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惊喜 倾斜的天平 丁力

第二天上午在飞机上蒲小元跟郑小彤商量,共同跟王天容开一个玩笑。为了能使玩笑开得逼真,当下午他们到了临港市之后,并没有立刻去见王天容。蒲小元只给王天容打了一个电话,说她已经从北京回来了,并且还给她带了东西,是她儿子郑小彤托她带的东西。王天容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儿子还能给她带东西,事实上儿子也从来没有给她带过任何东西。不但儿子没有给她带过任何东西,丈夫郑品浩好像也从来没有给她带过任何东西,或者说,从来就没有人从北京给她带过什么东西。“什么东西?”王天容吃惊地问。“保密,”蒲小元说,“晚上您就知道了。晚上您没有什么应酬吧?”王天容想了一想说没有。“要不然晚上我们出去吃饭吧。”王天容建议。蒲小元看看身旁的郑小彤,并且跟他做了一个鬼脸,说:“好啊。但是不要出去吃吧,去您家吃。我还没有尝过您的手艺呢。”“这……”王天容有点犹豫,或者说还没有想好。“哎,”蒲小元说,“这次我在北京可是给小彤下厨房的呀,所以您也应该还我一次。”“行行行,”王天容说,“我下厨房,但是做得不好你不要怪我。你喜欢吃什么?”蒲小元又看看郑小彤,两人再次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说:“您就按小彤的标准做吧,他喜欢吃什么,您就做什么。”说完,生怕言多语失,赶紧说晚上见,把电话挂了。挂完电话,一看表,才三点多。“走!”蒲小元心满意足地说。“去哪儿?”郑小彤问。那意思是说总不能这么早就去家门口等妈妈吧。“你跟着我就行了。”蒲小元这样说话,就不仅把自己当作了姐姐,而且也把自己当作了老板,已经开始初步显示老板的霸气了。蒲小元把郑小彤带到友谊城,自己找一个高脚凳子坐下,对郑小彤说:“你自己看,看上什么买什么。”既然郑小彤现在已经跟自己来临港,或者说郑小彤现在已经是她能达公司的副总了,那么蒲小元下一步的计划就是按市场价向能源集团供应煤炭。只有按市场价格,她才能获得高额利润。如果不是为了以市场价格向能源集团供应煤炭,她在王天容身上花这么大的精力做什么?按说以市场价格向能源集团供应煤炭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恰恰相反,市场价格才是合理的价格。当然,既然是按市场价格,那么能源集团就既可以买蒲小元的煤,也可以买外面随便哪个张老板李老板的煤。按道理,凭蒲小元在能源集团工作这么多年的面子,加上她跟王天容的特殊关系,争取个“同等优先”还是可能的。但事实情况是,即便是按市场价格,张老板李老板其实还是私下塞给经办人好处的,而且塞的好处并不少。所以,对于能源集团来说,以市场价格买蒲小元的煤炭是“同等优先”了,但是对具体的经办人来说,其实是不“同等”的。从具体经办人的角度考虑,既然同样是按照市场价格,那么当然就更倾向于买张老板李老板的,而不买她蒲小元的。所以,如果蒲小元的价钱跟张老板李老板一样,那么一次两次没问题,次数多了,经办人肯定会找茬子挑毛病不要蒲小元的煤。这里面的猫腻,王天容可能不知道,但是蒲小元知道,而且知道得非常清楚。那么,蒲小元是不是也可以跟张老板李老板一样,给具体经办人塞好处呢?不行,因为具体经办人原先是蒲小元的同事,又知道她跟王天容的关系,无论如何也不敢接受蒲小元的好处。这样一来,就逼着蒲小元在前两次的交易中以较低的价格供货。但是,现在不用了,现在王天容的儿子郑小彤是能达公司的副总了,看哪个经办人敢挑郑公子的毛病,敢找郑公子的茬儿。蒲小元本来已经想好了这一批煤就按市场价格给能源集团,但是刚才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继续以低于市场的价格给能源集团。突然改变主意的原因还是从考虑王天容的感受这个角度出发的。凭蒲小元对王天容的了解,王天容见到儿子郑小彤被蒲小元带到临港市来肯定会非常高兴,但是在高兴之后,对儿子到能达贸易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这个事情肯定会有顾虑,这时候,如果蒲小元马上就提高煤炭价格,非常容易让王天容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只要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那么王天容就可能非常警觉,警觉到坚决要求郑小彤离开能达公司,否则就不跟她蒲小元做生意。为了避免出现这种僵局,蒲小元审时度势,决定暂时不调整价格,仍然以比市场价略微低一点的价格供货。既然如此,那么她就等于还是在帮能源集团的忙,就还要在能源集团报销一定的费用,这个“费用”现在就花在郑小彤的身上,也算是物有所值吧。晚上王天容开门的时候,蒲小元一看就笑了,因为王天容身上围了一个大围裙,而且一围上这个大围裙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就变了,变得不像王天容了。蒲小元还是第一次见王天容穿大围裙的样子,于是忍不住笑了。“不要笑了,”王天容说,“快进来吧,进来帮我做鱼,我做鱼老是粘锅,黑糊糊的,不好看,也不好吃。”“等一下,”蒲小元说,“你还没有看我给你带来的礼物呢。”“进来再看。”王天容说。“好,进来吧。”蒲小元说。蒲小元的这个“好”是对王天容说的,而“进来吧”显然是对外面的人说的,因为蒲小元说“进来吧”的时候还特意回过头,对后面的人说。王天容没有想到蒲小元的后面还有人,更没有想到蒲小元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就把外人往她家里带,直到郑小彤兴奋地冲进来的时候,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外人”正是她的儿子!那一刻,蒲小元几乎看见王天容眼角的泪花,尽管王天容没有让泪花真的流出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