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 34章 皇女 寒子夜

033街头纵马
琴慕锦的宴帖,不为他自己所举办,而是为他的宠妃,据说是皇城第一美人,如今南王的侧妃的生辰。
皇城第一美人,**燕,当今太傅千金,千娇百媚,冰肌玉骨,为人淡漠异常,却独独对琴慕锦倾心。
一年前,皇帝下旨,**燕宁可屈身下嫁琴慕锦为侧妃。凭借那无与伦比的容貌,终究博得南王欢心,从此独宠一人。
按照规矩,即使是王爷的正妃也没有此殊荣,但是琴慕锦却还是小题大做,其中的猫腻可见。
对其他皇子来说或许并无什么重要之处,但对琴无邪来说,就大有问题了。
鸿门宴! 六月初十,太阳毒辣异常,仿佛出去就能将人给烤焦了。
陌弦月本来说什么也不肯跟琴无邪出门的,但是那张宴帖上特意标注了她的大名,琴无邪自然是说什么也不准她溜的。
至于一向讲求公平的陌弦月来说,琴无邪的威胁她自然是不放在心上的,除非他有能够让她觉得勉为其难前去的理由。
而这一个理由,恰恰是琴无邪身上那一块特殊令牌,几经调查后,将目标锁定在南王府。
当初萧白跟赤焰说的凤凰令是最为特殊的令牌,并且假造的也只是那种普通的而已,既然琴无邪手中有特别的,也就是说并不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中!
萧白跟赤焰到底是没有查清楚还是故意隐瞒?
陌弦月思考了些许,决定还是走一遭,琴慕锦那里真有什么线索,用琴无邪的话来说,就是挖地三尺也会给她挖出来。
为防止自己被晒黑,陌弦月在脸上头上蒙上了一套白纱,偏偏琴无邪说邪王府没有马车,只能骑马。
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在任何人见到的第一眼就会觉得是美人一个。
琴无邪第十二次转头去看那在马背上晃悠悠的女人,仿佛随时都会摔下马背一样。
终于,他再也看不下去了,稍稍拉住缰绳与陌弦月的马匹齐头。紧接着直接伸出猿臂,意欲将旁边的人给抱过来。
“不想手废了就给我收回去。”懒洋洋的声音飘了过来,还带着些许的睡意和不满。
严律等人统统移开了注意力,这几天这种你争我夺的戏码他们已经看了很多了,而通常要么是王爷被无视,要么就是两人拆房子。总结来说,还是少见为妙!
听闻陌弦月的话,琴无邪当即挑眉,没有收手,而是当机立断的出击。
陌弦月眼神一凛,立刻提气准备应付。
然而,狂乱的马蹄打断了她的动手,在身前处,两匹高头大马驰骋而来,践踏在路上的摊位之上,路上的所有物书立刻飞溅开来。
“驾——”马背上的人一脸兴奋,继续鞭策着,丝毫不在意马是不是会伤人。
趁着那空隙,琴无邪将陌弦月手臂一把抓住,快速的就将她转移了一个方位,抱到了自己的马背上。
陌弦月此时却没有拒绝,而是迅速的出手,用的是朝着她飞来的两个梨。
只听“砰砰”两声,马背上的两人顿时迎面遭受到了不明飞行物的攻击,当即一个仰头,整个从马背上栽了下去。
马受惊撇下主人跑了,一身紫色锦衣的男子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谩骂:“他娘的不想活了,敢挡本公子的路!”
一长鞭朝着陌弦月甩过来,琴无邪伸手,接住。
琴无邪单手横在陌弦月的腰间,另一手抓着鞭子的一端,甚至看起来一点劲都没有,但是在他身前的陌弦月可是能够感觉到他肌肉的紧绷。
“砰”的一声,就见那青石块的地面上裂开了,陌弦月原本的马也受到了惊吓后退几步。
那人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狗吃屎,样子极为不雅。
“舅舅……”那另外一个锦衣男子见此,立刻紧张的爬了过来。
摔着的人头部的位置立刻溢出了鲜血,一动也不能动。街上的人纷纷散开,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说琴无邪他们大祸临头了!
对此琴无邪跟陌弦月别说会有大祸临头的样子了,两人的表情真是再平静不过了,好像就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陌弦月眼尖,看到了从地上紫色锦衣男子怀里掉出来的方小说西,一个玉质的盒子,隐隐透着些许的寒气。
一根银丝从陌弦月的袖口飞出,片刻后,那玉质的盒子已经到了她的手中。
“大胆何人,竟敢……王兄?”锦衣男子当即就朝着陌弦月吼去,结果率先看到了她身后的琴无邪,立刻就换了语气。
“唔……”紫色锦衣男子捂着头,缓缓的爬坐了起来,那喊琴无邪王兄的人,也立刻就到了他的身边。
“舅舅,您怎么样?”琴韶铭一张不足二十的年轻而略显稚气的脸,此时满是惊恐。
上官玄驱马到琴无邪身边,道:“王爷,是十四皇子和孔国舅。”
十四皇子便是那稚气的锦衣男子,孔国舅,则是十四皇子琴韶铭的亲舅舅,丞相唯一的宝贝儿子,孔晟。
孔晟也不过二十出头,自幼就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花花公子哥,人长的是不错,但是仗着自己的姐姐是后宫贵妃,并且还是孔相唯一的宝贝,自是无法无天。伤天害理的事情做了不少,却不会有人敢动他。
此时见到自己手中一手的血,娇生惯养的公子哥自然是惊呆住了。
“快、快给本公子叫御医……”孔晟惊慌的喊着,然后又透过满头的血看向了那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的马背上的两个人,吼道:“小外甥,快,给舅舅叫人来,把他们给我拿下……”
孔晟说话的时候赶紧被脸色更白的琴韶铭给捂住了嘴,心中警铃大作。
任何人都会给自己的小舅舅一个面子,但是邪王从来都是铁面无私,手段残忍,更不会对你的身份有何畏惧。得罪了他,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琴韶铭,你干什么?”孔晟扳下琴韶铭的手,挂着血的脸,无比狰狞。
“舅舅,是……是王兄……”琴韶铭偷觑琴无邪,声音打颤,脸色越发苍白了几分。
后宫之中,皇后贵妃势如水火,琴韶铭与他的皇兄琴慕锦是贵妃所出,而琴无邪则是皇后膝下独子,两方之间有着极度的矛盾。
从小琴韶铭就被教育见到琴无邪要避而远之,自己的舅舅更是如此。而现在,竟然装个正着,他自是骇破了胆!
孔晟却没有理解清楚琴韶铭的意思,战栗着站了起来,刚好巡逻兵来到,他立刻趾高气昂的指着琴无邪道:“来啊,给本国舅将他们拿下,乱棍打死!”
琴无邪嘴角带着邪肆的笑容,分外危险,这夏日,似乎更不太平—— 034交流感情
孔晟从来都是在家里人的保护之下过活,并且也有专人看着他,不让他出现在邪王的面前。
饶是皇帝也不会不给贵妃以及丞相面子,孔晟也算有恃无恐。整个南诏国只有一个人是能够摘下他脑袋的,这人便是琴无邪!
“参见邪王殿下!”那巡逻的士兵见到马背上人的模样,纷纷惊骇的跪下。
“你们这群笨蛋在干什么?快给本国舅把他们乱棍打死!”孔晟一手捂着头,一边颐指气使。
“舅舅……”琴韶铭都快哭了,脸色已经近乎透明。
“大胆,竟敢对邪王殿下无礼!”严律厉喝一声,从一旁侍卫手中夺过长矛,直抵孔晟喉头。
孔晟顿时头一缩,整个跌坐在了地上,还念念有词:“你、你、你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孔贵妃的弟弟,孔相唯一的儿子孔晟是吗?”琴无邪曼斯条理的出声。
琴韶铭听着那阴阳怪气的声音顿时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冷了,当即就转身跪了下去:“七王兄高抬贵手,舅舅不认得您!”
琴无邪的视线从琴韶铭的身上掠过,他驱马缓缓上前些许,淡淡的道:“琴慕锦要是知道他的弟弟对本王当街下跪,不知会有何感想?”
闻言琴韶铭连唇色也变白了,陌弦月凉凉的道:“你真恶劣,连小孩子都欺负。”
虽然是在指责琴无邪的话,不过却能够听出她语气中的兴奋。
“得到什么宝贝了?”琴无邪倒也没跟她计较,笑问。
“是好宝贝。”陌弦月心情显然不错,玩弄着手中的冰玉盒子,不急着打开。
琴无邪也挑了挑眉,伸出手指,轻轻触碰了那玉质的盒子,冰冷瞬间由之间沁入,让人从头凉到脚。
“那是南王侧妃的生辰贺礼,快给本国舅抢回来!”看出见自己用天蚕丝包裹的方小说西落入陌弦月的手中,立刻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孔晟的气焰并没有能够高涨起来,在他与南诏邪王之间,所有的人眼中都只有一个邪王。
包括琴韶铭在内,即使不是与琴无邪直接对视,而只是被他高高在上的看一眼,也觉得毛骨悚然。
“孔晟,当街纵马,罔顾人命,对本王出言不逊,打入天牢,择日候审!”琴无邪看着那满头血的男人,一字一字的说道。
“是,王爷!”巡城士兵激动大于惊吓,立刻纷纷上前捉拿孔晟。
“你们……你们敢,我是国舅爷,我有免死金牌,你们谁敢动我?”孔晟立刻就恼了,从身上就掏出了一块金灿灿的牌子高举,“见金牌如见皇上,你们……”
“啪”的一声,打断了孔晟嚣张的话语。
就见那本来还是一块金牌的,却在外力的攻击之下变成了碎料,而出手之人快的无人知晓。
免死金牌被毁灭,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孔晟以下犯上,还不将他拿下,打入天牢?”严律快速从金牌被毁坏的事件中回过神来。
众多士兵也是如梦初醒,饶是孔晟再怎么叫嚣,这次也是众口难调了。
琴韶铭瞪着眼前地上的金色碎片,心跳如同停止了一般。
免死金牌,是南诏皇帝陛下的化身,金牌碎裂,意指琴祯……死!
琴无邪握着陌弦月的手把玩着那小小的玉盒子,又看了眼已经六神无主的琴韶铭,道:“十四皇弟,现在你该回宫了。”
一直到琴无邪等人离去,琴韶铭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王爷,免死金牌被打碎了。”上官玄提醒道,神色也不太自然。
琴无邪无所谓的冷笑,“本王倒是不相信,那一块令牌被毁了,那位皇帝就会一夜暴毙。”
听着琴无邪的话,严律同上官玄同时打了一个寒颤,打烂金牌的人……是王爷您自己啊!
“我是想废了那个人的手。”前面的陌弦月出声道。
“那种废物的手废了有什么用?倒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琴无邪道。
“你别想再把我拉下水!”陌弦月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跟本王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下不下水也由不得你!”琴无邪邪肆的笑着。
陌弦月瞪了他一眼,“你若是把我惹火了,我会让你尝试到世界上最后悔的滋味!”
他一点都不怀疑陌弦月说这话的真实性,张狂的道:“本王什么事都敢做,就是绝不会做后悔之事!”
严律、上官玄无语望苍天了,这两个人,怎么说呢,其实还是有些相像的。
玉盒子是一种特殊质地的玉石所制而成,只有在极寒之地才能够找到,一小块就能够让炎炎夏日之下的人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寒凉,更何况是这么一个雕琢出来的盒子呢?
陌弦月和琴无邪都觉得很舒服,这方小说西在夏日确实是宝贝。不过陌弦月所说的宝贝,并不是这盒子本身。
“王府有冰窖。”琴无邪道。
“连这种方小说西都能弄到的人,绝不是一般的人。”陌弦月语带讽刺。
琴无邪无视了她的讽刺,只道:“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不过接下来,那只特定的鸟能不能飞出他的手掌心,就看他的本事了。
马蹄飞奔,不到片刻就来到了南王府。
朱红色的钉子门顶,黑底金字的“南王府”三个字高高挂起,门口两头雄狮站立,不怒生威。
“这两只狮子不错,比你王府门口的大。”陌弦月点评。
闻言众人顿时哭笑不得,旁边又有人道:“九王兄的府邸果真是气派非凡啊!”
“见过邪王,王爷已经久等了!”南王府的大管家亲自迎接。
其他几个来到的皇子看到琴无邪,立刻把路让开,还低着头,显然是低人一等。对他,是羡慕嫉妒恨居多!
琴无邪带着陌弦月往里面走,忽而又凑近了她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记住,见到**燕,不要使用瞳惑之术。”
两人如此交颈,倒像是在“交流感情”,暧昧的让人脸红。
众多皇子对望,十分诧异:莫不是……邪王真的要纳妃子了?
陌弦月也有些诧异,当然,她是因为琴无邪的话。琴慕锦的侧妃**燕,这个女人难道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然而,陌弦月很快就知道为什么琴无邪要叮嘱她了,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