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花眼

晓明很烦躁。奶奶从农村来,搅乱他的生活。
  在晓明的记忆里,寻不到农村的轮廓。出生以来,他一直跟母亲住在国外。直到去年,父母离婚了,他归国与父亲生活。晓明只在照片上见过奶奶,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太婆,眼睛很小,毫无神采。
  重阳节将至,父亲亲自去农村,把奶奶接到城里小住。
  奶奶是老花眼,晓明这样想。城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而神秘的。她就像盲人一样,摸摸这儿,触触那儿,还不时地发问,都是幼稚的问题。
  晓明懒得解释,一大把年纪的人,居然不如初中生懂得多。
  奶奶的好奇,令人烦不胜烦。
  晓明坐在客厅的电脑前,整理辩论素材。奶奶端来煮好的牛奶。当看到满屏的汉字,她不禁眯起眼睛,凑上前,鼻尖快要触到屏幕。
  “这东西真好!写字不用笔和纸。孙儿,你写的啥?给我念念呗?”
  “写什么,你懂吗?别在这儿给我捣乱。”晓明斜眼瞪了一下,不耐烦地说。
  恰巧,父亲下班回来,听到对话,顿时不悦:“怎么跟奶奶说话呢?没礼貌!”
  奶奶连忙赔笑,摆手说:“不怪他,是我瞎捣乱。”说完,脸上露出愧疚,转身走进厨房。
  父亲扯住晓明胳膊,把他拉到卧室,问起缘由。
  晓明委屈地说:“下周市教委举办中学生辩论大赛,我是学校的一辩。我正在整理材料,不想有人打搅。”
  “即便如此,你也不该用这样的语气跟奶奶说话。”父亲语重心长地说,“奶奶是老人,尊敬老人是中华传统美德。你在国外住得久,我希望你能尽快理解,汉字‘孝’的真正含义。”
  晓明说:“这次辩论的辩题就是关于‘孝’的。我查了很多资料。现在,我对‘孝’的理解,已经很深刻了。”
  “辩题是什么?”
  “孝道是精神重要,还是物质重要?我们是反方——物质对孝道更重要。”
  “可是,你的中文基础并不好。”
  “校长说,这次锻炼的机会很难得,第一个选我代表学校参赛。校长知道你的身份以后,对我非常客气。老师说校长有眼光。我不想让校长和老师失望。”
  父亲听后沉默了。
  周六,晓明穿上参赛服装,自我感觉良好。在小区里转悠一圈,脑中假想辩论会的情景。突然,一个孩子蹬着脚踏车,不偏不倚撞到晓明,二人都摔倒在地。
  晓明爬起来,见衣服刮破,一股怒火升腾。那孩子见势不妙,翻身上车,迅速逃掉。
  回到家,晓明将衣服扔在沙发上,心情糟糕透顶。下周一辩论会开始,衣服破了,怎么参赛?
   “啪——”一声清脆的破碎声,从晓明的卧室传来。
  晓明大惊,急忙推开房门。奶奶拿着抹布,局促不安。地板上满是陶瓷碎片。
  这是晓明最喜欢的仿古瓷器,去年母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我想擦擦桌子,眼神不好……”
  “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晓明扯开嗓门,压抑的苦恼,像火山一样爆发。
  奶奶跪在地板上,努力拣拾每一块碎片,晓明心里不是滋味。
  次日中午,奶奶告诉父亲,她已买好票,晚上就坐返程车。父亲百般挽留,奶奶只是摇头。
  火车缓缓启动,父亲站在月台上,不停地挥手。
  回家的路上,父亲问晓明:“你知道奶奶的眼神,为什么不好吗?”
  “也许是年龄的问题。”晓明回答。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孩子降生在农村。一次大地震中,父母死了,他幸免于难。后来,邻居婶子收养他,成了娘。白天,娘下地干活;晚上,在昏暗的小灯下,糊纸盒,纳鞋底,就为多挣点钱,供他上学。可娘的背弯了,眼睛累坏了……”
  “那孩子就是你?”晓明看了一眼流泪的父亲。
  回到家,晓明意外发现,自己的书桌上,摆着仿古瓷器,道道裂缝,胶水微溢。再看衣架上,参赛服的破口,缝得密密实实。
  晓明推开父亲房门,轻声说:“爸,寒假时,带我去农村过年吧?我教奶奶做眼保健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