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迷情(小说)

图片 1

图片 1
(一)
  
冷色调灰白的云层,被沉重的黑色取代,沉沉的仿佛要坠下一般,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中心医院三楼的病房内一个中年女人正在安慰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的少女。
  “小雅!听妈的话!陆柏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你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吧!”中年女人心疼的摸了摸女孩的头,面上一片凝重。
  “妈!但我好不甘心!明明他爱的是我,他也说了会和我结婚!我们从大一相恋,现在在一起四年了,他居然转眼就娶了别的女人……”说着少女已经泣不成声了,眼里的悲痛都要溢出来了。
  中年女人也没有想到。之前见陆柏不错,她同意了女儿和他在一起。没想到他把自己女儿弄得未婚先孕,她不过是气不过刁难了他几句他就另外立马和别的女人结婚!
  想到这里中年女人眼里也染上了怒火。
  “小雅!算了吧!他已经结婚了,你就放下他吧!”中年女人声音里夹杂着些许无奈。
  “妈!我只是想当面问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对我!”少女转眼可怜兮兮的望着中年女人眼里眼泪摇摇欲坠。
  “妈!你帮我把陆柏找过来好不好?求你了!”。
  终究还是抵御不了女儿的眼泪,中年女人有些面色不好的点了点头。
  “谢谢妈!”少女微微的勾起一抹浅笑。
  
  (二)
  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水味,让上楼的陆柏皱了皱眉。他步伐有些沉重的向舒雅的房间走去。
  他爱舒雅是无疑的,但他已经结婚了。明明知道这次来是不对的,理智告诉自己要离舒雅远点,但情感心却在叫嚣,诱惑着他一步一步的向舒雅的病房走去。
  他轻轻的推来房门,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苍白的脸如易碎的琉璃般透明脆弱的舒雅心痛的无法呼吸。
  “小雅,你还好吗?”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像三月的风那么的温柔,又是那么的轻,带着小心翼翼般的试探。
  舒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泪水一滴一滴砸在陆柏的心上。
  “小雅,你还好吧?”陆柏努力克制住自己把她拥入怀抱的冲动,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
  “陆柏!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你明明说过你最爱我,你明明说过会和我结婚,为什么你的新娘不是我?”舒雅声嘶揭底的红着眼眶满脸委屈的质问陆柏。
  “小雅,不是你先不要我的吗?”陆柏笑的有些苦涩。
  “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舒雅顿时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柏。
  “不是前几天和我说你已经去医院打掉我们的孩子了,我以为你不想和我结婚。当时我家里人又给我安排了相亲,我一时气不过就和那女孩结婚了。”越往下说陆柏看着舒雅的眼神也越复杂。这个他深爱的女孩注定和他无缘了。
  “陆柏,那是我骗你的!我们的宝宝还在!那是我们爱的结晶我怎么舍得打掉他!”说着舒雅就流出了委屈的眼泪。
  原来真相居然是这样吗?那岂不是自己负了舒雅!陆柏顿时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都怪自己一时冲动,怎么就干出这样的事!事情已经这样了,他该怎么办?和那个女人离婚娶舒雅?唉!也只能这样了!
  “小雅,你放心我回去就和她离婚,我们马上结婚!”陆柏信誓旦旦的拉着舒雅的手说道。
  “嗯,陆柏我相信你!”舒雅黑亮的双眸荡漾着丝丝甜蜜的笑。
  深情的主动环住了陆柏的腰,狠狠的掐了一下,“那你要快点哦!我等你!”。
  听着那明显撒娇的话语和难掩的深情陆柏心里这些时间郁结的愁云惨淡立马云消雨散,像抹了蜜般甜蜜。
  
  (三)
  陆柏离开医院后迫不及待的赶回了家。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和付芸离婚。
  透过窗户付芸的身影笼罩在阳光下,散发着温暖的气息。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陆柏眼里划过不忍。
  妻子就当如此,静若处子,温婉贤良。付芸每一样都做的很好。经常他忙得晕头转向她都会给她准备一杯茶,每天做好饭菜等着他回家,对他的父母也很是孝顺谦卑。
  看着静静地含着笑叫自己吃饭的付芸,陆柏原先想要说的离婚的话如鲠在喉说不出了。双唇蠕动了几下终究什么都没说。
  他爱舒雅没错,但付芸也没错,错的是他太冲动!他不想伤寒付芸这个善良的女人!
  一个月转眼过去
  “陆柏!你到底什么时候去离婚?你看再这样下去我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你叫我怎么办?你是不是爱上那个女人不要我了!”说着舒雅的眼泪就簌簌的往下掉。
  “小雅!你要相信我唯一爱的人只有你!我今天一定和付芸离婚!小雅你不要哭!”陆柏满脸心疼的给舒雅擦拭着眼角的泪。
  “嗯。这可是你说的!陆柏你绝对不可以负我!没有你我怎么办!”舒雅不安的带着颤抖的紧紧抱住陆柏。
  陆柏心疼的用手拍了拍她的背。
  “小雅!对不起!今天我一定和付芸离婚!”
  这段时间舒雅每天都会催着陆柏去和付芸离婚。
  面对舒雅的催促陆柏知道其实对于他们之间的爱情舒雅一直是没有安全感的,尤其是在自己一直推脱和付芸离婚的事。看着已经有些走向崩溃边缘的爱人陆柏知道他是一定要离婚了!为了舒雅,他只能伤害那个无辜的女人—付芸。
  
  (四)
  陆柏不忍的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着做饭的付芸,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付芸!那些碗你等下再洗,我有事和你说!”
  “哦!那你等我下!”付芸快速的把手洗了洗再擦干。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陆柏,付芸本来温婉如水的眼里闪过喜意。难道他知道了吗?
  “陆柏!我也有话对…对你说!”付芸脸上是藏不住的喜色,声音也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坐在陆柏的对面脸上也有些拘谨不安。
  “还是你先说吧!我的事呆会说没事!”陆柏压下了自己心头的不忍,温和的冲付芸笑了笑。
  付芸仿佛受到鼓舞般,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陆柏。
  “陆柏!我怀孕了!医生说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付芸双眼亮晶晶的满含期待的望着陆柏。
  她喜欢陆柏!从第一次和陆柏相亲她就喜欢上了这个话少,性格温和,长相俊美的男人。一想到现在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付芸就开心的不能自已。他会喜欢他们的孩子吗?
  陆柏听到付芸的话如遭雷击般,当场愣在了原地,脸色一片灰败。
  他不死心的来回看了好几遍桌上的单子,上面白纸黑字的清楚写着怀孕两个字。
  付芸见陆柏阴沉的脸色,顿时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似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苍白。难道他一直不喜欢自己?不想要这个孩子?一想到这种可能付芸心里一阵绝望。
  陆柏沉默了半饷,最后拿着单子失魂落魄的回了房,连晚饭都没吃。
  望着空荡荡的饭桌,付芸莫名的遍体生寒。明明是六月为何她觉得这样冷!摸着肚子灯光下付芸的脸色或明或暗,娇小的身影莫名的让人觉得寂寥,仿佛她被全世界遗弃了一样。
  
  (五)
  陆柏失眠了!一夜没睡他想了很多!最后他还是败给了他和舒雅的爱情!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他放不开舒雅!
  陆柏一大早静静地坐在客厅里没有说话,眼神无比复杂的看着对面的付芸。
  看着眼底带着明显的淡青的陆柏,付芸知道陆柏要和她摊牌了。她的手紧紧地拧着自己身下的衣袖,眼里闪着不安彷徨。
  “付芸!我们离婚吧!”
  果然我还是被抛弃的那个吗?早已知道结果的付芸低下了头,双唇紧紧地咬着,一股腥味在口里弥漫开来。
  “那我们的孩子呢?”付芸沉声问道。
  她低垂着头陆柏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
  “那孩子你想生下来就生下来,不想就…就打掉吧!”陆柏不忍的扭过头去不看付芸那浑身散发着悲伤的身影。
  付芸的手紧紧地握着,身形也有些颤抖。她是被气的,她从来想不到这个温和的男人对自己可以如此的绝情!就因为自己不是他爱的人就可以如此伤害她吗?她的心也是肉做的她也会痛!她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坚强!
  “陆柏!你怎么可以如此绝情!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都一个多月的夫妻了!我是不会离婚的!我只是想要给我的孩子一个温暖的家!”付芸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眼睛喷火的坚定的看着陆柏。
  “陆柏!当初说结婚的是你,现在说离婚的还是你!我付芸在你心里当地算什么!”付芸的声音里已经带着明显的哭腔了,泪水在眼里打转。
  面对付芸的质问,陆柏面上有些羞愧。确实是他对不起付芸!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可以给你!只是我的心已经给了另外一个人。做丈夫的责任我还是可以尽到的,只是爱情我给不了你!”陆柏有些迟疑的开口。
  虽然这些话对付芸比较残忍但他更不愿欺骗她。
  “好!我只想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付芸嘴角轻扬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心里的苦涩止都止不住。
  这样也好!至少你还在我身边!至少我还是你名义上的“妻子”。
  
  (六)
  五年后
  这天付芸正要下班去接自己的孩子陆昭,突然听到自己手机“嘟嘟”的声音。
  打开一看只见上面一个女人和自己丈夫笑的一脸甜蜜,旁边还有一个小孩,看起来很像一家幸福的三口。
  他和她们是一家三口,那她和小昭呢!付芸只觉得气闷。脸色有些阴沉的关了手机。
  没过几天她再次收到了类似的照片。但付芸为了这个家表面的和谐一直苦苦忍耐着,再多的苦水也打碎了牙往心里咽。
  一个月后
  “天边的星光映衬那明月,照着不变的风雪……”
  熟悉的铃声响起。付芸随手拿起电话。
  “喂,你好!”
  “付芸!我们谈谈吧!有些事也该结束了……”
  “好!”
  付芸挂了电话凝望着远方出神。
  这五年陆柏确实对她很好。钱什么都没有缺她的,对她也很好。可以说的上是相敬如宾吧!
  但有些事确实该结束了!为了小昭,为了自己,陆柏也该做出抉择了!五年的时间足够她看出陆柏的秉性。陆柏对待感情太过优柔寡断没有决断了!但离婚那是不可能的。
  每次看到小昭仰着天真纯洁的小脸问“妈妈,爸爸哪去了?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时付芸心里就止不住的心酸。何止是不喜欢,完全是厌恶好吗!
  每次她都会笑的一脸温柔的摸摸小昭的头辩解道,“傻孩子!爸爸怎么会不喜欢小昭呢!小昭那么的可爱!”
  “可是为什么爸爸从不来接我回家?看到我也不笑?”陆昭眨巴着眼疑惑的望着付芸。
  “那是爸爸每天工作很忙,累了呀!小昭不要乱想!”付芸别过眼去,她真的快说不下去了。
  “哦哦!我就说嘛!爸爸怎么可能不喜欢小昭!我就知道小君肯定是骗我的!”陆昭星眸闪闪发光。
  付芸想到小昭眼里凝结着从未有过的坚定。
  
  (七)
  某咖啡馆
  “付芸你放过陆柏吧!他自始至终爱的都是我,你死死的抓着他不放又何必呢?”舒雅直接就只如主题,有些嫉恨的对付芸说。
  “我放过陆柏?如果我没记错,陆柏是我的法律上的丈夫吧,你不过是他的情妇而已!你又以什么样的身份让我退出呢?”付芸唇口反击道。
  “你!你!”舒雅气的两颊绯红的指着付芸。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当初要不是陆柏以为我和他分手了,他怎么可能一时冲动和你结婚!”舒雅气愤的瞪大了圆圆的杏眸。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她早就是陆柏的妻子了!
  “你也真是好笑!是我求陆柏娶我的吗?就因为他一时冲动我就要为他的冲动买单吗?那我的人生就不用管了吗?就因为你们之间的真爱就可以随意伤害我这个无辜的人吗?就因为你们所谓的真爱就可以伤害我无辜的小昭吗?如果真是这样你们的脸好大呀!”付芸真的很生气。这个叫舒雅的女人彻底刷新了她的三观。你以为这是琼瑶剧呢!真爱无敌!好大一张脸!
  “你……”舒雅想反驳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付芸的话让她无言以对。
  “你等着!”舒雅说完就踏着7cm的高跟鞋“哒哒”地气愤地走出了咖啡馆。
  付芸无神的搅拌着手里的咖啡,端起抿了一口,只觉得苦涩一直蔓延到心底。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这么强势。五年的时间早就磨平了她对陆柏的爱,如果可以她早就和陆柏离婚了,只是小昭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当晚陆柏来到舒雅的住处时。发现灯关着,屋内黑漆漆的。
  他走到门的左面的墙边,“啪啪”几声就把房间的灯打开了。
  只见舒雅静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像具没有灵魂的木偶般,脸上还挂着两行没有风干的泪痕,双眼也通红。明显刚刚哭过。
  “小雅!你怎么了?”陆柏被舒雅的样子吓了一大跳,不由惊呼。
  “陆柏!陆柏!你离婚好不好?你和我结婚好不好?没有你我会死的!小寒也需要上户口了,你难道想我们的孩子做个黑户吗?”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脆弱伤心,让陆柏的心一痛。
  这是他心爱的人啊!
  他知道舒雅心里苦!虽然自己把爱情给了舒雅,但也只是情妇没命名份!任谁本来是正宫最后变成了小三,谁也会受不了的。所以陆柏都是随舒雅高兴。他爱舒雅,他不想舒雅难受!所以这几年舒雅怎么对他发脾气他都是包容着她让着她。他知道舒雅这五年的忍耐已经到了一个崩溃的边缘,这也是舒雅给自己下的最后通牒。
  他知道舒雅为了他和家里闹翻做了他的情妇,他知道舒雅这么多年为了自己一直在默默忍受周遭的白眼和鄙视,但想到付芸,他有些不忍。
  他之前想的爱情他给舒雅,责任和婚姻给付芸。这些年他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也很累!
  “好!我回去就和付芸离婚!”陆佰有些心力交瘁的艰涩的开口。
  
  (八)
  秋日的晚风呼啸而过,霓虹和星空连成一片璀璨的星海。车水马龙的城市喧嚣而热闹,街道上时不时行走着下班回家的行人。
  陆柏一个人漫无目的开着车在城市里晃悠着。眼里却是疲惫。他有两个家,但他又觉得他没有家。他不知道他要走到哪里去,只觉得心好累好累,眼里也弥漫着迷茫。
  不知不觉他把车停下一个人来到了一个沙滩边上。
  嬉笑声时不时的传来,伴随着朦胧的夜色,清凉的夜风,陆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想什么都不想,好想什么都置之度外。
  五年的时间奔波在两个家之间他也累了。
  沙滩上一对父子正在嬉戏。夜灯照在他们身上和谐温馨的让人艳羡。不自觉的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这对父子身上。
  他想到了小昭还有小寒。
  “爸爸!我们回家吧!”小孩子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
  “宝贝我们回家吧!妈妈还在家等着我们呢!”父亲一把宠溺的抱起小孩渐行渐远。
  直到那对父子身影消失了陆柏都没回过神来。
  “回家”?哪里才是他的家?他该回哪个家?他有两个家,两个家好像都不是他的!人人都有家,只有他没有家!
  他觉得自己就像游走在世间的孤魂一样,居无定所,灵魂无处安歇。
  突然觉得心好累,从未有过的累!他想要一个家。
  陆柏勾起一抹自嘲的笑,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又能怪谁呢?他不知不觉伤害了两个家庭。
  他一步一步如受到蛊惑般向海里迈去,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任凭海水把自己淹没。慢慢的他的意识变得模糊,就这样静静地死去吧!也许只有死亡才能摆脱这种疲惫。
  对不起舒雅!今生是我对不起你!来生我绝不让你这么尴尬!
  (全文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