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山遗老传

刘存善英雄一世,没想到到头来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他背着铺盖卷来到终山,想在此度过余生。
  刘存善已年过古稀,还患有风湿痹病,阴天下雨浑身的关节就痛的吃不住劲。他找了个天然洞穴,铺床展被住了下来。他心中已经绝望了,等带来的食物吃完后,他就整天躺在洞里等死。
  开始很难受,肚子饿得绞痛,整个身体掏空了一般,急需什么东西填补。可过了一段时间这种感觉竟然消失了,接着是种轻飘飘的感觉,好像灵魂要飞出肉体一般。昨天他还看见一只兔子和一条小花蛇来他家做客,可今天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剩下细微的感觉,他知道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消失,到那时就可以解脱了。
  就在他咽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忽然一阵香气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他求生的本能让他挣开了眼睛,他看见了手边放着一只烤兔和两个苹果。这不会是幻觉吧!他用尽浑身力气摸了摸,感觉很真实。他就想:反正是到口的食物,为什么不吃呢?不如吃了再死吧!吃完后他体力渐渐恢复了一些,第二天他又发现洞口放着一只烤鸡和两个梨,他想了想,又吃了。接连几天都是这种情况,在这些食物的滋养下,他的体力慢慢恢复过来。到外面转了转,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精神也好了许多,他忽然又不想死了。
  给我送食物的人到底是谁呢?难道是……?不会不会,他们巴不得我死呢!那会是谁呢?他假装睡着,悄悄地看着洞口,可是自从他能出去找东西吃后,那个人就再也没来过。
  山里生存不容易,能吃你的东西太多了,这不,刘存善今天就遇到了件悬乎事。这天,他正在一块草地上睡觉,有东西靠近他他也没注意到,结果让只黑瞎子一屁股坐到了腚底下。刘存善老胳膊老腿的,哪里受得了这个,顿时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被它坐碎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他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事:说,有个人也遇到了这个情况,于是这个人就抚摸黑熊的命根,黑熊感觉很舒服,抬动身体慢慢享受,这个人把根绳拴到了熊的命根上,然后使劲一拽,这熊就什么也顾不得了,满地打滚的难受去了。
  正好刘老头的身上也有根绳,何不也给它来这招呢?想到这里他就往黑熊的胯下摸去,谁知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到,最后闹明白了:咳!原来这头熊是个母的。
  黑熊坐够了,就去舔刘存善的脸,腥臭的舌头差点没把刘存善熏晕过去。刘存善知道,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舔干净了,它就该吃人了。
  黑熊张大了嘴,刘存善都看见它的小舌头了。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啪”的一声,一样东西砸到了黑熊头上。刘存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熊也纳闷,它扭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兔子。兔子可没有刘老头的肉多,熊想了想还是感觉先吃人比较划算。刚要下口,啪,又是一只。真奇怪,天上怎么下起兔子了?熊反复想了想,人肉虽然多,但是没有兔子肉好吃,于是起身去吃兔子。这时,有个人轻巧地跑过来,背起刘存善就走。大笨熊就是大笨熊,竟然没发觉。
  给他送食物的人出现了,刘存善初次看到他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特别是那一双灰蒙蒙的眼睛。刘存善对恩人千恩万谢,自报家门后,来问恩人的情况。这个人看上去有五十多岁,黢黑的头发,古铜色的皮肤,满身的肌肉疙瘩。他想了想,很费力地说出了“刘山”两个字,好像好久没和人说话似的。
  刘存善对恩人说起了自己的遭遇,刘存善说他自小发奋,创下了一份家业,到老了后他就把这些家业都分给了儿女。不料,儿女得着钱后嫌他不中用,整天骂他“老不死的”。有天,三儿子说:“孔圣人才活了七十三岁,您现在也到了这把年纪,也该知足了!”你看这是什么话?这分明是想让他死嘛!刘存善实在受不住儿女的冷眼,所以才来到了这里。刘山听他说完,灰眼珠忽然明亮了一下,转了两圈,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
  同是天涯沦落人,自从他俩住在一起后,刘存善发现刘山很木纳,整天不说一句话,问他,他就说,不问他,他就整天闷着头不说话。刘山到处采草药,整天给他熬药喝,没想到还真见效,刘存善感觉一天比一天好,浑身关节也不那么痛了。
  他逐渐发现,刘山很好欺负。开始刘存善对他还很客气,几天后他就能像个长辈般指使刘山了。刘山好像拿他也没办法,他说:“你跟我去打猎吧!”
  他就说:“我七十多的人了,跑不动啦!”
  他说:“那你去摘野果子吧!”
  他就说:“我有风湿,上不去树啦!”
  开始刘山还撇撇嘴,可到最后连嘴也不撇了,刘存善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百依百顺。不过有一样他却不让步,现在住的是刘山的洞穴,在洞的隐秘处有一个低矮的暗门,里面有个小空间。刘山警告他,别进去。刘存善才懒得进去呢?洞口那么小,进去还得像狗一样爬进去,他可不想费这个劲。
  老在洞里呆着也没多大意思,有天外出回来,刘存善兴高采烈的说:“刘山,看哥哥捉来了什么?”说着把条没扒眼的小狗提到刘山面前。
  刘山看后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问他哪里弄来的,并让他送回去。刘存善哪里肯啊,非要吃狗肉不可。刘山急了:“这,这哪里是什么狗,这分明是只狼崽子嘛!快扔掉,不然母狼一定会找我们报仇。”
  刘存善听了心中一惊,手一哆嗦,狼崽子啪的掉在地上,地上正好有块石头,小狼蹬了两下腿就死翘翘了。刘山一看傻了眼,愣了半天才想起找了个地方把狼崽子埋掉。刘存善心里也害怕,但他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还没埋好,母狼就找了过来,刘山一不做二不休用长矛解决了它。
  天眼看着黑下来,刘山在洞口燃起了火堆,手拿长矛,站在洞口,他知道今晚会有场恶战。不出所料,洞外出现了一对对绿莹莹的眼睛,接着是一声声令人心寒的嚎叫。狼群开始进攻了,刘山挥舞着长矛接连扎死了几只,刘存善哪见过这阵势,早已经吓得尿了裤子。好虎架不住群狼,何况只是一个半大老头,不一会儿,刘山就有点力不从心了,狼群看他是个厉害角色,也停止了攻击,伺机行事。刘存善忽然想起了刘山说的那个暗洞,他跑过去打开门,才发现里面只能容下一个人。狼群又开始攻击了,刘山一个不注意被一只狼咬到了腿上,咬去了三两肉。他回头大叫:“傻了你,还不赶快进去!”刘存善如梦初醒,战战兢兢的爬了进去,关死了门。几分钟之内,刘山就进了群狼的肚子,它们还嫌不够,舔着地上的血。刘存善又听见狼群拍打洞门的声音,他浑身筛糠般抖做一团,大气不敢出一下。总算熬到了天两,狼群也退去了。
  刘存善在黑暗中摸索到一些东西,拿出一看,是文房四宝和几本记事薄。他打开一看,不看则已,一看惊出了一阵冷汗。他看着洞里的一片狼藉,大叫:“这不可能,绝对不是他,没人能活到一百一十多岁,绝对不是他!可那双眼睛……不是,不是,他才五十多岁!”
  刘存善的关节又疼起来,他实在没勇气一个人活下来,于是他跳下了山中的一个悬崖。悬崖下面是一个宽阔的泥潭,泥潭接住了刘存善,像面糊锅接住了一条鱼。泥巴裹满了他的全身,他挣扎了几下,往潭底沉去。说来也奇怪,泥塘上面是淤泥,下面却是湍急的水流。水流夹裹着刘存善向另一个地方流去。
  刘存善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条小溪边。几天后,他满头的白发脱落了,皮肤也开始脱皮,又过了几天,他发现头上长出了黑头发,皮肤也变得光洁起来。活动活动身体,关节竟然也不痛了,那感觉就像是二十多岁的棒小伙子。
  刘存善终于相信了暗洞记事薄上写的东西,其实刘山就是他的父亲刘金仁。能这样疼他爱护他,为了保全他而牺牲自己的也只有他的父亲。可是四十年前,刘存善却把他赶出了家门,就像现在儿女赶他一样。当时刘金仁只求一死,没想到却意外地得到了重生,从此他便做了山中野人。就在他一百一十多岁时,遇到了和自己同样下场的刘存善,起初他巴不得刘存善饿死,可是父亲毕竟是父亲,不管多大,父爱是不变的,于是就发生了上面的事情……刘存善活了七十多岁,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了一些道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