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隔云相望 月下箫声

“那你对篮球有兴趣吗?”凉夏瞥了一眼右边的观众席,刘恩恩对周遭的一切都反应敏感,此时,仿佛也发现了凉夏和豆豆的注视,整个人向后靠了又靠,闪躲他们的视线,“咱们两个不也是不感兴趣被拉来凑数的,她来也不奇怪。”
“就你什么都想得简单,”豆豆撅嘴,“我们是然然硬拉来的,可是谁会去拉她来,咱们寝室没有,班里她每天冷若冰霜的,就是有男生有那个贼心,也是没那个贼胆的。”
“看你的球吧,就你话多,什么贼心、贼胆的,说说就下道了。”凉夏笑拍她一掌,此时,场上猛然一阵掌声雷动,尖叫声震耳欲聋,两人忙看时,只见第三节比赛结束,欧阳逸正与队友击掌。
“好帅气的三分球!”
“就是,欧阳太帅了,刚才那姿势、那动作,比流川枫帅一百倍。”
“我还是喜欢樱木花道……”
身边的几个女孩旁若无人的兴奋议论,豆豆忍不住发表了她的樱木花道论,结果,遭到几个大大的卫生球洗礼,泱泱的闭嘴,缩回到凉夏身边,小声说,“看看他们,说起什么欧阳,口水都流满地,现在的女孩子呀,一点也不知道含蓄。”
“你是挺含蓄,因为样子太差,你不含蓄,人家欧阳也是半个眼睛不会瞧向你。”偏偏,凉夏身边的一个短头发女孩听见了豆豆的低语,高声回击了一句,瞬时,因为场上暂时休息而无所事事的女孩子们,都将目光投了过来。
“可是你不含蓄,欧阳逸难道就看你一眼了。”豆豆瞪大眼,脸瞬间红了又白,嗓门也提了起来。
“你!”短发女孩也瞪大眼,身旁早有人拉她的衣角,想让她安静,偏偏一直同队友说话的欧阳逸,就真的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短发女孩忽然眼睛一转,对豆豆说,“打个赌怎么样,谁输了谁一会此赛完了,趁观众和球员都没走,冲到场中央,随便另找一个球员,然后对他大喊三声‘某某我爱你’,不敢赌也算输。”
“为什么要和你赌?”凉夏诧异,只是手脑不同步,没来得及按住豆豆的嘴,豆豆已然高高的挑起下巴,说:“赌就赌,谁怕谁?”
最后,她们打赌,豆豆和凉夏一组,短发女孩和她的朋友一个自来卷五官精巧的女孩一组,每人拿一瓶运动饮料守在场下,专等比赛结束,上去给欧阳逸送水,欧阳喝了哪组任何一个人的水,都算这组赢,输了的马上去场上找人大喊三声。
“我不要,输不输都丢死人了。”凉夏摇头。
“你的朋友要先认输?那你只好一会直接上场去大喊三声了。”短发女孩幸灾乐祸。
“凉夏,你不是吧,我们是朋友,你不能丢下我,大不了,咱们输了,我把你的份也喊出来。”豆豆可怜兮兮的冲凉夏眨眼睛。
“同学,你不愿意去可以不去,本来就是同她赌,输了自然也是她自己去喊,和你没什么大关系。”短发女孩笑嘻嘻的,眼神里写满了得意。
凉夏没有接茬,她不喜欢短发女孩胜券在握、仿佛一切尽在把握中的样子,于是反而握住豆豆发凉直冒冷汗的手,安抚的笑了笑。
比赛结束,凉夏和豆豆在最后一节都站在看台下场地的入口处,可是因为心情太紧张,谁也没听清比赛结果,甚至连最后一场谁投中了球也没有看清楚仔细,反观旁边的两个女孩,倒是一派轻松,不是咬着耳朵,小声说笑。
凉夏希望,比赛永远不要结束,然而,比赛偏偏很快就结束了。
S大篮球队的队员们抱在一起,把教练高高举起,抛向空中,满场掌声雷动,很多学生也涌上赛场,因为站得最近,凉夏、豆豆和另外两个女孩被人群挤到了最前面,倒是扼杀了凉夏转头逃跑的冲动。
欧阳逸正回身同队友说话,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叫他的名字,下意识的回头,凉夏被豆豆一推,几乎一头撞在他身上。
凉夏手忙脚乱中,只得用饮料死死隔在两人中间,维持住不到20厘米的距离。
“欧阳逸,你辛苦了,喝点水吧。”清脆的声音在凉夏身边想起,短发女孩笑嘻嘻的说,“林梦也来了,我们俩被挤成这样,这水,你可都得喝了。”
“无耻。”豆豆脸色一白,已经知道自己上当了,喝着短发女孩和她的同伴那个什么林梦,根本就是认识欧阳逸的。
眼见欧阳逸两只手同时接下了短发女孩和林梦的水,凉夏侧头对豆豆作了个哭的表情,豆豆也苦着脸,四下开始寻找马上要大喊的对象,偏偏,有人握住了凉夏攥得紧紧的饮料瓶。
“你费这么大力气,是要给我喝吗?”很好听的男声,在凉夏耳边徘徊,不,不是好听,那简直是天籁,凉夏抬头,满脸惊喜,豆豆也几乎欢呼跳跃,原来欧阳逸接过短发女孩的两瓶水后,随手就递给了身边的队友,这时手里,却握住了凉夏的那瓶。
“哦,是给你喝,给你喝的。”凉夏呐呐的,有些脸红,手忙乱的松开,被身后的人群一涌,几乎撞到欧阳逸,手又连忙夺过水瓶,架在两人中间。
“同学,我很渴,真的。”欧阳逸没想到送到自己手里的水还有抢回去的道理,愣了一下,看凉夏的狼狈,笑了,高声对后面的同学喊,“大家不要挤了,向后让一让,我们要清理一下场地。”
他在校园号召力极强,片刻后,拥挤感渐渐消退,凉夏红着脸把水重新交到他的手中,看着他缠了胶带的手指旋开水瓶,大口喝下去。
短发女孩和同伴都愣住了,好半天,才咬着嘴唇,猛然冲到欧阳逸身旁一个同样个子高高的男生面前,大喊道:“李槐我爱你!李槐我爱你!李槐我爱你!”然后猛然推开人群,嗖嗖的跑掉了。
全场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呆了,那个叫李槐的男声将刚喝下去的水猛喷了一地,很有些不知所措,而林梦已经跺跺脚,转身分开人群,去追自己的朋友了。
这一场闹剧,最后在众人对李槐的打趣和哄笑中收场,欧阳逸最先捶了李槐一拳,笑道,“有人当中告白,感觉怎么样?”
“别问我,想知道,回头你找人试试就好了。”李槐脸色微红,反手还击了一下,对周围起哄的人直着脖子喊:“笑笑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什么都好笑!”周围的人齐声答了一句。
欧阳逸喝干了手里的水,觉得格外的美味,方转头去找凉夏时,才发现,身边的人早不见了踪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