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小说】毒瘤

(一)
  二零零一年十月,郑州。
  晚秋的雨倾斜地下,景象十分的凄迷,一枚硕大浅黄的法国梧桐叶子从窗前旋转着落下来,李旭追着它的轨迹,落地,轻飘飘地翻了个过儿,然后又轻飘飘地翻了个过儿……
  这雨从凌晨时开始下,虽然不大,但也足以阻住人们外出的脚步。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雨停了,李旭信步出了门,忙碌成习的他被这场恼人的秋雨闷在屋里大半天,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李旭,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中等身材,一张英俊的脸上透露出刚毅和睿智。
  弄堂里一片狼藉、破败:衰黄的树叶,被风吹断的枯枝,坑坑洼洼的积水……
  出了弄堂拐角处第一家门面便是老周的粮油店了。
  老周,本名周文才,周口项城人,老实巴交的一个人。此刻他正在招呼着几个顾客忙得团团转。
  “老板,给我称一下米!”
  “老板,拿两袋盐!”
  “老板,这花生油怎么卖?”
  ……
  李旭看着老周忙碌的身形心里顿生羡慕,前几天自己不也和他一样忙碌的吗,现在自己倒成了大闲人!
  “李老板来了,屋里坐,抽烟!”忙完了这一拔的老周向李旭打着招呼,并随手拉开抽屉拿出一盒精装帝豪来,“好!好!你忙你的,我不抽。”李旭进了店里,看着一样样熟悉的食材心里禁不住生出感慨来,自己在这道街上开了三年的饭店,每天里都是和这些食材打交道的!可现在……
  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的饭店“阿旭美食林”是九八年五月八号开的业。筹建这个饭店的时候,李旭还只是个刚从学校走出来不到一年的大学生,身无分文,当时有了开饭店的想法也是凭着一种感觉和年轻人特有的激情。东南亚金融危机的爆发、扩张蔓延令这个时代的就业形式犹如雪上加霜。那时看着身边的同学们一天天的跑人才市场换来的却是一张张的苦恼失望的脸,李旭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自己创业!
  开饭店需要本钱,钱可是硬头货,这年月,没有钱什么也做不成!回老家去借。
  父亲听了他的打算,当时气的:“你疯啦!我和你妈辛辛苦苦供给你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到如今你连一天班都还没有上,一分钱都没有挣到,却还想借钱开啥饭店!”说归说,气归气,最后还是在父亲的帮助下,李旭以自己的名义从亲朋好友那里东借西凑了两万八千块钱。
  李旭重回郑州的那天,父亲对他说:“旭啊,这两万八千块钱,你可要仔细地盘算着用!挣到手里钱了怎么都好说,要是万一赔了,这可要你自己去还了,我和你妈供给你上大学不容易,我们也都这么大的岁数了,干不动了!”李旭望着父亲满脸纵横交错的皱纹和满头花白的头发,重重地点点头,扭脸间眼角潮湿……
  李旭的饭店在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开业了,客来客往,生意很是兴隆。也算李旭的运气好!只用了短短三个月的功夫,李旭便还清了两万八千块的账,并且还买了一台柜式空调,夏天到了,客厅里热,李旭怕客人坐不住。
  “听说张伟最近混的不错!”老周的一句话打住了李旭的回忆。
  张伟是李旭从老家带来的表外甥,二十岁左右长得很壮实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刚开始的时候,张伟在自己的饭店里刷个碗,择个菜,后来就慢慢的学着切配,等他来了不到一年半的时候就吵着要学炒菜,李旭不敢让他炒客人的菜,毕竟他对炒菜还不懂,也只是会翻锅而已,就让他从职工餐练起,可他炒了三个月的职工餐也没有什么长进,在饭菜的味道上总是捕获不到人们的味蕾,李旭当然还是不敢让他炒客人的菜,这饭店的生意做起来非常难,要是想做黄的话几天的事情!可急于求成的张伟却认为自己已经会炒菜了,便辞了职,去外边的饭店挣大钱去了。
  后来听人说他在那家饭店混的不怎么好,毕竟他炒菜的火候不够,老板根本不让他摸锅,他也只好干个简单的切配的活,又要刷碗、择菜,他都有些后悔辞职了。当时李旭听了还担心地大老远跑去看他一次,给他买了身衣服。唉!毕竟是自己从老家带出来的啊!
  到了后来,便没有了他的消息。
  “啊?那他现在做什么呢?”
  “听说是什么经理!”周文才一边说,一边从饮水机里给李旭接了杯开水,李旭接过水杯,捧在手里,看着杯子里的热气氤氲着杯口。
  “经理?”李旭的心被轻轻的触动了一下!
  由于经营得法,“阿旭美食林”的生意异常的火爆,接着李旭又装修了两个雅间,如今加上大厅里的十一张桌子总共有十三张台,生意好得基本天天坐满,有的还要翻几次台。饭店里经营的品种繁多:热菜,凉菜,火锅,主食有烩面,水饺,白饭,炒饭,新疆拉条,到天热的时候还有几种可口的凉面,能满足各类客人口味的需要。
  
  李旭的饭店坐落在工人路城中村于砦的村口。村里住着包括本村人,外租房的近万人,不宽的于砦街整日里人来人往,天天犹如农村的集会般热闹!这租房客大都不做饭,特别是那些小年轻们基本顿顿在外买着吃,这下可好了“阿旭美食林”这几家饭店。在于砦村这几家饭店里,“阿旭美食林”的经营品种最全,饭菜味道又比较可口,所以生意在这一道街为最好!
  
  无心的人看看热闹,有心的人便开始盘算,等李旭的饭店开到第二个年头的时候,于砦街上的饭店由原来的三家增加到了十家,人还是那么多的人,这饭店数量增加了,效益可就下降了!李旭也由开业时的月纯收入八千块降到五千块,到第三个年头的时候,饭店增加到大大小小二十一家!
  李旭算了算:除去房租、厨师服务员工资开支、水电煤等费用,到手的钱还不足两千块!后来饭店之间还打起了价格战,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服务员裁减的还剩一个,生意差得远远不如以前了!
  李旭站在自己饭店门前,面露愁容,心里盘算着,再这样下去可是白熬油了!
  十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李旭和一个姓娄的内蒙赤峰小伙子完成了饭店的转让事宜。
  开饭店这几年来,忙忙碌碌成了习惯,一下子停下来,李旭心里有些不适应,前天李旭下楼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个打杂的小伙子把回收的碗筷连同客人吃剩的菜饭一古脑浸在水池里!李旭一看火了,刚想要制止他,猛地想起这饭店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心里暗自嘲笑了自己一回。
  总不能一直这样闲着吧,到底做什么去呢?去上班?还是继续换个地方开饭店?
  张伟肚子里的水有多深,李旭心里再也清楚不过。两年的相处和观察,足以了解一个人,特别像张伟这样的年轻人,他做什么事情总是急于求成!
  他在做什么工作?又是在做什么经理?这个问号在李旭的脑海里膨胀得越来越大,迫使他想去解开它!
  (二)
  第二天,按照约定,李旭骑着摩托车带上老周,踏上了解疑的路。
  时间已经是深秋,昨天的一场秋雨,使气温骤降了不少,出了门,雨后的满地狼藉与破败已不复见。李旭带着老周,骑行在航海大道上,一阵风吹过,一片片落叶犹如黄色的蝴蝶挣脱枝头般翩翩飞舞着落下,李旭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还有多远,你来过没有?”李旭扭了扭带着头盔的脑袋。
  “应该快到了!我打个电话。”老周掏出诺基亚小砖块,“喂!张伟,我和你舅快要到了,你出来接一下吧。”
  随着老周的指点,李旭向南拐了个弯,又骑行了差不多三四公里,前面有一个村庄,这明显已经出了市区到了郊区的农村,快到村口的时候,远远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在村子路口站着张望,再骑近一看,不是张伟又是哪个!这张伟和以前相比穿着自是大不一样,一身深蓝色西服,脚上登着一双锃亮的黑皮鞋,白内衬,黑红条领带,剪了个精神阳光的短寸,还真像个当经理的样子。
  “舅,来了!”随即张伟便从李旭的手里接过了摩托车把,三人向村子的方向走去,进了村子,走了不远拐了个弯,张伟停住了脚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三层楼房的小院子,铁红漆的大门。老周上前敲了敲门,不大会,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个男子,四十多岁,身材微胖,正宗的国字脸面带微笑:“这是刚来的新朋友?”
  “这是我舅,陈老师。”张伟慌忙作答。那人一听是张伟的舅舅,慌忙朝李旭伸出右手,出于礼貌,李旭也伸出右手,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我明明是志伟的舅舅,怎么就成了“新来的朋友了”?李旭有点不解。虽然握手是一种礼貌,可是现在的人哪有握手的习惯,陌生人初次见面就握手对于李旭来说倒显得有些别扭。现在的人已经不适应这种礼貌性的动作了!“老师”?又是什么老师?能让张经理喊做老师的一定不是一般的身份,难道这老师是公司里的生产技术培训师,想到此,李旭不免对陈老师生出一种敬意来!
  张伟扎住了车,四人一同进了一楼的正厅来。与一般农家里的摆设无异了。哦!这也可能是张伟他们在这租的住房吧!想这郑州,乃一省城,房价房租虽不如北上广高的离谱,可也算是高的了,公司里办公放在市区也就罢了,倘若公司的员工住宿也都安排在市区,那这公司的利润也就大打折扣了。李旭天马行空地猜想着。
  “你们在这先聊着,你让你舅先了解一下咱公司的产品,我出去办个事。”陈老师给张伟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屋里只剩下李旭,老周和张伟三人了,三人从李旭的饭店转让聊到张伟离开饭店后的林林总总,不知不觉已是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午饭是在村东头路口的一家小饭馆里吃的,三人点了两个凉菜,两个热菜,李旭要了自己最喜欢吃的羊肉烩面,只是这烩面的味道与原来自己饭店做的相差甚远。
  从饭店出来回去的路上,不时看到一些衣着比较讲究的男女,男的大都打着领带,只是给人的感觉总是怪怪的,一时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到了张伟他们住的院子,又看到一些与志伟一样衣着的年轻人,见了面还很礼貌地主动与李旭他们打招呼。这公司还真是不错,公司员工都这么有礼貌,李旭一边想一边微笑着与人回应。
  在屋里坐着的当儿,不时有人从门口经过,手里都拿着个小板凳,或木制,或塑料,或马扎。
  “舅,我们去楼上看看吧。”张伟站起身来,随之把地上的小板凳抓起,李旭和老周也都站起来,老周手里拿着两个小板凳,两人随张伟来到了二楼,二楼走廊里已经站满了三三两两的人,二楼的正厅是一个三间通透的大房间,如同学校里的教室一样,西面墙上还挂了张大黑板。里面黑压压已经坐满了一排排的人,像小学生上课般一个个正襟危坐,不同的是每个人的面前缺少张课桌,张伟和老周丛着李旭走进人群里找了个空隙和别人一样坐了下来。
  “老周,你不回去招呼你的粮油店了吗?”已经坐下来的李旭用手肘抵了抵身边的老周。
  “没事!我半天不在没事,整天忙得休息半天也是该的,”李旭心里在笑,还没事!你这个怕老婆的货看你回去后你老婆怎么收拾你。
  (三)
  周围的人也像李旭和老周一样,说着这样或那样的闲话,整个“教室”乱哄哄的一锅粥。李旭心里有些纳闷,这是做什么的啊?难道是公司例会,虽然自己已在社会上闯荡了几年,但却没有上过一天正儿八经的班,也从不知道公司的例会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肯定不是这样子的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有,唉……随它吧,静观其变!反正今天自己是来探究竟的,时间吗浪费点也没什么,反正自从转了饭店之后自己也是一天天什么也不干,无所谓浪费不浪费!李旭心里拿定了主意。
  这时,在走廊里站着闲聊的人也都进了屋。或前或后或中间坐了下来,“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随之有一个人走上“讲台”,也是一身深蓝色西服,白衬衣打领带,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
  “各位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叫刘亚,我来自河南许昌。”话音刚落,屋里想起一阵整齐而有节奏的掌声,“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一位在本行业做的非常成功的夏岛老师给我们分享,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夏岛老师的到来,啪啪……”随着一片热烈的掌声,夏岛老师大阔步走向讲台,闪亮登场。夏老师站在讲台上,双手示意掌声暂停,屋里顿时鸦雀无声。
  “首先非常感谢主持人的介绍及大家热烈的掌声,在本堂课开始之前,首先允许我问大家一声早上好!好!非常地有激情,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将这份激情带到今后每天的生活和工作当中去,也是非常感谢大家能够能够拿出如此宝贵的时间将由我和大家共同学习一下我们这个行业的经营理念、奖金分配制度以及本公司的产品。”夏老师顿了顿,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全球得利计划”几个大字。
  “说到我们行业,他不仅是一个自我做老板的行业,也是一个自我推销的行业,也是在我们的人生当中再次把握一次机会的行业。
  下面请应许我自我推销一下,我叫夏岛,来自四川,也是非常高兴因网络销售事业与大家在郑州这块美丽而又富饶的城市相遇,相识,相知,并成为好朋友,希望我们在以后的工作,生活,学习过程中互帮互助,共同达到我们人生事业的顶峰。”话音刚落,屋里爆发出阵阵的掌声,大家的激情明显地被夏老师带动了起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