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 32章 皇女 寒子夜

031触怒龙威 琴无邪说的平淡无奇,后面严律、上官玄对望一眼,有诧异。
陌弦月不动声色,似乎没有听到琴无邪对她的介绍,就那么站立着,可是当琴祯转过身的时候,琴无邪顿觉脚背一个刺痛。
丰城碧、丰城绿两人登时无语,陌姑娘……绝对是第一个敢踩他们王爷脚背的女子。
那位徐公公也看到了陌弦月的小动作,吓得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珠。
至于琴无邪,则是一手揽在了陌弦月的腰间,紧紧地扣住,报复似的用了不小的劲。
“邪儿,朕是不是太放纵你了?”琴祯背对琴无邪,双手背在身后,冷冷的问。
琴无邪与陌弦月之间已经再次的剑拔弩张了起来,听到琴祯的话,琴无邪这才暂时松开了陌弦月。
“儿臣可不觉得是放纵。”琴无邪笑,“父皇不是说过,男儿就应该有主见吗,不管是做什么事,都由着自己即可!”
轻佻的语气让琴祯立刻转过头,眯着眼睛看着那邪肆的男人,又瞄到了陌弦月,见她一副懒散的样子,根本连他都不放在眼里。
“朕是说过,但是,王室的规矩,容不得她!”琴祯手指陌弦月。
帝王的气势,陌弦月倒是在思考了,云穹国的皇帝,是不是也跟他一样,这样的……讨厌!
琴无邪挑眉,“父皇,月儿是我的人,可不是王室的人。”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琴祯脸色一青,“一介山野村妇,岂可进入我南诏王室?别忘了你的身份!”
“南诏邪王……是吗?”琴无邪笑的邪魅异常,但是陌弦月清楚,通常这话之后肯定会有一个转折,果然,他又说:“那又如何?”
嚣张的话让琴祯的脸色再次沉了一些,陌弦月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深刻了一些,好像是在嘲笑他。
“琴无邪,朕纵容你,你就不将朕放在眼里了是吗?”琴祯指责,“朕说容不得这个女人就容不得,若然不想她横尸街头,立刻将她轰出去……唔……”
“皇上?!护……”徐公公惊叫了一声,但是当即身体就被定住了,声音也消失了。
丰城绿早已出现在了徐公公的身边,在他未有任何反应之际,已经点住了他的穴道,暂时卸下了他的下巴。
至于徐公公惊恐的原因,则是陌弦月突然的出手,速度犹如猎豹之快,当即就扣住了琴祯的喉间。当琴祯意欲还手之际,她的另一只手已经有所察觉,顺着他的肩膀而下,反剪在他的身后。
“动一动,这只龙臂可就不保了。”陌弦月笑的牲畜无害,仿佛让人觉得她即使是杀人,也会噙着那一抹无害的笑容。
严律、上官玄和大丰小丰脸色一片苍白,双唇隐隐的颤抖着,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琴祯脸色铁青,从出生到现在坐上帝位多年,还从来不曾有人对他施以如此手段!
“你好大的胆子!”琴祯憋出几个字,一双眼睛如同猛兽。
“父皇息怒,月儿不懂规矩。”琴无邪终究不是良心泯灭,终于开了口,要去拉陌弦月。
陌弦月已有准备,立刻一侧身,不悦的看了他一眼,道:“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琴祯对她出言不逊,她就有理由教训,管他是皇帝还是玉皇大帝!
严律等齐齐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女的真是不怕死!
琴无邪眼神也微微一变,就知道这女人不是小白兔,但是事情惹大了,可就不好收拾了。
“过来!”琴无邪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冷气,与之前那笑意盎然的模样倒是有着鲜明的对比。
陌弦月从琴无邪的眼中看出了些许,她对自视甚高的人没多大的兴趣,而她的性格也属于张狂一型,看不顺眼的,直接解决就行了。琴无邪却是第一个让她有另外感觉的人,并且他的眼神里面所表达的,是她还是有些忌惮的——辰辰。
非本意的松开了手,缓慢而慵懒的走到了琴无邪的身边。
这时琴无邪的脸色才微微送了些许,似乎对她的表现很是满意。
当然,有人乐了,有人却是暴怒了,暴怒之人,自然就是南诏国唯我独尊的男人——琴祯。
琴祯在陌弦月才走向琴无邪的时候就凝聚了掌力,朝着她的后背直接横掌而去。
背对那强劲的掌风,陌弦月面色依旧不变,正准备出手好好教训那不识好歹的人一下,结果就被某人捷足先登了。
琴无邪毫无间隙的从陌弦月身边飞跃而过,将她的身子就给扯到了一边,并且与琴祯的掌对上,五成的功力已然将他击退。
琴祯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琴无邪脚下纹丝不动,仿佛刚刚对他来说就像是跟蚂蚁打了一架。
“父皇,月儿动手,必定伤及无辜,你应该已经看到她的能耐了。”琴无邪悠悠闲闲的说道。
琴祯双眸泛着冷意,手掌还微微发麻,但是对琴无邪,却是没有真的动怒。
视线撩过琴无邪身边还不满意的陌弦月,最后收了周身外散的冷气,道:“邪儿,希望你的决定不会让你后悔。”这女子很强,他看不出来的强,这样的女子在他身边,以防万一。
琴无邪浅浅一笑,“当然!”
给了丰城绿一个眼神,丰城绿会意,上前抬起徐公公的下巴,解开了他的穴道。老头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
“皇上……”徐公公老泪纵横,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回宫!”琴祯最后再看了陌弦月和琴无邪一眼,转身就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下,道:“你皇祖母和母后一直在等你回来,有空进宫看看她们。”
陌弦月明显感觉到琴无邪在听到琴祯说“皇祖母和母后”几个字是身体的紧绷,不是忧伤,而是冷意,无与伦比的冷意,还有杀气。
琴祯没有跟陌弦月说什么,陌弦月也没有关注他,那个男人……是一只狐狸!
“上官,我饿了,能不能让人弄点好吃的来?”陌弦月见没戏看了,只能先去填饱她的肚子。
不等上官玄给出回答,手臂上就是一紧,紧跟着下巴就被捏住了。
“你这个混蛋,知不知道那混球是什么人?”琴无邪吼了出来,让陌弦月万分不解,紧跟着,唇上便有了重重的压力——被人给咬住了!
032南王宴帖
陌弦月吃痛,张口就咬去,结果被两只带着些许粗糙的指腹捏住了下巴。
琴无邪松开她,一双鹰眸死死地瞪着她,冷声道:“那个男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惹恼了他,本王也保不住你,懂不懂?!”
闻言陌弦月微微讶异,琴无邪恼火的原因是这个?
不止是她,严律几人也由之前的担心松了一口气。
要说他们王爷担心人的方式……额,还真是有些特别。
瞥了眼睛看看琴无邪,陌弦月看到的只是一双嗜血的眸子,很快就将他话中所表现出来的担心给撇到一边去了。
这人知道什么是担心才怪! “我饿了,要吃方小说西!”陌弦月转过头看严律。
严律下意识的去看琴无邪,就见他就是冷眼瞪了陌弦月一眼,倒是没有表态说不拒绝的话。
“陌姑娘,请跟我来。”严律也就放开了,摆了摆手,让陌弦月跟随着他走。
陌弦月跟随其后,也不多看琴无邪一眼。看在他之前是没有恶意的份上,就饶他一次好了。
当陌弦月离开之后,大厅里面就剩下琴无邪和战云等人,上官玄上前,抱拳恭敬道:“王爷,陌姑娘的身份……”
“这不是你们应该过问的事!”琴无邪声音有些冷意,只道:“本王看上的人,永远不要用‘猜忌’来形容。”
上官玄、战云等微微一愣,有些尴尬,这才躬身点头:“是属下多心了。”……
清净的过了两天,将南诏国皇城的一切差不多看了一遍,琴无邪似乎很忙,并没有时间来骚扰陌弦月他们。
分配给陌弦月的是一间独立的雅苑,空气清新,清清雅宁静。
悠悠的琴音从凉亭传来,薄纱轻扬,欲遮还羞。
小白已经习惯了陌弦月的琴音,舒适的趴在她的脚边,懒洋洋的听着。辰辰趴在绝情的背上,也是瞪大了眼睛听得出声。
绝情就更加好奇了,当然,不是好奇陌弦月会弹琴,而是好奇她跟琴无邪之间的关系。
要是具体的说,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若放到两年前,这其中的关系就很是微妙了。
当初云穹国出嫁的不是和烁公主,而是和悦,并且要嫁的人……还是收留了他们在这里的邪王琴无邪。
琴无邪不清楚,陌弦月丢失了记忆但大概也知道当年的事情,这个情况……
琴音忽然一变,小白也竖起了耳朵,绝情抱着辰辰,周身的气息也变了不少。
“绝情,不要露出你的杀气。”陌弦月淡淡出声。
绝情不解,忽的一道冷光从陌弦月手指尖的琴弦掠过,就见原本装着的琴弦,已经被她取下,并且形成了一道暗器,朝着院外飞射而去。
“扑腾扑腾”几声,墙院外面的高树上,一个黑影落下,折断了树枝。
陌弦月努努嘴:真是没用。
“小姐,不用去看一看吗?”绝情见陌弦月已经兀自从琴尾暗格中取出了另外一根弦安上,不由好奇的问道。
“没那个必要。”陌弦月淡淡的道,调了调音,继续弹奏。
她动的手,她自己心里有数,即使那人还活着,也绝对逃不了了。至于琴无邪,怎么可能让外人轻易闯入他的府邸?
片刻后,外面已经有了动静,脚步一致,显然是训练有素。
脚步声由远及近,绝情朝着一旁看过去,小白也立刻就直了脑袋,龇牙咧嘴了起来,因为来的人是琴无邪,后面的几个手下,就已经是习惯人物了。
琴无邪似乎很享受陌弦月的琴音,嘴角噙着邪魅的笑容。
“如果我是你,绝对不给任何人有可趁之机。”陌弦月不抬头,淡淡的说道。
“的确。”琴无邪摸了摸下巴,“大丰小丰,立刻派人将王府四周树木全部砍了!必要的,就弄一些小陷阱。”
大丰小丰微微一愣,却不会违逆:“属下遵命!”
之前琴无邪并没有去在意那些茂密的树丛,因为有没有危险对邪王府的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危险,能够进入王府的人,也绝对无法活着出去。
琴无邪在陌弦月身旁落座,眯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上官玄与严律对望一眼,皆对陌弦月的琴艺赞叹。
谁知,在琴无邪听得正乐之时,陌弦月却双手按住了琴弦,发出了低沉而刺耳的声音。
“继续弹!”琴无邪命令道。 “严律,你来。”陌弦月起身,将琴交给严律。
被指名道姓的严律顿时哭笑不得,这里什么时候跟他扯上关系了?
“你之前已经听我弹了一遍,相信以你的能力,应该已经记住了是吗?”陌弦月微笑着问。
严律闻言蹙眉,琴无邪面上无其他神色,对严律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陌弦月想做什么,但是她这么突然的有了动作,也不是吃饱了撑的。
得到了琴无邪的肯定,严律这才上前,在琴案前坐下,对陌弦月点点头:“属下献丑了。”说罢,闭上眼,片刻,手指已经轻易的波动了起来。
熟悉而优雅的调子传来,琴音袅袅。琴无邪、陌弦月不奇怪,上官玄、战云、绝情他们奇怪,严律的过人能力上官玄他们自然是知晓的,但是可不曾见过他在这方面展露过啊!
琴无邪还是如同之前一样听着,音调完全没有丝毫改变。
然而,在一盏茶之后,琴无邪倏地睁开了眼睛,鹰眸中迸射出寒光,“停下来!”
“啪”的一声,琴无邪一首敲在了琴上,上等的琴瞬间就四分五裂。
伴随着声音,战云等人这才发现了不对劲。严律的脸色一片苍白,并且随着琴无邪敲碎琴的动作嘴角流下了血来。
绝情是立刻就挡在了陌弦月跟前的,完全是下意识的,就感觉到了现在琴无邪的危险。
“严律,你的功力还不够。”上官玄给严律把脉后,一脸严肃的说道。
严律无奈的一笑,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液,起身对陌弦月抱拳:“陌姑娘的琴艺,令在下佩服。”这是发自真心的,不过,他的骄傲让他想要往下继续,若不是王爷阻止,恐怕会神智迷乱而亡。
“琴一字,重的是一个心,而不在于功力,你想的过多,心不够静,怎能弹好琴?”陌弦月浅笑道。
“严律受教,多谢陌姑娘指点一二。”严律诚心道谢。
这时,丰城绿拿着一个红本走了过来,一脸严肃:“王爷,南王送上宴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