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隔云相望 月下箫声

欧阳逸带凉夏吃的,是豆浆配煎饼果子,这里的煎饼果子同凉夏家乡的并不一样,煎饼是加鸡蛋摊好的,上面刷了各种酱,撒了芝麻,最后卷一块薄脆。
“我以为,煎饼果子里是该卷油条的。”凉夏吃了一口,很咸,忍不住喝口豆浆。
“卷油条?”欧阳逸倒是一愣,“那刷酱吗?不刷酱有滋味吗?”
“我们家不刷酱,小时候,我爱吃甜食,妈妈倒是给我撒过白糖,卷起来吃。”凉夏想起了许多年前的煎饼果子,觉得那种甜味,仿佛还萦绕在心头。
“好吃吗?”欧阳逸见她十分的回味,忍不住问。
“记得不清楚了,其实,我们那里,已经很少有人吃煎饼,油条也只有早市才有,早餐一般都改吃面包了,方便又省事。”凉夏很爱薄脆的口感,虽然咸了点,也三口两口就吞下肚子。
“你喜欢,改天我带你去吃一家更正宗的,”欧阳逸瞧凉夏吃得香甜,也很高兴,“那家最绝的,不是煎饼果子,而是各色的小点心,有一种红豆糕,方方正正的一小块,看起来再结实不过,但是轻轻一咬下去,却立时就融化在嘴里了,又甜香,又美味,你肯定爱吃。”
“看不出来,你对吃还很有研究。”凉夏喝光豆浆,身子终于暖起来,这才想到问,“你是本地人吗?”
“算是,也不算是。”欧阳逸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我父母现在都在B市工作,我的爷爷奶奶家在这里,我也是高中回到这里读的。”
“B市?”凉夏一愣,几乎拍桌子,“我也是B市的,这么说,咱们还算半个老乡。”
欧阳逸回给她一个暖暖的微笑,站起身时很自然的伸手拉她,“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现在,让身为老乡的我,带我的老乡你,来四处逛逛,省得你过年回家的时候,人家让你讲讲这里的风土人情、风景名胜,你一问摇头三不知。”
S大所在的A市,繁华热闹到极点,尽管是星期六的清晨,马路上也到处是车,到处是行色匆匆的行人,地铁车上坐了几分钟,凉夏被挤得东倒西歪,直到欧阳逸用手臂和身子为她支起一方小小的空间,才得以喘息,然而,旁边座位上的年轻女子居然有本事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照旧读着一本英文书。
事实上,有空的时候,她也和寝室的女孩子们一起走出校园,在A市里四处游走,只是这个城市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大了,走走停停,无非管中窥豹。
欧阳逸事实上,也没领凉夏去什么地方,他只带她钻胡同,这个城市有很多的胡同,常能看见成群结对的外国人,听导游滔滔不绝的讲解。而欧阳逸知道的故事,明显要更多,也来得更加生动细致,百问不厌。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逛,四处看,随便聊,到了回到S大的时候,居然已经是日暮黄昏。
冬日的黄昏,常常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凄美的感觉,落光叶子的阔叶树,只余稀疏的枝叶独对残阳,幸而,树下经过的,都是双双对对的身影。
欧阳逸是学校的名人,两人一进校门,凉夏就立刻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不是玩累了,而是来来往往,许多女生的目光,都从欧阳逸身上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有轻蔑的微笑着的,有干脆横眉立目的,也由毫无表情的,种种都让她觉得不舒服。
凉夏几乎忍不住就想把被欧阳逸紧紧握着的手抽回来,但是她的心念不过刚刚一动,手上就骤然受力,完全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明明什么都没有,他甚至连句什么话也没说,这算什么?凉夏有些委委屈屈的侧头看欧阳逸,却正好遇上他的目光,居然温柔而宠溺。
目光相接,凉夏的心砰砰直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学校里许多女孩追着欧阳逸跑,一定是他的眼睛太漂亮了,神采飞扬,而当那目光专注落在一个人的身上时,这个人就会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而在这个世界里,尽管鲜花盛放,但是自己却是最独一无二的美丽。
“做我的女朋友吧。”欧阳逸将凉夏一直送到寝室楼下,晚饭时间,寝室楼下正是人最多的时候,不少男生都等着女朋友下楼,三三两两的站着,一听欧阳逸的话,忍不住齐声起哄。
隔了很多年,豆豆和王悦然在遥远的异地他乡重逢时,说起当年的往事时,还对这一刻记忆犹新。
没有什么浪漫的玫瑰红烛,更不用说红酒香槟,戒指礼服,有的就只是人一生最美丽的时刻,古老的漆成大红的中式小楼前,一对沐浴在夕阳下的青年男女,夕阳在他们四周结下了许多美丽炫目的光圈,越来越多的人汇聚过来,各自神色不同,直到人群里忽然有人喊了一声,“你倒是答应呀,不然饭口都过了——”
接着,不用谁起头,就开始有更多的人节奏一致的喊:“答应他——答应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