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的恋情

火车一列列车厢外的屋、树、人,影像模糊的向车后飞驰,比时光的流逝快而真切。我狡黠地自语道:“还好我没下错站!”
  
  “我想抱一下你。”放下手中的行李,我坚定的看着他。
  他伸出双手,迎面扑来他身上熟悉的肥皂味,把我与车站里的混杂的气味隔离开来。
  林宇,烙在我心里的名字。我一直留着那唯一一次被你拥抱时的温度。
  到了我面前,林宇只是习惯性地揉揉我乱乱的头发。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居住的城市!”一座拥抱着林宇不放手的城市。
  
  睡在林宇的床上,浑身裹满了他的气息。
  或许我没有女人惯有的第六感,却有足够的嗅觉。想着在客厅睡沙发的林宇,我嗅到了一种可以称之为幸福的氛围,以及香甜的沉沉睡意。
  还好,我终于没有失眠。
  
  “林宇,我要很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我对着在厨房忙碌的背影说。
  “嗯,你问吧。”
  “你真不是GAY?”我用着严肃的口吻,却一脸戏谑的表情。
  “第一百次。我的答案还是第一次的答案——不是。”林宇无奈地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十年来都没有女朋友?”我这次问得很认真。
  “第三百次。初中那个女生不是女朋友。一直以来也没有合适的。”
  “可我那时候明明看到你用自行车搭她回家。”
  “第五百次。顺路而已。”林宇开始认真的看着我,还想说什么。
  “噢……我不吃茄子!”我只能打断他,不想听下去。
  “你不是喜欢吃茄子吗?”林宇放下手中的菜。
  “有些喜好是会变的。”我慢慢踱出厨房。
  一回头便看见林宇把茄子全扔进了垃圾桶。
  “明天我们去游乐园吧!”我淡淡地说,结束了这段我们重复了不知多少次的对话。
  
  坐过山车的时候,我拉住了林宇放在一边的手。
  因为很害怕。也许应该紧紧抓住扶手才对,可抓住林宇才觉得自己就算这样摔下去也没关系。
  林宇,为什么你的手没有抓住扶手,而是放在一边呢?
  “林宇,你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我没去。”
  “嗯。”
  “你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是啊,本来想告诉你我要离开成都的。”林宇轻轻的说道。
  “为什么那次去游乐园的时候你不说?”
  “我以为你会来的。”
  旋转木马,第一次和林宇一起坐旋转木马。以前看MV的时候,里面的木马都很漂亮,其实去了才知道,原来没有那么漂亮。而且我总是在木马上不停的旋转,却也等不到要等的人。
  “林宇,我们都这样大的年纪,坐这个会不会很好笑?”我笑着问。
  “你开心就好。”林宇还是那种宠溺的笑容。
  在林宇陪我坐了三次激流涌进后,林宇终于拉住我。
  “别去了,现在是冬天,会感冒的。”说完,为我擦去脸上的水。“怎么是热的?”
  “林宇,除了热水外,人的泪水流出来的时候会带着体温。37.2℃,只要你的体温正常的话,你应该感觉不到温差才对。”我说得轻描淡写。
  林宇一时愣住。“你为什么要哭?”
  “因为我不开心。”拉着林宇,不等他说话,我便说,“我们,回家吧!”
  
  散步的时候,看见卖小兔子的。
  “林宇,买两只小兔子吧。都叫我的名字,唐唐。”
  一边的店主就笑了:“叫一样的名字不会弄混了吗?”
  “不会啊!可以用不同的声调叫嘛,兔子可是很聪明的。”
  “林宇,买两只吧,以后我走了,她们就可以陪你了,代我陪着你。”
  林宇却是不动声色地拉我走开:“不买!”
  “为什么不买?”
  沉默了好久,“有你陪着我就好。”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都努力的沉默着,林宇,我会一直记得这句话的。
  
  凌晨五点,我看着睡在沙发的林宇。其实,初中的时候,那个女生坐上你的自行车,对着我的挑衅的笑容,让我十年来都回避着你以后的解释。女人的小心眼我却发挥得如此彻底。
  也是时候,我该回去那个我居住的城市,没有林宇的城市。
  坐在火车上,看着一点点倒退的风景,现在的林宇,应该看到我给他留的信了吧。
  
  林宇,我走了,不想告诉你,我们都受不了离别,或许是我受不了。
  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住在这个城市了。
  因为这个城市没有我,没有我的话,你会开心一点对不对?
  我总是失眠,在你这里我可以睡得很好。让你睡那么久的沙发,很不舒服吧?
  我还是偷偷买了两只小兔子,一只留在你这里,她叫唐唐,别叫错了啊!而我带走的这只,就叫林宇。
  希望你快乐。
  
  半个月后,我继续过着失眠的日子。然后,收到林宇发来的邮件。
  只是一张照片,是我留下的小兔子。旁边还有一句话:
  林宇对唐唐说,我真的想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成都的天气也许对兔子更适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