话可真不给面子。
“过来。”琴无邪邪笑着,对陌弦月招了招手。
“你过来!”陌弦月抬头,朝他勾了勾手指,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再次陷入了外人难以立足的地步。
两双同样傲视天下的眼睛对望,谁也不肯松懈些许,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就怕一个不小心就破坏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或者说,更像是害怕被两个人周围的气场给震慑的魂飞魄散。
终于,在众人以为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稳定之后,突然的动作却是让他们一个个都惊悚了。
陌弦月跟琴无邪两人十分有默契的动作了,不是两人之间的和平,而是战斗。
眨眼间一黑一白两个人就打斗在了一起,出手的招式带着白白的气,显然两个人都不是当做儿戏。
严律几人为明哲保身,赶紧都躲到了角落里去,绝情也抱着辰辰到了旁边去,下人们的心脏承受能力似乎也不差,都没有尖叫起来。
红木桌椅,横梁,两个人快速的穿梭着,而且全身上下尽是严肃。
“姐姐,加油,打坏叔叔!”辰辰在下面看着不亦乐乎,还一边拍手助威,跳着脚。
陌弦月没有抽空跟辰辰说话,对付其他人可以松懈一些,但是对待强者琴无邪,她可不会有丝毫放松。
琴无邪对陌弦月的身手也略感诧异,就算是莫轻狂,也不会是她的对手。而她身上的隐藏气息,却是从外表看不出任何来。
严律在一旁摸着下巴,丰城绿察觉到了狐狸一样的他,然后靠近他,问道:“老严,你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陌姑娘……跟我们王爷还挺般配……啊……”严律的话未说完,一根折断的梭子就朝着他飞了过来,速度快的他差点没躲过去。“太恐怖了……”
陌弦月抽了个空,给了严律一梭子。
正当两人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外界突然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
030…我的人
一句“皇上驾到”顿时让严律几人的脸色变了,倒是琴无邪的神情,再淡然不过了。
陌弦月却是没有关注皇帝是不是驾到了,她刚好找到了一个人,可以将她的武功强度试验出来。
要知道在这两年里,她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去研究这副身体,首先便是她的武功。
百草也没有吝啬,教了她不少的功夫,却从没有试验过,以至于不清楚到底对人有多大的作用。
琴无邪是高手,交手的这些许的时间,已经让她体会到了快乐,虽然不及她用暗示的速度,但是打一场却也感觉酣畅淋漓。
然而,皇帝的突然驾到也让琴无邪收回了手。
陌弦月一掌过去,琴无邪侧身,没有再出手,而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带到自己怀里,看着不悦的她,问道:“玩的没尽兴?”
“你说呢?”陌弦月不高兴的反问。
琴无邪微微一笑,眼眸深邃,“乖,等打发了外面的人,本王再找人陪你。”
“有你的身手?”陌弦月挑眉问,却没有将腰间那一只爪子从腰间移开。
“王府的人,任你挑。”琴无邪很大方的道,“若是还不满足,尽可找本王,本王可不会念你是女人就手下留情。”
“我也不会念你是王爷就放你一马。”陌弦月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显然琴无邪这一个做法合了她的口味。
对于陌弦月的无礼琴无邪并没有怪罪,或者说,即使怪罪了,陌弦月也绝对不会放在眼里。
陌弦月给人的感觉很朦胧,她展示给人的可以说是一种嚣张,蔑视一切的高傲,无论是对上莫轻狂,还是大丰小丰,亦或者是南王、邪王,她都淡然的看着,完全不将他们的身份看在眼里。
嚣张的同时有给人以神秘,她的周身有一层朦胧的气焰笼罩,想靠近,却又害怕被灼烧。
危险夹杂着从容,她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女子,偏偏那一身都是毒,即使严律很想深入的了解也没法。
此外,还有他们王爷,似乎对这陌姑娘的态度不太一样。
“走,陪本王去见见南诏国最有权利的男人!”琴无邪大手一捞,便将陌弦月给揽着朝正厅走去。
陌弦月挑了挑眉,却没有拒绝,道:“男人也很多嘴。”
其他听到的人不解,琴无邪却笑:“这叫唯恐天下不乱!”
皇帝会亲自前来邪王府,想来并不是因为邪王因为回来之后没有上朝参见,而是因为某人在皇帝面前嚼舌头了。
陌弦月是昨天跟琴无邪说好了来邪王府的,今天来这里之后凳子还没坐热呢!
严律在后面看了眼那凌乱的房间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哥,王爷心情好像不错啊!”丰城绿走在后面,跟丰城碧咬耳朵。
“可能这次看到南王那像是见鬼了一样的眼神,比较高兴吧!”丰城碧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的确,昨天他们在街上与琴慕锦碰面的时候,琴慕锦的脸色就是一片铁青。原以为有九成的可能性都不在的人,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了面前,他的脸色怎么会好看?
上官玄从大丰小丰身边经过,敲了敲丰城碧的肩膀,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样子,叹息道:“眼睛都长哪里去了?王爷心情好,那是因为陌姑娘。”
说着,摇头晃脑的从两兄弟身边走了过去。
严律也看笑话的晃了过去,丰城绿捣捣丰城碧道:“大丰,我可不可以晚上给上官送个女人去被窝里?”
“你不怕他的毒药大可以去。”丰城碧幽幽的道。
丰城绿闭嘴了,跟有毒药的人打交道,绝对是极为危险的事情,上官玄如此,陌弦月更是如此。
战云领着绝情和辰辰先去找地方休息了,还有没有了压迫之后又开始趾高气昂的小白,但是小白也在叹息——妈的,全身好痛啊!
正厅之中,一身精致的黑色锦缎男子站立,胸前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颀长的身躯,黑白交杂的头发束起,用金龙束冠束起。雕凿刻斧的脸庞,并不年轻,五官锋利,不怒而威。
后面的太监已经浑身颤抖了,虽然邪王一向如此,就是皇上也不放在眼里,皇上对他的无礼也很放纵。但是自今朝南王说邪王身边有一名身份可疑的女子,而且关系颇深,就让他动怒了!
这不,皇帝坐撵车来王府的路途,周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琴无邪是搂着陌弦月出来的,陌弦月由着他,只要不触碰到她的底线就可以。她本来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更别说会担心琴无邪跟那位南诏皇帝之间的关系了。
一黑一白,一高一矮的身影出现在正厅中,琴祯顿时眉峰一凛,视线落在了琴无邪身侧的白影身上。
“臣等参见皇上。”后面跟随的严律等人已经行礼,面上尽是严肃。
“父皇!”琴无邪这才松开陌弦月,微微躬身行礼,倒是没有下跪。
陌弦月也是跟着琴无邪的动作,微微福身,没有开口,可将这皇帝无视的紧。
“大胆,见到皇上竟敢不行礼!”琴祯身后的老太监已经尖锐的指着陌弦月了。
老太监的话一出口,琴无邪与陌弦月的视线同时看向他,陌弦月挑眉,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就见那老太监先是颤抖了一下,继而脸色一白……
琴无邪占到了陌弦月的身前,当初她的视线。陌弦月皱眉看着高高的背影,不悦!
“徐公公,这里是邪王府,跟本王说规矩,你还没资格!”琴无邪也不将琴祯放在眼里。
徐公公的脸色一片苍白,当即就挪动身子跪了下来,“老奴该死,王爷恕罪!”
“念在徐公公服侍父皇多年,本王这次就不与徐公公计较,下不为例,起来吧!”琴无邪说话的同时转向了琴祯。
琴祯对琴无邪的态度采取的算是放任的态度,并没有因为他这藐视的态度而发怒,跟没有惩治。
琴无邪离开,让琴祯可以看到身后的陌弦月,陌弦月不说话,却感觉琴无邪的气势还不错。
陌弦月与琴祯对视上,看到了那威严的男子,只是眼底的,是隐隐的刻薄。
“她是谁?”琴祯问,视线却为从陌弦月脸上离开。
“我的人。”琴无邪回答的简单,含笑看着陌弦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