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隔云相望 月下箫声

“你要从实招来,你是不是也早认识欧阳逸?”从体育馆跑出来,凉夏尤觉得两颊火烫,豆豆已经回过味来,直拉着她问。
“谁说的,我不认识他。”凉夏反驳,声音里底气十足,全听不出心虚来。
“真的?那我的运气岂不是太好了,我要去买张体育彩票,没准能中。”豆豆拉住凉夏,仔细看了看,觉得凉夏不像是说假话,立时又兴奋起来,“我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哈,话说回来,这个欧阳逸,长得虽然一副小白脸的样子,但人还真不错,难怪然然这么迷他。”
“行了吧,做梦也该醒了,口水流了一地了。”凉夏受不了豆豆猛然冒出的花痴样子,推了她一把。
“好好,我错了,我改,今天你这么够意气没丢下我一个人出糗,说吧,要我如何报答?”豆豆耍宝般站在原地,抱腕当胸。“说吧,让我两肋插刀,也在所不辞。”
“我不要你两肋插刀,我要吃烤地瓜。”凉夏笑嘻嘻,校园里小卖店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烤地瓜,要吃这个,非得跑出校园,到门口去碰运气,天冷的日子,凉夏懒得动,想吃了许久。
“坏丫头,这么冷的天,你也真……”豆豆跳起来,推了凉夏一把,想了想,才颇有一副壮士断腕的壮烈,说,“算了,谁让你是我兄弟呢,这烤地瓜,我去替你买了,你回寝室等着吧。”
“豆豆,你是宇宙无敌的大好人。”凉夏赶紧作仰望装,眨眨眼睛。
豆豆来去如风,嗖嗖的就跑向校门的方向,凉夏站在原地看她跑远,这才慢腾腾的往寝室楼的方向走。这个城市比她的老家在地理位置上偏南,冬天的温度也高一些,只是同北方所有的城市一样,北风一吹,照样透心凉。
快挪到寝室楼的楼下时,远远就看见过路的女生交头接耳,凉夏对不认识的人一贯不关心,当下也只把围巾向上拉了拉,微微垂着头,鼓励自己温暖就在前方。
然而,寝室楼下,一台纯黑色的大吉普车还是引起了凉夏的注意,她对车的了解少得可怜,多少年里都分不清本田和丰田的标志,所有车里,大约唯一叫得准的,就是奔驰、红旗和奥迪。眼前的大吉普之所以引起她的注意,主要是因为,首先,她一直认为吉普车都应该是绿色的,而眼前这台不是,其次,大大的奔驰标志,她还是认得的。
纯黑色的车旁,斜倚着很年轻的男人,二十多岁的年纪,穿一件笔挺的黑色西服上衣,V领的浅灰色毛衣,正从烟盒里拿了烟,漫不经心的点燃,片刻,一股烟雾升起。
凉夏对这个男人有些印象,因为曾经几次看到刘恩恩上他的车,只不过以前他开的也是奔驰,但是确实奔驰最常见的轿车。虽然联想到了刘恩恩去体育馆看球的古怪行动,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凉夏在观察一切的时候,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寝室楼的大门已经触手可及。
“柳小姐,请您留步。”身后,有人说话,凉夏没有留意,又向前走了两步,“柳凉夏小姐!”身后的人已经连名带姓的叫她。
“请问我认识你吗?”凉夏疑惑谁会称呼自己为柳小姐,这年头,小姐这两个字,听在人耳中,总有说不出的别扭。
叫住凉夏的,是刚刚吸烟年轻男人。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年轻男人一笑,一侧脸颊下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柳小姐跟刘恩恩小姐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对吧?”
“你有什么事情吗?”凉夏不解,但是脚下却忍不住退了一小步。
“没什么,今天刘恩恩小姐没有按时回家,我想请问您,看到她了吗?”年轻男人问得很礼貌客气,可是薄薄的嘴唇边,凝成的微笑却让凉夏本能的觉得畏惧。
“我不知道。”凉夏摇头,“我和她不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