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

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隐隐约约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在蔓延。忽然间,风驰电掣,飞沙走石,瓢泼大雨铺天盖地般的卷来,像是要淹没这繁华的都市,暗藏着一场杀戮。尘沙笼罩着天空,道路两旁的大树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周围的气息似乎凝固起来,越发的令人紧张,不敢呼吸。
  只见一辆马车急速奔跑在崎岖不平的小路上,黑暗一层一层压卷下来,杀气越来越重,慢慢的有犬吠声夹杂着马车声,刀剑声一步步靠近,说时迟那时快,刚听见一声犬叫,众多身材魁梧,身手敏捷的蒙面人从后面一涌而上,一刀杀了车夫,鲜血淋漓猝然倒下,车上坐着一位怀有身孕的,年轻却饱经沧桑的姑娘,马车身后有两位武功高强的侠士,只见其中一位怒不可遏,拼命的与来者厮杀,天昏地暗,尸横遍野,血流成渠。另一位驾着马车急速前行,一边刀光剑影,垂死挣扎;另一边疯狂追赶,非要赶尽杀绝才肯罢休,只见两个虎背熊腰的蒙面人跳上马车与侠肝义胆的侠士杀斗,侠士见不是来者的对手,自己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只得策马扬鞭,狠狠的踢了马一脚,马飞快的奔跑起来,而另一位则留下来继续厮杀拖延时间,马不停蹄日行千里,不管是马还是人早已疲惫不堪,身心俱损。这姑娘已抱着必死的心态,后面追赶的蒙面人仍不肯善罢甘休,这时马车已经奔跑到了悬崖边,没有了退路,连人带马一块滚下了山崖……
  弹指之间,白驹过隙,转眼十八年过去了,长安的街道依然繁华如初,华灯初上、川流不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这里赫然居住着两位权倾朝野的重臣,东南居住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李家,西南居住的是仅次于宰相的贵族赵家,别看这赵老爷地位略低于李老爷,在朝廷却是兴风作浪,一手遮天。为此这李老爷很不喜与这等人公顷朝野。这赵公明更是视李天为眼中钉肉中刺,想要除之后快。仇恨在二人心中滋长,存在一些不可磨合的矛盾,上一代的恩怨是否会影响下一代人的爱恨情仇。上一代的恩怨会上演怎样离奇悲哀的故事。
  这李轩从小接受李天严格的教育,规矩本分,风流儒雅,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为人谦和好礼,平易近人。
  相反这赵俊在赵公明的培养下却是好武不好文,最喜驰马试剑、技冠群雄。但为人却是光明磊落,坦坦荡荡。这一点却与赵公明截然相反。
  这李轩与赵俊却是从小背着父亲一块长大的好兄弟。赵俊佩服李轩的才华,这李轩也喜赵俊的为人,两人私下来往密切。不管家父如何灌输两家的仇恨,如何诋毁对方的名誉,这两位公子哥却一直形影不离,情同手足。他们也曾因为父辈之间的恩怨苦恼过,抱怨过,并都尝试着缓和两家的关系,却都不欢而散,适得其反。
  这天,赵俊和李轩又约在一切谈论两家的恩怨。
  轩:“俊,你说家父为什么总是闹得那么不愉快呢,权利地位有那么重要么,人活一世何必追逐这些身外之物,都说和气生财,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我二人都懂,更何况将近半百的父亲呢,他们这样做意欲为何呢?”
  俊:“轩,大人之间会因为很多原因产生矛盾,而谁都不愿低头认错,谁都放不下权力地位,局面就只能越来越僵了。”
  轩:“爹常教导我为人要谦逊,与人为善,得饶人处且饶人,要有一颗宽恕、慈悲的胸怀,可爹为何不能以身作则,几十年前的恩怨至今也不能释怀呢?”
  俊:“你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日理万机也许本就心情压抑,很多事情不是说释怀就能释怀的。”
  轩:“难道你我兄弟二人只能一辈子偷偷相见,一辈子活在父辈的阴影中,我真害怕,家父之间总有一天会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到时候也许你我就是你死我活的仇敌了。”
  俊:“轩,这你就放一百个心,不管家父之间有何过节都不会影响你我二人之间的兄弟情谊的,更不会让我俩兵戎相见的,我就算死了也不会与你反目成仇的。”
  轩:“爹常说你是纨绔子弟,桀骜不驯,爹从来都没有接受你,从来都没有试着去发现你身上闪闪发光的地方。”
  俊:“父辈之间的恩怨太过浓厚,是容不下我们这些后辈的,在我眼里你已经足够优秀,可在我爹眼里你却被贬的一文不值,也许恩怨太久了,爹总是带着仇恨去看待人,看待你,不管我们身上有什么优点他们都会视而不见的。”
  轩:“冤冤相报何时了?何时他们才能放下彼此的恩怨呢?”
  俊:“这只能看缘分吧,也许一辈子都解不开,反正你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又何必在乎这些呢?”
  轩:“朝廷之中,明争暗斗,争权夺利,官官相杀,家父为何还要我们考取功名,挤进这浑浊不堪的朝廷。”
  俊:“男儿活一世总得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你不要因为家父之间的过节对你造成阴影,有朝一日,你我二人都会是朝廷重臣,你是文坛泰斗用文字辅佐皇上,造福百姓;我是功高盖世的绝世高手,用武力为皇上打天下,守护我们的大好河山。”
  轩:“但愿一切如你所愿。”
  俊:“那是迟早的事,不聊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咱们聊点欢快的话题,不要把时间白白浪费了,你倒是说一说将来想要找一位怎样的妻子呀,都说你们这些平日里看着文质彬彬的才子是最闷骚的,肚子里装着一肚子坏水。”
  俊说完早已笑的前俯后仰,轩还想据理力争时,却发现赵公明带了众多人群,杀气腾腾,轩赶紧改口道:“赵老爷好。”赵公明满脸怒气,恶狠狠的说:“不捞你李公子操心,我们一家人活的好好的,你不咒我们就算是好的了,以后少跟我家俊儿来往,是我们家俊儿高攀不上你,带着你父亲那孤高自傲、不可一世的表情马上远离我的视线,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眼前,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赵公明:“孽障,还不给我滚回去,丢人现眼。”
  俊:“爹,你怎么说我都没关系,可我不准你侮辱轩,今天你必须给轩道歉。”
  赵公明:“笑话,你爹我是什么样的人物还需要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道歉,来人,给我把少爷绑回去,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非得好好管教管教了,带走。”
  随从:“是,老爷。”
  轩:“赵老爷,是我不好,不关俊的事,今天是我主动联系俊的,是我飞鸽传书让他出来的,你要怪就怪我吧,请你饶了俊,他是无辜的。”
  赵公明:“你少在老夫面前一副假惺惺的样子,老夫不吃你这一套,你离我们家俊儿远点,老夫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回家怎么跟你爹交代吧,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你也管不着。”
  只见随从绑着俊在赵公明的命令下打道回府了,这时,李家的管家也急匆匆来找轩。
  管家:“公子,老爷到处找你,正大发雷霆,你赶快跟我回去吧。”
  轩:“管家,你别着急,我这就跟你回去。”
  这边,赵家已经到家,正在准备审问俊。
  赵公明:“混账,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许跟李家人来往,你明知道你爹与李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你居然一次次的公然挑衅我的权威,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你以为爹老了管不了你了是不是,混账东西,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俊:“爹,我没有错,你们大人之间的恩怨不该牵扯到我和轩的情谊,是你们大人不仁,为何也要我们做这背信弃义之人,不管如何我是不会与轩断绝关系的,你今天就算打死我,我也会一如既往的与轩来往,这是我们之间的事,爹你根本就不了解也无权干涉。”
  赵夫人:“俊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快给你爹认错,求他饶恕你。”
  俊:“娘,我没有错,错的是爹,我不认错。”
  赵公明:“你没错,你好意思厚颜无耻的说自己没错,你整天无所事事,浑浑噩噩,就知道舞刀弄枪,和一帮狐朋狗友瞎混,你个不思进取的东西,你还敢说自己没错,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的孽障,不思进取也就罢了,还公然和李轩结交兄弟,他们李家哪有一个好人。”
  俊:“爹,你怎么说我都没关系,可我不允许你侮辱轩。”
  赵公明:“呵,还知道讲义气,你们都给我听着,从今天起,所有人都不许和李家有任何来往,若是被我发现一定严惩不贷,尤其是你,如若在继续和李轩来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听清楚没?”
  俊:“爹,为何你一定要用世俗的眼光看待轩呢?为何就不能忘了这前世孽缘今世恩仇呢?为何就不能成全我和轩呢?你一定要弄的两败俱伤才肯善罢甘休吗?今天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听你的,我是不会和轩一刀两断的。”
  赵公明:“好呀,翅膀硬了敢跟我顶嘴了是吧,知书礼仪全用来对付你爹是吧,看来我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分不清谁是老子谁是儿子,来人,上家法。”
  随从赵叔:“老爷,公子年少无知,不懂外面世界的危险,不知道你的一番苦心,无意说话冲撞了您,您暂且饶了他这一回吧。况且公子也没犯什么大的过错。”
  俊:“赵叔,你不必替我说话,今天,就算爹打死我,我也不会认错的。”
  赵公明:“赵叔,你听到了吧,你们都听到了吧,昔日都是你们惯的,他才会这般无法无天,都是你们宠的,他才敢这般目无王法,若是等犯了过错就追悔莫及了,还不给我上家法,我连你们一块打。”这时只见府里忙上忙下,有的拿老虎凳,有的拿绳子,有的拿粗棍。
  赵公明一声喝令:“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你们今天谁求情也没用,非要教训教训这逆子。”
  这时只见两个手下用绳子绑住了俊的手脚,动弹不得,另外两个拿着棍棒狠狠的往俊身上打着,夫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了解老爷的脾气,她知道老爷为何会这般生气,他并不是因为俊不学无术打他,只是因为上一代的恩怨迁怒于俊,是希望俊吸取教训,远离李轩,如果这个时候求情只会让俊多受一层皮肉之苦,只好忍着眼泪,赵老爷看见手下一棒一棒的打着虽然心有不忍,但嘴上仍然念着狠狠的打,打了四五十下,公子被打晕了过去,老爷命令把他关进柴房反省。
  这边轩急冲冲的赶回家,只见李老爷一脸怒气的坐在高堂之上,怒目相向,眼神犀利,轩自知惹爹生气了,一进高堂便跪了下去。
  轩:“爹,是孩儿不孝,惹您生气了,您惩罚我吧。”
  李天:“轩儿,你知道爹为什么生气吗?”
  轩:“轩儿知道,轩儿不该瞒着爹出去鬼混,不该不温习功课游手好闲,不该辜负爹的一番教导,轩儿知错。”
  李天:“轩儿,从小到大,爹从来没有打过你,爹跟你说过无数次不许与赵家人来往,尤其是赵俊,你为何就是不听呢?小时候你们年少不懂事,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你们都知书达理怎还会做出这般忤逆家风的事情呢?爹跟你说过多少次,赵家人不是好惹的,你祖父就是死在赵公明手里,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轩:“爹,我知道,赵李两家有着血海深仇,可再大的仇恨也是可以化解的,我们总不能一辈子带着仇恨过日子吧,爹常教导孩儿,慈悲为怀,爹却为何执迷不悟呢?放下一切,放下恩怨,爹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李天:“轩儿,看来到现在你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你祖父死在赵公明手上,你却与仇人之子称兄道弟,你把祖宗置于何地,我们李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你个大逆不道的畜生,事到如今却还不醒悟,这次你必须为你做的事负责,如果我一再纵容你,你就会不知天高地厚,得寸进尺这样下去你就毁了,我不会再姑息你了,这次必须让你尝尝苦头,我李天的儿子决不许这般没出息,决不许这般数典忘祖。”
  李天:“来人,带下去,给我重打五十大板,谁敢轻打就给我滚出李府,决不轻饶,带下去。”
  随从:“是,老爷,属下明白,把公子带到受刑房。”
  李轩醒来已经躺在床上了,浑身疼得厉害,醒来看见床头一脸疲惫的娘。心有不忍,愧疚万分,潸然泪下。
  轩:“娘,对不起,孩儿让你担心了。”
  李夫人:“轩儿,以后不要在与赵俊来往了,算娘求你了,娘只有你一个儿子,娘不想看到你们父子反目成仇,你爹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好,当年赵公明争强好胜,作恶多端,为了争夺宰相之位,无端陷害你祖父,受尽牢狱之灾,赶尽杀绝,惨无人道,你就听娘一句劝,就算是为了娘远离赵俊好不好。”
  轩:“娘,我,我……”
  李夫人:“好了,轩儿别说了,身上伤口还疼吗,娘已经让人给你擦了药,煲了汤,娘这就让人给你端来。”这时只见李天端着汤进来了。
  轩:“爹,你怎么来了?”
  李天:“轩儿,打在儿身,痛在爹心,爹打你,只是想给你个教训,只是想让你记住规矩,记住家规,从明天开始你就在房间悔过自新,温习功课,哪里也不许去,听到了吗?”
  轩:“是,孩儿知道了。”
  爹娘走了,轩担心着俊的安危,赵公明那般凶狠毒辣,俊一定吃了不少苦。是他害了俊,不该固执的与俊来往,害人害已,还伤了娘的心,真是不应该……
  日月如流,寒来暑往,转眼两年过去了,这两年轩与俊都未能见面,都被关在家中温习功课,等待今年考取功名。俊被赵老爷强制管理着,弃武从文,在那个重文轻武的朝代,俊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侠士梦,家门荣光他必须听从父亲的安排,考取功名,为国效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