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 36章 皇女 寒子夜

035明争暗夺
琴无邪倒是不担心孔晟被抓之后琴慕锦会被牵扯在其中,从某些方面来说,琴慕锦跟他是有些相像的,至少,他们都不屑跟宫里的那两位“娘”有任何牵扯。
穿过精雕细琢的玉质长廊,陌弦月随琴无邪进入到大厅之中,宽敞而精致,奢华纷态。
琴无邪来的并不早,几乎是踏着时间点进入了大厅。
宴席散开,前来的人不少,从他们身上的衣着来看,大概都能猜到是一些非富即贵之人。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进入,喧哗之地顿时鸦雀无声,除了最中央的大宴席之外,其他都是独立的桌案,路中红毯铺陈,做表演之用。
主位上,自然是有身份的人才能入座。
陌弦月依旧蒙面,那透露在外的一双眼睛,却是让众人纷纷猜测,却又不敢直视于她。
琴慕锦依旧一身红衣,妖媚异常,与他相称的,是身侧一身紫衣的女子,同色轻纱掩面,眉间艳红花钿一点,露出的双眸妩媚动人却显冰冷。光是那一双眼睛,则已然让人惊叹万分。
那紫衣女子,便是琴慕锦侧妃:**燕。
陌弦月的视线与**燕对视上,她很快就发现了**燕眼眸的不对劲,从远处看是黑色的眼眸,但是若是细看,亦能发现她的瞳孔有着异于常人的灰色,且有其他怪异之处。
“王兄,陌姑娘,请。”琴慕锦起身,妖娆的笑容挂在脸上。
琴无邪坐上主位,与琴慕锦并排,陌弦月就坐在他身侧,低头玩弄手中的玉质盒子。
**燕自陌弦月进来之时目光便是跟随着她,此时见她手中的玉盒,即刻给琴慕锦一个示意的眼神。
琴慕锦不动声色,望向了陌弦月的手,笑道:“陌姑娘手中的可是寒玉石?”
“嗯……”陌弦月慵懒的应了一声,促狭的眉从琴慕锦的脸上掠过。
下方之人见此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邪王目中无人,没想到他身边的一名女子也这么目中无人。
“据本王所知,寒玉石那是极寒之地经千年形成,陌姑娘手中寒玉石,来头可不小。”琴慕锦皮笑肉不笑,“看来王兄对陌姑娘极是宠爱,喜事不远了!”
陌弦月与琴无邪的目光同时落在了琴慕锦的身上,琴无邪眯着眼,看不出来他是在想什么;陌弦月用一种危险的目光看着他。
“王爷!”他身旁的**燕突然喊了一声,那声音,似乎直射人的骨髓之中。
当下琴慕锦移开了与陌弦月相对的视线,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燕看向了陌弦月,却在同一时间里琴无邪举起了酒杯,“贡酒,好酒。”这酒杯,阻挡了**燕的视线。
陌弦月也在琴无邪举杯的同时移开了视线,倒不是害怕**燕,而是有些事情没有确定,现在还是不轻举妄动的好。
开席之时,舞蹈歌唱纷纷上阵,前面的空缺之处便是最佳表演之地。
一下人上前,在琴慕锦耳旁说了些什么,就见他眼中闪过了一抹戾气,挥手让他下去了。
陌弦月摘下了自己的面纱吃方小说西,白皙水润的面庞,算不上是惊艳,却也清秀可人,配上她身上的气质,倒也不觉得她那碍事的面纱是欲擒故纵的游戏。
“这是什么酒?”陌弦月喝了一口酒问琴无邪。
“这是贡酒,南诏国最好的酒。”琴无邪回答。
“还蛮好喝的。”陌弦月点点头,笑着眯眼睛,味道不错,跟果汁酒差不多,不过味道很纯正,也很香浓。
“这酒后劲很足。”言下之意不就是少喝一点?
琴无邪跟陌弦月两人说话,将其他的人无视的紧,有些前来给祝贺的今日的主人,也被忽略在了一旁。
**燕也取下了面纱,那一张脸,真可谓是倾国倾城了。艳若桃李,冷若冰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这样风尘妩媚的女子,不得不说,真的很养眼,如果她浑身不是邪里邪气的。
道贺的话语依旧,琴慕锦随性的喝酒,大手一挥,那些前来敬酒之人都立刻散开了去。
“王兄在路上见过孔国舅和十四弟?”琴慕锦终于问道,却是肯定的话。
“见过。”琴无邪回答的坦然。
“若王弟的人未传达错误,陌姑娘手中的玉盒,乃是国舅给燕儿的生辰贺礼,只是为何是在王兄的手中?”下人不说,他还不知道。
琴无邪放下酒杯,斜睨着琴慕锦,道:“你这是在兴师问罪?”
“岂敢?”琴慕锦打着官腔,但语中并未有丝毫不敢,“盒中之物乃是国舅寻遍五国才得来的至宝。”
“找遍五国才找到,看来我今天很幸运。”陌弦月幽幽的接过了话。
**燕眼神一凛,桌底登时有了动静。
一带着巨大的攻击力的内力形成刀锋直接劈向陌弦月,撩起在座三人的衣摆,直袭陌弦月。
不待陌弦月还手,桌底琴无邪脚一动,踩在了那刀锋之上,随即化散。
紧跟着琴无邪拿起酒杯,酒微洒出些许,却是在他的指尖形成了锐气,直扑**燕面门。
速度极其之快、之狠!
**燕避之不及,琴慕锦及时出手,那酒滴被他的掌风震碎,却留有细微的颗粒溅散,从**燕的脸侧擦过。
极细的血痕出现在**燕的脸上,外人是看不出什么,但陌弦月可是看得清楚。
她有研究过,这副身体主人的视力应该是接近三点零的超凡视力。
琴慕锦脸色登时铁青,怒气横生转向琴无邪,质问:“王兄是何意思?”
“这句话应该本王来问才是,你的侧妃是什么意思?”琴无邪曼斯条理的问,视线落在**燕的脸上。
被那毫无感情的目光一看,**燕脸色顿时难看,有些心惊的低下了头。
陌弦月倒是有些好奇,这**燕一看就不是个会低头的主,就算会低头也该是对她这位亲亲夫君南王才是,怎么被琴无邪一个眼神就给吓到了呢?
曼斯条理的喝着酒,陌弦月研究琴慕锦跟**燕的心理,不雅观却优雅的摸着自己的下巴,这是她在思考之时的动作。
“寒玉盒本王可以既往不咎,但是里面的方小说西,还请王兄归还。”琴慕锦知道,自己不能在这时候跟琴无邪对敌,只能放低声音。
琴无邪挑眉,转向陌弦月,问:“月儿,南王的侧妃很想要寒玉盒中之物,你意下如何?”
036美人之计 被征求意见的陌弦月并不好奇,也未露出其余的表情出来。
她看着琴慕锦,慵懒的一笑:“南王,若我不给,你打算用什么方式来夺回去呢?”
琴慕锦不语,**燕开口:“这位姑娘,寒玉盒中是天下间仅有两颗的还颜丹,是妾身拖国舅爷四下寻找,方找寻到此一颗。姑娘还年轻,还颜丹于姑娘并无用处,妾身愿以宝物与姑娘交换,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燕这话说得好,明明是我的方小说西,我还愿意用宝贝跟你交换,你都是受益的一方。
琴无邪冷睨了**燕一眼,却不担心陌弦月会因此就妥协了。
果然,陌弦月没有妥协。
她上下打量了**燕一眼,说实话,**燕无论是从样貌、身材还是神情等多方面来说,都有着无可挑剔的美,非常明艳动人。
只是,对美男都有免疫的陌弦月,怎么可能被女人的美色所迷?
她问:“大婶今年贵庚?看起来好年轻。”
琴无邪无防备,差点就把酒杯给吞了下去。陌弦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燕脸色瞬间铁青。女人最忌讳的是什么?有人说她老,年龄问题,这是女人的禁忌!
陌弦月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对**燕道:“对我来说还颜丹现在还没用,不过几十年之后用处可不小。你也知道要留着日后用,难道我看起来像傻瓜吗?”
**燕银牙咬得直响,若非这里人多,她绝对会对陌弦月动手……
下方之人分明看到了这周围冰冷的气圈,直打哆嗦,只能齐齐转移注意力,将视线置于歌舞之上。
琴无邪理了理衣服,对陌弦月道:“月儿,有些话放在心里即可。”
“OK!”陌弦月点了点头,“我想去个茅房。”
不等琴无邪招来下人带路,**燕已经在调整好之后开口:“妾身也想去,姑娘随妾身一起。”
琴无邪与陌弦月对望一眼,不点头,也不摇头,表情未变。
陌弦月起身离开,将寒玉盒暂时交给琴无邪保管。冰冷瞬间就蔓延了全身,的确,夏日里这方小说西很凉快。
“王兄似乎不满意我准备的歌舞?”琴慕锦阴冷的声音出现在了耳侧。
此时前方的空地红毯上有衣着曝露的红衣女子围成一圈舞蹈,所有的女子都容貌上乘,婀娜多姿,盈盈翩飞,动作流畅。红衣之中,一身闪亮金色纱裙女子赫然立起,轻纱掩面,神情妩媚,犹若万绿从中一点红,好不光艳。
那黄衣女子被围成圈的红衣女子抬起,居处高位,眼眸直视琴无邪这方。
任何人见到那一双眼睛也会觉得是勾引,尤其是男人,只要一眼,绝对就会被她吸引了去。
“她叫风尘,是烟雨楼新来的花魁,能歌善舞,容貌不比燕儿差。”琴慕锦在一旁给琴无邪解说。
“是吗?”琴无邪回答的冷冷清清。 这叫做美人计吗?
琴无邪心里暗笑,要是陌弦月知道琴慕锦给他来一个美人计,会不会也觉得好笑。
琴慕锦似乎是看穿了琴无邪的心思,又道:“风尘出自红尘,不过洁身自好,还未有过男人。另外,烟雨楼是什么地方,王兄是不是应该很清楚?”后面的半句话声音压低了些许。
琴无邪挑挑眉,看向了琴慕锦,就见他笑的一脸张扬。
“区区烟雨楼,本王还没放在眼里。”琴无邪笑。
烟雨楼是青楼,自古青楼就是情报最为集中之地,于他来说,烟雨楼还没有重要到让他特意去打探情报的地方。若他手下的人连他想要的情报都弄不到,那留着有何用?
琴慕锦端起酒杯啜饮,“本王只是为王兄考虑……风尘女子与乡野女子,王兄还是先体会一下温柔女子的服侍更好。”
一身黄衣的风尘已然走上前来,嘴角盈盈一笑,欲遮还羞尤为让人心动。
琴无邪眼神一冷,风尘意欲碰他的手僵住。
“一介风尘,本王还不放在眼里。”琴无邪的话让风尘脸色表情一变,琴慕锦杀气骤显。
其实琴无邪并不是介意青楼女子的身份,而是介意她背后的身份,替琴慕锦办事的女人……他可能会有兴趣?
“邪王,风尘女子又如何?奴家洁身自好,与常人无异,邪王用此眼光看奴家,可是王室之风?”风尘冷讽。
琴无邪并不动怒,鹰眼扫过她,就见她气势高昂,似乎就是在挑衅他。
起身,风尘就必须抬头看他。
他看着风尘,冷笑:“你与常人无异,但与本王有异。你的手段用到他人身上可行,于本王,你想攀附,本王现在就可送你见阎王!”
闻言风尘脸色一白,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起来,手心见汗。
任何人的心思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女人想用这种清高的姿态让人关注,可他琴无邪偏偏不吃这一套。
用严律的概括来说,琴无邪是拥有钢铁般的身体,金刚石般的精神,不管你是雕虫小技还是阴谋阳谋,敢在他面前耍,只要你不怕死!
风尘额上溢出汗珠,不敢再与琴无邪对视。虽然一早就已经接收过了特殊的训练,强迫自己冷静。然而真正与邪王对视,听到他的声音,都犹如掉入了炼狱之中,浑身发冷,恐惧弥漫周身。
“琴无邪。”不久之后,陌弦月就回来了,直呼他的名讳。
琴无邪移开脸看她,并没纠正她对他的称呼,看她的样子,大概知道了什么。
“燕儿呢?”琴慕锦起身问。
陌弦月与**燕一起去的,回来的只有陌弦月,琴慕锦自然会觉得奇怪。
“女人补妆需要时间。”陌弦月笑道。
“哼!”琴慕锦冷眼瞪了陌弦月一眼,然后甩袖离开。
陌弦月看到了一旁的风尘,道:“美人环绕,你艳福不浅啊!”
“回府。”琴无邪看都不看风尘一眼,从陌弦月脸上扫了一眼,又对身后不远处严律与上官玄吩咐了一句。
严律和上官玄立刻跟上,南王府还真是令人觉得讨厌。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
路上,琴无邪问:“查到你想知道的了?”
“差不多了。”陌弦月取出了一块令牌,是在琴无邪提供给她的地方找到的,正是伪造凤凰令,不过是半成书。
“陌姑娘,南王的侧妃……真的去补妆了?”上官玄弱弱的好奇的问道。
陌弦月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我把她绑了扔荷花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