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价

图片 1
早上起来,子良心里一直不是很舒服,因为最近心事在身,他起了床,朝刚刚复婚的柳月看了看,只见柳月脸色不太好看,想说什么话又咽了下去。子良长相不错,1米74,中等个子,白净的脸上有着一双睿智的眼睛,五官很端正,胖瘦适中。
  子良插过场,吃过苦,见过世面,人也很聪慧,妻子柳月是他在南通农场时认识并让他追到手的苏州知青。回城的时候也就随他来到了南通。
  我去上班去了,子良对柳月是恭恭敬敬的,因为离婚又复婚,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就连子良也说自己,唉!什么都好,就是有一桩不好,喜欢女色。
  月初,好不容易在朋友们的说合下,由女儿协调,夫妻两人又走到了一起,子良对自己说,绝不再犯老毛病。年纪大了,输不起了。
  子良骑着电动车去上班了,春天里,风微微地,吹在脸上有一丝暖洋洋的感觉,惬意极了,子良的公司在观音山,是一家服装公司,他在公司里担任销售科长,职业的本能显得他人十分活络。
  观音山在郊区,通往公司的路途上,慢车道上人流不多,骑着电动车心情自然就松弛,而他此刻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几个女人的影子,也许只有这个时候是他想念她们的最好时刻,尽管复婚以后他决定痛改前非,可那几个和他有过床上戏的女人总是让他挥之不去,首先导致婚姻失败的导火索是单位里的王玲,那曾经的一幕又在眼前……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单位搞联谊会,公司财务科的会计王玲显得特别地活跃,主动走到他的面前:林科长,你带我跳个快三吧,他们几个带得不行,跟他们不好跳。
  那时公司里刚兴起跳交谊舞,子良爱好文娱,能歌善舞的他,早就学会所有的舞曲,加上他那海派的打扮,着实吸引女人。见王玲主动邀请自己,哪有拒绝的道理呢?
  手挽手,身子贴着身子,王玲的一次次献媚,子良不由自主了,那是一种很自然的吸引。
  偷偷的约会成了他们经常的事,有一次竟乘妻子不在家把王玲领到自家的床上,他们越轨了,子良在这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不同于妻子的感受,那就是她的叫床,子良第一次感受到和女人做爱还有这样的刺激,因此有点离不开王玲了,然而,没有想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星期三那天,柳月早早地就去上班去了,子良急忙欣喜地打电话:
  王玲,你在哪里啊!
  我在家,准备上班去呢.
  好机会来了,今天我在外办事,早上不去上班,你来我家吧。
  王玲十分领会子良话的意思,想起两人在一起的快感,终于按奈不住诱惑地答应了:好吧,我一会就到。
  王玲来了,她一进门,子良就把她拥抱在怀里,嘴里不断地说,想死我了。于是一番云雨,王玲被子良的的前戏挑逗得不能自己,任由着子良把自己带到了云里雾里,尖叫、呻吟,还伴着席梦思的吱嘎声,子良兴奋得不得了,就像拼命一般发泄着……
  突然,房门被踢开来了,柳月出现在他们面前,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怒吼,子良受到惊吓,小鸡鸡也吓得缩回去了,躺在他身下的王玲裸露着全身,不知所措,本能地拉着被子遮挡着自己的下部。柳月走上前来,扯住被拉着的被子,一个嘴巴打在王玲的脸上,嘴里骂道:你还知道遮丑,赤身裸体睡到我家床上,你还有脸,你是个不要脸的东西。
  子良跪下了:柳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把她约来的,让她穿衣服走吧,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柳月终于不再打王玲了,王玲在万分尴尬中穿好了衣服离开了。
  接下来就是夫妻两个无休止的争吵,柳月边骂边哭,她哪能容忍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私通呢,伤痛欲绝过后柳月终于提出了离婚。
  我不想离婚,最初子良说。
  你背叛了我,你应该知道,我们从农场认识结婚走到今天真不容易。柳月声泪俱下,伤痛欲绝
  我保证以后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子良不断地讨饶着。他心里自责,好不容易女儿养大了,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现在日子好过了些,怎么就不满足家庭生活了呢。
  柳月反复斗争着,思想极度地复杂,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在一个寒冷的下雪天里办理了离婚。子良没拿家里的东西,因为女儿跟着柳月过,一个原本平静的家就这样破碎了。
  子良打电话给王玲:我离婚了,你也就破罐子破摔吧,也和你老公离婚吧。
  让我考虑考虑,王玲在电话里委婉地说。
  可这以后,王玲对他越来越冷淡了,子良尝尽了孤独的苦酒。
  终于有一天两人约会见面,亲热了还没有进入主题,王玲边哭边说,我还有儿子,我不能离婚,其实王玲在权衡了利弊以后感觉和他这个穷科长也没有什么幸福可言……
  春天的微风轻抚着子良的脸颊,吹散了那脑海里的深刻情节,思绪总是不停息地在脑海中呈现,不堪回首的那一幕幕象电影一样在眼前,子良也是个血性男人,别人不愿意和自己走到一起还能强迫不成,一切也就过去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与寂寞作伴,子良很能适应的,是插场的知青生活磨练了他,他什么都会干,也会料理家务活,一个人生活的他有了很多的时间,可怎么打发这一个个孤独的夜呢,他常常夜不能眠,听着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度过了那些个寂寞难熬的夜。
  上网成了子良新的选择。他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南极之冰,上网不几天,他就加了几十个女网友,他的精神处在一种亢奋之中,新奇、迷离。
  杭州有一个叫云儿的网友和他似乎十分有缘。
  那天,在摄像头里两个人见面了,看见一个年轻的女性面庞子良很激动。
  云儿,看见你感觉我和你有缘分啊!你的感觉呢?
  是的,你的气质把我深深地吸引着,视频里的云儿两只眼睛放着光芒!
  我可以见你吗?人性的弱点使子良急不可耐。
  你来啊,从南通到杭州就几个小时的汽车啊!
  他们用普通话交流着。彼此一见如故,灯光的缘故,感觉云儿很性感,子良有点不能控制生理欲望……
  虚拟的网络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精神和生理的欲望了。子良开始了他的“爱”的旅途。于是他去了杭州,在宾馆里和云儿见面了。那是一个40岁的独身女人,1米65的身高,人很丰满,见面彼此就沉醉在情欲的海洋里,不能自己。
  喜欢我吗?见到云儿,语言交流上已经十分熟悉了。
  云儿也许是对陌生身体的刺激,一直处在兴奋里,浑身骚劲十足,嘴里嗲声嚷道,不喜欢你还上这儿来。
  你知道吗?现在社会很流行网恋,很多人都说网恋能诱发出沉淀已久的激情,做爱特别到位。
  云儿软在子良的怀里,她看见了一对燃烧着的眼睛,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冲击,她浑身一阵阵发酥,呻吟不断,她就喜欢那种腾云驾雾的滋味……那发泄,那眼神,那一泻千里的冲击….子良在雨露里得到了滋润,无拘无束地在欲海里奔腾。是爱吗?在这样的时候也许爱和性融为了一体,说不清楚其所以然了,人类的最高形式就是性爱,对子良来说也许就是所谓的爱,他感觉和柳月在床上这许多年从来没有这样放荡地释放过。
  和云儿只是逢场作戏,因为云儿有家庭,和他网聊到见面追求的是生理的刺激,也是因为诱惑所致。
  是不是这就是人类的堕落,可从此开始子良对男女性爱就有些玩世不恭了,后来子良又认识了几个女人,于是来回数地奔波。
  终于有一天,有个叫秀兰的女人却把他牢牢地勾住了。
  秀兰已经38岁,因为丈夫婚外恋,所以离了婚,儿子随了男人,自己一个人过
  秀兰是子良在视频里看着最好看的一个,因为有了她的出现,子良慢慢冷掉了前面的几个女人。
  我也是离婚的呀,见秀兰说她也是离了婚的,彼此似乎有了共同的语言,子良说自己离婚的原因是彼此性格不合,总之编造出来的故事对自己是有利的一面。
  我是第三纺织厂的秘书,秀兰是一个江南小城镇的女人,有文化,也有吸引力,说话很诚实,和前面网恋的女人有着不同的目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方便见你呢?子良已经很有经验了,这样的约会不是头一回了,可新人有新意啊!
  江南离南通能有多少路呢,再说交通如此方便,秀兰的话说得也很实在。
  又出发了,汽车向着江南奔驰。江南好地方,江南出美女,在淙淙溪流里浣纱的女子,那轻灵、那妩媚,怎不叫子良心动。
  秀兰离婚后独居,见面也就在秀兰家里,尽管在QQ里什么挑逗的话都说尽了,可见了面秀兰还是有些害羞的,她不同于云儿,她可能就是想在网络上找一个自己的终身伴侣。
  子良主动拥抱了秀兰,由于陌生感也就更激动,秀兰体会着有男人的快乐,那也是缘于离婚后的寂寞,子良的疯狂远远超过了和云儿的过程,因为家里比宾馆有安全感,也十分投入,波涛汹涌之后终于平息下来了。
  他们谈起了将来,因为在QQ里说好了要走到一起的,秀兰说,我反正是一个人,也没什么负担的,能不能调到南通去呢?秀兰直奔主题。
  子良是很精明的男人,他对秀兰说,这事急不得。
  情也悠悠,梦也悠悠,江南是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长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有哪一句不是形容江南的飘逸呀。在那霏霏春雨里,子良感受到的何止是自然的人文景观呢,那飘逸美丽的女子把他的魂牵住了,子良到江南小镇来的次数更多了……
  
  车随着思绪在走,终于到单位了,面对公司里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他点头招呼起来,刚才的回忆暂时搁置一边去了。
  林科长,你最近怎么老是请假啊,该不是找着对象准备结婚了吧,办公室里的女同事周萍有点调侃的味道,大家都知道他和王玲的故事,也为他的堕落至如今的境地有点同情他,都骂王玲是个狐狸精,勾引了林子良却逃之夭夭。
  
  唉!子良叹了一口气说,没有什么,只是身体不太舒服。子良低下头来忙自己的工作了,他的工作是有目共睹的,因为他人聪明,做事认真,所以深得领导的重用的。企业的经济效益要靠搞销售人员去推销,去赢得市场,所以领导也很信任他,他对自己的事业越来越有信心了。晚上的时间里他不仅仅是上网,也追求着事业。在网络上寻找销路。这也是他人生的闪光点
  
  手机在裤袋子了震动,子良拿起电话走出办公室外,他不想让别人听到自己的隐私。
  子良,我们的事情怎么办,我父母亲一直在问这个事情。手机里传来了秀兰的声音。
  自己已经复婚了,怎么能够再走老路,果断切断情丝,才能对得起妻子和女儿,他暗暗地下着决心,于是对秀兰说:唉!难啊!我们不在一地,好多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你当初怎么说的,你怎么忽然变化了。秀兰口吻有点不满。
  子良眼前又闪现出秀兰充满青春活力的肉体,那个肉体带给子良生理的快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子良在矛盾中徘徊着,忽然还冒出个荒谬的想法:假如能够一夫多妻那多好,于是对秀兰塘塞着说:再说好吗?我正在开会呢。
  关了手机子良陷入了痛苦的沉思里。秀兰的前夫是被别的女人抢走的,秀兰总是期望子良能和自己走到一起,因为子良不管从哪方面都比她前夫强。可子良已经复婚了,怎么能够对妻子出尔反尔呢。他这下真的是不想再折腾了。
  想起月初女儿来接自己回家的情景:那天女儿对他说:爸爸!咱回家吧,女儿话不多,可感受到的是一股温暖的亲情,他感觉女儿和妻子原谅了自己,于是他拿着行囊跟在女儿后面朝自己熟悉的家里走去。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一起了。看到女儿的脸上有了微笑,他体会到了一种责任,本来人生就是很平淡的,是自己自控能力太差了,其实在生活中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应该学会知足。
  不能再和秀兰来往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子良对着自己的心说,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的他下定了决心。
  手机铃声又打破了他的思绪:子良,我刚才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是秀兰的声音,有些激动,声音还在颤抖。
  见办公室没有别人,子良声音也就敢放开些,于是问:什么事情?秀兰告诉他她怀孕了,已经6个多月了,她还兴奋地告诉子良:做B超了,是个男孩子呢。
  啊!子良顿时愣在那里,手不住地在颤抖,以至于手机那头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知道自己这下真的是惹下麻烦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冒出一句话:请你把孩子打掉,我和你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说完又把手机挂掉了。
  他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心绪不安,又感觉自己这样无情对待秀兰的电话是不是显得没有人性,可他此刻真的没了招,他终于感到了危机。
  手机铃又响了,还是秀兰。
  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为什么如此无情无意,你这样对待我,天不会容你,秀兰的说话声音失去了往日的温柔,人性的双重性格在这个时候充分显示出来了。
  谁想要这个孩子了,那是你的责任,你早不说,故意害我。
  你当初在我怀里揉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你怎么忘记了,你是个十足的流氓。秀兰露出了她的另一面,揭床上隐私。
  男人一般不喜欢女人揭床上的隐私,因为男人在性冲动时的所说的话就像创作的诗人在灵感来临时一样,来得快,也消失得快。
  你说怎么办?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做人流危险,所以我一定要生下孩子的。
  可我已经和妻子复婚了,你这样做让我如何是好。此刻子良感觉到一种无奈。
  你复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呢?秀兰几乎是哭着在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这是我的家事。子良说话显得无情,在关键的时候人还是自私的,保家第一,至于床第之欢在理智的时候是放在第二位的。
  你和她再离婚,然后和我办理结婚手续。秀兰没容子良说话又斩钉截铁地说,假如你抛弃我,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那不行,我女儿不会答应。
  那我肚子里的儿子怎么办?你假如不这样办,一切后果你负责,秀兰的声音很高。
  不行!子良气急地挂了手机。手机铃声再响起时他就不再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子良心里始终忐忑不安,他深深感受到了自己为了快乐,为了人类原始本能的释放,品尝到的是快乐过后的苦涩,而快乐却是那样短暂,苦涩却是那样漫长。
  林子良,你的挂号信,这是春天的一个早上,传达室的老周热情地把挂号信送到他的手上请他签字。没有想到,林子良撕开了信封,里面却是一张法院传票。
  所有的事情都乱了套,怎么面对柳月,说自己在外面又有了女人,面对发生的这一切该怎么处理呢?
  子良已经感受不到春天的温暖和煦了,外面的小雨淅沥淅沥地,滴碎了子良的心,此刻的子良领悟到:任何一个果实的结成都是需要代价的!这是一个普遍真理!
  
  
  2009.6.28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