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吵架 隔云相望 月下箫声

“然后怎样了?”欧阳逸随口问她。
“还能怎样,老师也吓一跳,退出去推推眼镜,仔细看了看教室上面的牌子,然后进来,十分夸张的说,最后一堂课了,想不到小生还有机会亲眼目睹诸位大人的丰姿,真是三生有幸,请容小生自我介绍一下,敝姓陶,陶渊明的陶不是桃子的桃,是诸位大人文学概论的任课老师,烦请诸位看仔细小生我这张脸,免得日后在学院里互相撞到当面不识,发生争执惹人笑话。”凉夏很兴奋的学了老师的表情和动作,说完时,却发现欧阳逸眼神飘忽,似乎根本没有在听她说的话。
回头是出于本能,凉夏发誓,自己真的只是想看看,欧阳逸看到了什么,食堂里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不再人来人往了,所以凉夏很容易就看到了一抹纤细的身影,有着绝美的侧影的女孩,正飘飘悠悠的走在欧阳逸的视线中。
刘恩恩,凉夏忽然打了个寒战,说不明白,为什么看到刘恩恩的那一瞬,她的心,忽然从火热变得冰凉。
“你吃完了?”收回目光,是因为欧阳逸忽然问了这样一句,事实上,从见面到现在,凉夏一直在说话,即使打了她最爱的锅包肉,她也不过刚刚吃了一块,要是过去,欧阳逸一定会发现,然后皱着眉说,“你得多吃点,你吃得太少了,被人会以为我虐待自己的女朋友。”只是,这次,他却看也没看她的盘子,只是站起身说,“吃完了就走吧。”
“你先走吧,我还没吃完。”凉夏觉得十万分的委屈,勺子用力一磕盘子,放出当的一声脆响,声音也拔高了一号。
“那你先吃,我走了,回头去找你。”欧阳逸对凉夏的脾气却似乎全无察觉,匆匆忙忙的就真的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生闷气,锅包肉也吃不出一点味道,于是,只能悻悻的回到寝室。
豆豆早回来了,正躺在床上背书,孙伊美、宋晓雨和王悦然几个人也都在,正围在一起说什么,见到凉夏回来,瞬间就散开了。
王悦然哼了一声,坐回到床上,孙伊美却披上大衣说,“这屋子里让人呆着气闷,有人每天说得比唱得好听,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就是抢起别人的男朋友,一点不手软。”
“诶,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说谁呢?”豆豆在床上一跃而起,手指着孙伊美。
“我说谁?谁自己心里明白,你犯得着瞎参合吗?”孙伊美哼了一声,“我看最该小心的就是你,别哪天人家把你给卖了,你还给人家数钱呢。”
“那也是我乐意,怎么的?我看你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谁抢谁男朋友了,欧阳逸是谁的男朋友,谁不知道,他就一个女朋友。”豆豆嗓门拔高,大有马上跳下来和孙伊美理论的架势。
“你少说两句。”宋晓雨挺着说得不像话了,赶紧上前拉住孙伊美,一边又叫王悦然,“不是说去上自习吗,还不走没座位了。”
等到三个人的脚步声从走廊挪到楼梯口,豆豆才对凉夏说,“别放在心上,欧阳逸没喜欢过别人,他就喜欢过你,单恋本来就等同于随时失恋,她们乐意单恋,倒拿不是当理说了。”
凉夏没有出声,事实上,自从那天欧阳逸当中表白之后,她就成了寝室中第二个被孤立的对象,不对,这已经不仅仅是被孤立了,那简直是被直接化为汉奸、叛徒的待遇,幸好还有豆豆,不论怎样,始终站在她身边。
要是以往,凉夏不会这么难过,她等多会生气,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凭什么要承受责难,而今天,她却真的很难过,凭什么自己在承担了这么多的责难后,还要被忽视,欧阳逸根本就没有听她说什么,亏她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就想好了今天要和他说什么话,用什么样的表情。他不仅忽视她,不听她说什么,甚至也不关心她,连她饭菜几乎没吃都没注意到……
一想到这些,凉夏的眼泪就止不住的从眼睛里簌簌的滚落,虽然她用最快的速度趴在床上,也没有逃过豆豆的眼睛。
“你哭什么,别理她们,就当她们是狗放屁。”急了,豆豆啥话都敢说。
“我没事。”凉夏将头埋在枕头上,哭就这样,别人越劝,眼泪就越多,心里就越委屈。
“没事还哭?”豆豆不肯走开,“欧阳逸欺负你了?”
“别跟我提这个人,以后,我要和他绝交。”提起欧阳逸,凉夏更加委屈了,话说得也有些咬牙切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