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显神威 风云五剑 云中岳

玉琦拾获菁华姑娘遗下的宝剑,只惊得心胆俱寒,五内如焚,身躯却四肢冰冷。
这一瞬间,左方蓦地传来“哎呀”一声尖叫。他闻声大喜,也心中一紧,这明明是飞虹姑娘的口音嘛!
他耳朵特灵,已听清声音是由那石洞穴中传出的,他想也没想,反应顺乎自然,猛地向洞穴中飞扑。
折了两次弯,眼前绿光耀目。他认得,这绿色光芒,正是他的绿珠所发,这绿珠在他面临赴死之前,曾经亲手交与菁华,着她日后交与祖母的信物。
他身法奇快,已进入了洞中,眼前景色,令他愤怒如狂。不错,菁华、飞虹确在洞中,而正欲侮辱姑娘的人,也正是他视同知己,认作知交的神剑书生杨高。
他暴怒如狂,恨不得将这狗畜生砍成肉泥,可是他却无法下手,这人也算是他的患难之交,相交一场,情谊仍在,虽则这家伙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行径,他仍不忍向这畜生立下杀手。
人一扑近,两支剑已将神剑书主控制住了。
“畜生!你竟卑鄙到如此程度,该死上一万次。贴壁站着!”玉琦厉叫,剑尖点着神剑书生的后心,将他推向石壁,不许他回头。
他丢掉左手剑,低下身躯,急着去解菁华的穴道。
神剑书生的功力,确是比玉琦想象中为高,临危拼命,他只好冒险逃生。他相信,即使玉琦肯饶他不死,但如等菁华穴道被解,姑娘绝饶不了他。
趁玉琦俯身的刹那间,他用真气震开穴道,再突用缩骨法使背脊缩扁三寸,离开了剑尖,贴壁向洞口飞掠。
玉琦心急救人,未料到神剑书生会敢于冒险逃命。他一发觉有异,宝剑猛地一振。
“哎……”神剑书生仍未逃出剑下,宝剑无情地攻破了护身真气,由脊心横过右琵琶骨,划了一道大缝,鲜血飞溅,皮破骨开。
这家伙真够狠,并未倒下,狂叫一声,人已消失在洞穴出口的暗影中。
玉琦本想追赶,但踏出一步便又忍住了,他不能只顾追人,置两位姑娘于不顾。
他一检查姑娘穴道,切齿说:“这畜生好狠,用的是三阴手法,晚半个时辰,人即使不死也会废了,尤其这至淫之毒……”
三阴手法难他不倒,一阵拍揉,穴道全解,扶正她的牙关,喂她一颗解毒丹,即解救飞虹。
解开两女穴道,他转身到了洞口,背着身说道:“华妹,我在外面等。”说完,走了。
菁华、飞虹正羞得无地自容,他走了正好,两人匆匆掩上破衣,用带儿系上,飞虹扑在小姐怀中,叫道:“小姐,小姐……”两人抱头大哭,哭了个哀哀欲绝。
玉琦在外等候,久不见两人出来,仅听到里面的哭声,心中一急,便闪身入洞。
“两位妹妹受惊了,请珍重,不可过悲……”
菁华再也忍不住辛酸,猛地扑入他怀中,哭得更凶,泪水濡湿了他的胸襟。
玉琦轻揽住她,温情地轻抚她的秀发说道:“华妹,假使你感到心里难受得必须发泄,就哭个够吧,我……我来迟半步,至令你们受到委屈……”
她终于止住哭声,在他怀中幽幽地说道:“大哥,你……你平安地脱险了,我……我不是在梦中么?”
“死中逃生,我们都平安。华妹,志中叔他们呢?”
“他们已进入另一处洞穴暂避,目下不知何往……” “啊!我们得找他们。”
姑娘放开拥抱,抓起壁上绿珠说道:“我得找那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三人欲出穴,姑娘却又转身,找回那如意项链,一挥宝剑,将神剑书生的衣裤砍个稀烂,再砍他那把宝剑,一连三剑,还未将它砍断。
玉琦一笑,将剑抓在手中,嗤一声插入石中两尺余,运神功一振,剑如遭雷殛,化为三段。
姑娘一惊,破涕为笑道:“咦!琦哥,你的功力,确是令人难测,时高时低,每一次皆出人意料哪!”
玉琦笑道:“日后愚兄会告诉你,目下我确是大为不同了。”
三人一出石穴,姑娘并未将绿珠和如意珠链交还,反而将绿珠纳入怀中,将如意珠链悄悄地戴在项下。
神剑书生天鹅肉未吃到,反而被咬了一口和挨了一剑,虽未重伤筋骨,但也难以禁受。
千紧万紧,性命要紧,他顾不得背上疼痛,赤身露体鲜血飞溅,奔出十来丈,正欲钻入一个石洞暂避,但头脑一阵昏眩,扑地便倒。
也在这一瞬间,三个老怪物恰好赶到。天灵婆眼尖,一看血人的面孔,便飞掠而上说:
“咦!小家伙怎么了?” “交给我。”地灵老怪飞抢而出。
天灵婆虽年纪已届百龄,真不好上前援救一个赤身露体的大男人,只好止步。
地灵老怪抱起地上的人,怒叫道:“是剑伤,什么人敢伤了咱们的弟子?”
天灵婆怪叫道:“别噜嗦,先救人要紧。”
地灵老怪将人抱在一块大石后,取出百宝囊中奇药,内服外敷双管齐下,神剑书生便慢慢苏醒。
天灵婆和百灵丐向两面一分,急搜左近是否有人。当他们一无发现,正在回赶时,洞口中已出现了玉琦和两女的身影。
天灵婆叱喝着赶到道:“若要幸生。” 百灵丐也如飞而至说:“莫逢三灵。”
菁华正没好气,猛想起客店中金蛇剑李芳午夜前来找岔的事,一声娇叱,人已电射而出。
百灵丐阴阴一笑,欺身逼上。
两人对向而进,其快可知。五琦也一闪而出,紧靠姑娘身侧跟上。
菁华是愤怒,百灵丐是为人古怪;两人皆不出声询问,一照面便立即出手。
两人同时出手,单掌劈出,各用了七成真力。姑娘挟忿出招,无极太虚神功随掌而发,百灵丐用的也是阴柔奇学。两人掌发看去并无潜力发出,其实力道足可化铁熔金,裂石开碑。
玉琦看了老怪的掌势,心中一懔,蓦地闪出前面,一掌虚按。
“蓬”一声闷响,百灵丐身形一晃,站住了。
菁华也向前一冲,恰好被玉琦的左手轻轻带住。
两股凶猛的潜劲,被玉琦向一旁推出,碎石疾飞,丈内方圆之地,似被鬼神所扫。
天灵婆也恰好赶到,正提起钩镰拐准备攻出,却被这景象惊住了,瞪着鬼眼惑然注视对面的少年人。
百灵丐变色站定,骇然道:“咦!你的功力是怎样练法的?”
菁华姑娘也怔住了,她心中有数,这一掌要不是玉琦在一侧适时解厄,老怪物这一掌她就得出彩。
玉琦冷笑道:“如何练法,用不着阁下操心。看穿章打扮与你们的口吻,定然是三灵三位前辈,阁下也就是百灵丐呼延浩了,是与不是?”
百灵丐还未回答,天灵婆接声叫道:“小子,谁不知三灵的尊号?哼!”
玉琦剑眉一轩道:“金蛇剑李芳,是诸位的门人么?”
地灵老怪突在远处石后站起,向这儿飘掠,说道:“什么金蛇剑?哼!三灵只在五年前收了一个门人,姓杨名高。刚才他身负重伤,赤身露体在洞穴中奔出,哼!想必是你们刚才凌辱他了。”
菁华一听他们是神剑杨高之师,羞愤交加,怒火如焚,“铮”一声剑吟,她撤下宝剑厉声叱道:“那人面兽心的畜生,原来是你们调教出来的,本姑娘找你要人。”
叱声一落,剑化神龙矢矫,攻向地灵老怪。
地灵老怪一见剑芒电射,便知是了不起的神物,不敢大意轻敌,闪身急让,撤下乌光闪闪的百节蛇尾鞭,大吼一声,一鞭抽出。
鞭长八尺,鞭身在剑影外侧,但鞭梢已半途转折,点向姑娘后心。
“叮”一声清鸣,接着剑啸慑人心魄,姑娘宝剑一旋,便将鞭梢荡开。
她只感到虎口发麻,心中一懔,老怪物的功力委实浑厚惊人,竟然震得她气血一涌,无极太虚神功,似乎也禁不起对方全力一击。
又一声娇叱,她展开了家传绝学“神龙剑法”,狂野地放手抢攻,奋勇前扑。但见寒芒飞腾,八方盘旋而至。
地灵老怪桀桀狂笑道:“剑法虽奇,内力差劲,派不上用场,打!”他蛇尾鞭一抖,也展开抢攻,鞭乃是缅铁合金打造的,宝刃不伤,加以他功力又比姑娘高,兵刃上又占了一寸长一寸强的便宜。三五照面后,姑娘近身不得,心中大急。
玉琦突然向飞虹道:“飞虹妹,老怪物乃是宇内一代高人,辈份极高,理应以一敌二,请助华妹一臂。”
飞虹被初次唤之为妹,粉面一红,却用一声娇叱掩住窘态,拔剑而上。
两人一联手,老怪物可占不了上风啦!
百灵丐拔出腰带上的打狗棒,呵呵狂笑道:“小辈,我花子也要松松筋骨。老怪,让一个给花子消遣消遣。”
说着说着,他猱身便上。 玉琦晃身截住他,沉声喝道:“慢着!”
老花子道:“让开!”
玉琦叉腰屹立,一字一吐地说道:“你们以老欺小,不怕有损你们三灵的名头?要动手,冲在下来。”
老花子刚才被少年人击偏他的雄奇掌力,对玉琦深怀戒意,不敢贸然动手,冷笑道:
“小子,你是何人门下?” “免谈,你该问在下的姓名。”
“你是啥玩意?后生晚辈,不够资格在老花子之前亮名号,我只问你的师门何人。”
“你可以在拳掌上猜测,在下认为,你也不够资格问在下的师门名讳。”
老花子怒叫道:“你好大的胆。” 玉琦淡漠地答道:“不错,可以包天。”
“你在三灵面前敢如此无礼?” “阁下无礼在先,怎能责怪在下?岂有此理!”
百灵丐大怒,插好打狗棒怒叫道:“小子,老花子送你见阎王。”
“你说反了,见阎王的是你。”玉琦轻描淡写地说,屹立如山,凛然叉手相候。
百灵丐对他心怀戒念,首先不敢全力抢攻,左掌虚晃,右掌一翻斜拍玉琦肩井。
玉琦知道他这招是虚着,置之不理,掌力及身,果然只有两成劲。他已得旷世奇学,劈空劲道着体自散。
百灵丐被他冷静而有恃无恐的神态所镇,也暗自惊心,掌向外一带,左掌闪电似连击五掌。这招“惊涛拍岸”如果能抢制机先,可以连攻一二十掌,攻势之猛烈和迅疾,令人无法招架,更不用说还手了。
玉琦还未摸清对方的底细,对自己的功力也不太了解,所以不敢硬接,且等会再说。他连退三步,让对方攻了五掌,如山潜劲一近身,他只消举手轻拂,便将袭到的劲拂散,心中了然,雄心大起。
老花子看对方迟迟不敢还手,胆气一壮,在第六掌中暗地用了全力,掌一出劲道尽吐。
玉琦也在这瞬间展开反击,以七成功力翻掌变拨为推,硬接来掌。
“蓬”一声闷响,双掌暗劲一接,两只手掌随之接实,刺骨劲风四射。
“好小子,你死定了。”百灵丐厉喝,他已将玉琦的右掌吸住了,真力猛吐。
玉琦深深一笑,左掌横置胸前以防突袭,左足前跨一步,冷然沉肘。
百灵丐大喜之余,脸上的笑容突然冻结了。他只感到发出的真力,如排山倒海似的攻向一处无底深渊,一去不回,像是泥牛入海,但掌心却有一道炙热无比的奇异劲流,也像是一条神奇的吸血蚂蝗,由对方的掌心钻出,却钻入了自己的掌心,逐渐循手肘向上爬。
他倾尽全力,也无法将那道令他吃惊的热流迫退半分,反而循序渐进,逐寸上移。
他脸上的笑容倏然冻住,随即脸色一沉,手心麻木,手肘在发抖。不久,他浑身冒汗,体外升起了阵阵轻雾,额际豆大汗珠一串串流下眼角,掉下脚前,双脚已逐渐颤抖,支持不会太久啦。
天灵婆先前见百灵丐步步进逼,攻势如潮,分明已抢得先机,稳占上风,所以大为放心,目光转向地灵老怪,目不稍瞬。
地灵老怪一根蛇尾鞭,威风八面,在两支宝剑的狂风骤雨急攻下,仍然应付裕如;但如想完全控制局面,也非易事。
剑气锐啸,人影飘摇,两位姑娘联手合攻仍不易攻入老怪的鞭幕,三二十招一过,菁华有点急啦!剑术她确是攻守自如,无奈她只练有六成火候的无极太虚神功太不争气,始终让老怪用一种奇怪的柔劲震得四面散逸,无法行全力一击。
在中原遨游以来,她第一次和宇内高手相拼,无极太虚神功也第一次碰上对手,难怪她发急。
她侦空儿掏出了暗器鱼腹针,觅机发射,却被一旁的玉琦看到了,他叫道:“华妹,不可!老怪有护体的奇异外门邪功,可反震外加真力打击,如无神刃无法伤他。”
他这一叫,将天灵婆的注意力引来了。她一看百灵丐发发可危的境况,大吃一惊,鬼叫一声,举钩镰拐闪身抢到。
“老鬼婆,你如果加入,老花子定被震死,不信你大可一试。”玉琦冷冰冰地说,左掌作势拍出。
天灵婆果然懔然止步,厉声叫道:“老身却是不信。” “信不信由你。”
老鬼婆不敢向玉琦动拐,却伸拐闪电似搭在百灵丐的左肩上,真力倏发。
百灵丐正在吃紧,得拐上导来的无穷真力相助,压力一松,大汗亦止。
玉琦突又加了三成劲,说道:“好啊!最好你们三灵全上,看是否真是浪得虚名。”
天灵婆冷哼一声,正想说话,可是她脸色一变,说不出话来了。
玉琦一加了三成劲,百灵丐又告吃紧,掌肘间向内钻的热流,本来已退至腕脉下,这时突又急升至肘弯下了,而且更为凌厉凶猛。
天灵婆发觉她的内家真力,被遏止在拐身上,进退不能,十分尴尬,而百灵丐已经重新冒汗,手脚又开始发生颤抖现象了。
她正想加劲,突又听玉琦说道:“老鬼婆,你再加三分劲,老乞丐这条膀子,就算是毁在你的手中了,要不信可以试试。”
“哼!”老鬼婆只能冷哼,真不敢再行加劲。
玉琦眼角觑见两位姑娘无法抢得优势,往下拖可能要糟,便沉声道:“你们三灵不过如此而已,在下愿一斗你们三人联手的绝学,开!”
随声发出一声气流的爆震,他竟然能泰然撤回内力,将对方的力道向旁一带,响起一声沉闷的音爆。
天灵婆身形一歪,顺手抓住百灵丐的右肩,不让他倒下,百灵丐脱力地乱晃,嘴角渗出一线血丝,赶忙探手入怀,取出一颗丹丸吞下,铁青着脸在一旁运功调息。
玉琦人影一闪,已到了地灵老怪身侧,叱道:“老怪物,退!在下让你们三人联手。”
地灵老怪只觉耳膜轰然一声,那一个“退”字像一个焦雷起在耳畔,心中一惊,火速跃出圈外。
玉琦又向菁华说道:“华妹,请借宝剑一用。”
菁华纵至他身边,抬腕用纤手轻拭鬓际汗珠,将剑递到他手中,说道:“琦哥,老怪物功力已登峰造极,你以一敌三,岂不……”
玉琦突用传音入密之术向她说道:“合他三人之力,我有自信可以击溃他们,但在二十招之内,可能无法得手。”他接过剑,拍拍她的掌背,令她安心,微笑着转身。
三个老怪物聚在一块儿,商量片刻,三下里一分,各占方位严阵以待。天灵婆正色问道:“你真要领教我们三人的绝学么?”
“在下绝不戏言。” “你可知道后果?” “咱们生死机会各半,后果不劳费神。”
“小伙子,你值得骄傲,你比笑阎罗还要高上一筹。”
“好说好说,骄傲二字,在下可不敢当。” “小小年纪有此成就。你确可称道。”
“多承谬赞。” “笑阎罗与你如何称呼?”
“素昧平生,今日已有两个笑阎罗出现,在下还不知孰真孰假。”
“你是打伤杨高的凶手么?”
玉琦一听杨高两字,怒火一涌,脸上泛起了重重杀机,冷哼一声道:“那畜生人面兽心,无耻已汲,在下还想取他狗命,一剑之惩,太便宜了他。”
天灵婆大怒道:“呸!我那徒儿为人纯真正派,无可非议,你岂可血口喷人,污蔑他为人面兽心?”
玉琦不好将洞中之事说出,厉声道:“在下句句是中肯之言,日后撞在我手,他休想活命。老婆子,你既然护犊,在下也不和你斗口妄论是非。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小畜生你说。”
“可惜你三灵的一世凶名,丧在那人面兽心的无耻小人手中。”
“小畜生,你说早了。” “一点不早,你们将立可看到。”
老鬼婆怒叫一声,一拐迎面便劈。 左右两人向前一闪,便欲动手抢攻。
玉琦突然一剑拨出,说道:“且慢!你们没有后悔此举么?”
“废话!不杀掉你,老身才会后悔。”老鬼婆怒叫,一招“贴地盘龙”攻出,钩镰拐左右翻飞。极为平凡的招术,到了她手中却变化万千,因为她的钩镰拐本身就极不平凡。
玉琦向左一闪,剑尖下垂。 左面的地灵老怪觑得真切,一鞭振出。
玉琦仍未还手,身形一闪,已到了右面。
右面的百灵丐心有余悸,打狗棒一招“庄家打狗”,用八成真力攻出,急抽玉琦左胯骨,预留退步。
玉琦仍未还手,一声长啸,人竟在老花子身畔掠出,到了他们三人之后,倏然转身,仍是那古怪的持剑式,冷然卓立,虎目中神光突现,但一闪即隐。
三个老怪心中一懔,天灵婆已转过身来,说道:“这小子已练至由神返虚返璞归真之境了。”
地灵老怪也懔然叫道:“小心他鬼魅也似的轻功。”
玉琦在未弄清他们三人合攻的真正实力以前,不想冒险轻进,点手儿叫道:“诸位不必大呼小叫,快上!”
天灵婆一打手式,一声鬼嚎,狂风暴雨似的猱身而上,罡风怒号,拐影只剩下淡淡的影像,将玉琦裹住了,好不凶猛狂野!
地灵老怪也叱吼一声,蛇尾鞭风雷俱发,专攻上盘,封住了上方,鞭梢恍若万千陨星,向下飞洒。
百灵丐也打起精神,沉喝一声,人向下一躺,从一侧贴地飞旋,打狗棒专攻下三路,三丈方圆地面,全被棒影布满,沙石飞荡。
三方面一围一合,按理在此雷霆一击之下,别说是人,风也逃不出上中下三道真力所结成的无形之墙。
飞虹惊叫一声,突然抓住菁华的手臂,粉面变色地叫道:“小姐,杨公子他……
他……”
菁华心中亦焦急万分,但她深知玉琦具有神奇的步法,比较沉着,反握住她说道:“别慌,琦哥不会有险……”
在她们说话间,玉琦已鬼魅似的东闪西挪,幻化成无数虚影,出入自如,每一鞭皆在他身畔虚掠,钩镰拐在他身侧弄影,打狗棒也在他脚下往来急闪。可是三般兵器,尽管罡风怒发,雷电似的飞射狂鸣,却无法伤得他分毫。
玉琦连躲十余招,已摸清对方底细,猛地一声长啸,立即展开反击。
“着!”他倏然大吼,但听剑气锐啸刺耳,寒芒怒张,他攻出一招“乱洒星罗”,闪过鞭让开脚下的打狗棒,千百颗寒星从钩镰拐影中射入。
“铮挣铮”三声兵器交鸣,人影一分。天灵婆无法闪避,只好硬拼,一招“三花聚顶”
救命绝招出手,护住头面并急挡洒下的万千寒星。
“接着!”玉琦硬生生将老鬼婆震退五步,向左急射攻向地下的百灵丐,“流星泻地”
猛扑棒影,一锲而入。
这乃是瞬间之事,急逾电光石火。百灵丐心胆俱寒,推出一棒向侧平射而退。
剑尖一闪,锋芒横移,百灵丐狂叫一声,右大腿被剑锋扫过,削掉了一块皮肉。
地灵老怪的蛇尾鞭,一招“丹凤点头”恰好攻到,不然百灵丐的右腕可能完了。
玉琦一翻腕,剑锋一偏,身形左移,全力一剑振出。
“铮”一声响,鞭尾一尺缠在剑身上,被剑身一振,便向上反卷,绕了一匝。
“撒手!”老怪大吼,向后一带。 “你做梦!”玉琦沉喝,全力一挥。
宝刃不伤的蛇尾鞭,竟被玉琦的盖世神功一挥之下,“嗤”一声带断一尺,鞭尾飞出五丈外。
这一瞬间,三灵各分一方,变色而立,骇然相对。
不远处人影疾射,出来了笑阎罗和姜志中等一行人。
玉琦立身三人之中,神定气闲垂剑屹立,虎目中神光炯炯,左足尖徐越,说道:“一十八招,在三招之内,在下要你们剑尖沥血。”
笑阎罗怒啸一声,撤下阎王令奔到。
菁华急闪身迎出叫道:“老前辈,让他们分个高下。”
笑阎罗止步说:“这三个蠢材以武林一代之尊,围攻一个后生晚辈,不像话。”
“他们三个人浪得虚名,目下胜负未分。” “好,老夫先瞧瞧。”
逸电首先奔到,一眼便看到小姐和飞虹衣衫凌落,不由大惊,说道:“小姐,你……你怎么这般狼狈?”
菁华凤目一挑,说道:“我们快搜。” 逸电讶然问道:“搜?谁?”
“神剑书生那畜生。”她向巨石林立处掠去。
姜志中奔到叫道:“玉琦贤侄,我助你一臂。”
玉琦却淡淡一笑道:“诸位请退,该我攻三招了。”
茜茵脱口叫道:“琦哥,用神奇的三招收拾他们。祥哥和元真弟被人用诡异手法所制,耽误不得。”
她这一叫,三灵可吃了大亏。玉琦还不愿使用师子尊者的神奇三招,听茜茵一叫,他可顾不了其他啦!
“着!”他一声沉喝,身动剑动。
天灵婆首当其冲,一股雄奇的暗劲,将她向左一吸,剑气已临右胁。
幸而她见多识广,大骇之下,猛地振出无数拐花,向右护住身右,身躯却向左急冲。这就是她聪明之处,不抗拒吸力,反而逃出一命,剑锋掠过她的拐上,左手一个食指立告分家。
地灵老怪从右攻到,鞭出“长蛇绕柱”,卷向玉琦腰胁,并一掌劈出。
百灵丐忍痛抢出,从左扑上,一记“大地盘龙”,贴地盘至玉琦双脚。
剑芒急旋,余劲更强,千百朵寒梅飞舞,剑气嘶鸣声中,急袭左右两人。
“哎呀!”两人同声惊叫,身形飞退。
地灵老怪用手按住右手臂下侧,在两丈外发怔,血从他的指缝中渗出,蛇骨鞭无力地下垂。
百灵丐右肩骨又开了一条血缝,站在三丈外摇摇砍倒,胸前不住起伏,脸色死灰。
“噗”一声,打狗棒堕地。 一旁的笑阎罗脸上的狞笑尽敛,换上了惊容。
四周鸦鹊无声,全部被这神奇凶猛的狠拼和疾逾电闪的剧变惊呆了。
玉琦一招反击,也耗了不少真力,三灵的功力确不等闲,三种兵刃都差半分儿就可击破他的护体神功了。他垂下剑,锋尖徐移至左足尖前,沉声道:“还有两招。”说完,踏前两步。
天灵婆徐徐举拐说:“少年人,咱们三灵算是栽了,你尊姓大名?”
“杨玉琦。二十年前白道群雄之首,玉狮杨公的孙儿,就是区区在下。”
“青山远在,一指被削之债,日后你须得加倍偿还。”
“杨玉琦与前辈无怨无仇,双方更无宿仇大恨,萍水相逢,荒山幸遇,前辈不问情由,见面立下杀手。按理,杨某该下手不留情,念诸位成名不易,薄施小儆,自问情义已尽。诸位若坚持日后清债,杨某不敢推辞。”
“这就好,日后重返,便是结算之日。”
地灵老怪接口道:“所赐敝门下的一剑,亦将一并结算。”
玉琦冷笑道:“杨某一并记下了。请记住,诸位若有是非之心,请查问贵门下因何会挨剑之由,日后也好向天下英雄交代。再者,贵门下如与杨某狭路相逢,叫了他准备一死。”
天灵婆恨恨地说道:“老身也记下了,后会有期。”
三人默默地退走,临行,天灵婆突向笑阎罗道:“今日之约取消,不久我们会来找你。”声落,三人同声厉啸,飞掠下山而去。
笑阎罗一头雾水,心说:“见鬼!谁与你们有约?”他想拦住他们问个明白,可是啸声一起,三灵已远出十丈外,身法如电,想拦阻已经嫌晚了,只好罢休。
菁华与飞虹、逸电遍搜左近,已不见神剑书生的踪迹,这时恰好转回。
笑阎罗转身面向玉琦,用十分古怪的神色打量着他。
玉琦将剑还给菁华,向笑阎罗抱拳行礼道:“老前辈可是人称笑阎罗,虎爪山的主人阮公士英么?”
笑阎罗似笑非笑地说道:“老朽正是阮士英……”
“多谢老前辈成全之德,晚辈铭感五衷。”
“怪!你竟然能活着离开虎口穴,令人难以置信。你难道竟有不畏奇热的能耐?”
“晚辈练的是纯阴气功,沙穴中热度不高,故能全身。这是老前辈临危指引之德。”
“老朽不敢居功。因你那视死如归,不惜以身救友,大义凛然的壮烈行径,令我心折,故不忍见你身化飞灰之惨,指引你全尸之处而已。你果真是玉狮的孙儿?”
“晚辈正是。” “果然祖是英雄,孙是好汉。” “老前辈谬赞了。”
“我不是抬举你,仅指明事实。当初令祖成为武林白道群雄之首,老朽虽已退隐,但仍算是宇内凶魔,先天上已是积不相容。所以你我的交情,到此为止。”
菁华突然接口道:“恨天翁伊老前辈曾说过,老前辈已经隐身嵩高,与少林掌门密伽尊者瞿谛大师交往,为何仍自命是宇内凶魔?实令晚辈不解。”
笑阎罗漠然一笑道:“俗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个人一旦走入邪道,虽则已改过自新,但心中之结,一生中亦无法解开。再者,老朽寿臻百龄,已不愿自承立地成佛。这次有人到嵩山大放流言诱我重出,我果然上当了,可知老朽的内心狂性仍在。总之,老朽在你们之前,愧对天下侠义道门人。今后,老朽将永离人世纷扰,也许将削发入山。诸位珍重,老朽祝福你们。”说完,身形一闪,形影消失在山崖密林之间。
众人默然相对,玉琦幽幽一叹。之后,他目光落在姜柏两人背后的兆祥、元真身上,惊问道:“祥真两弟怎样了?”
姜志中摇头叹道:“手足大穴被制,阴阳二维阻塞,而且曾服下奇毒,可能有点不妙……”
“放下他们,让小侄瞧瞧。”
姜志中和柏永年赶忙将两人解下,平放在地。玉琦请姑娘们回避,迅速替两人宽衣检验。
半晌,他变色说道:“这是武林中极为罕见的手法,天下间具有此一歹毒手法之人不多。”
姜志中大惊问道:“这手法何名?” 玉琦俊目放光地说道:“叫‘逆经分脉手法’。”
“难解么?”
“我得一试。如果再过一个时辰,经血逆流,血脉分裂,大罗金仙也无能为力了。这种手法,小侄曾听谷义祖叔说过,武林中只有太清妖道会这种歹毒手法。以两弟的肌肉麻木,皮肤泛紫的景况来说,分明是蝮蛇涎掺合南荒地钱毒草合成之毒,如果没有这种歹毒手法控制住经血,人早已无救。怪!如果是太清妖道的毒手,为何他要在无形中救了两弟,不让奇毒运行全身?这种毒据说百毒如来配有此物,地钱毒草就出产在勾漏山。”
茜茵也惑然地说道:“太清妖道的大弟子厕身无为帮,百毒如来虽是太清的好友,但却与无为帮势不两位,按理他们不可能结伙。”
“日后自会真相大白,我们记下就是。”
十种解毒药中,果然有专解蝮蛇涎和地钱毒草的解药。玉琦将药让两人服下,待药力行开,方用推拿八法先替两人活血。
推拿八法也叫按摩术;在内家高手手中施出,浑身经脉畅通,气机转旺,可以治疗百病,益寿延年。玉琦默运神功,掌指并下,手足被制穴道应手而开。
他额上见汗,蓦地在兆祥身前后一阵猛拍,叫道:“放松肌肉,我要解阴阳二维了。”
他右掌按在兆样颈后阳维之顶穴哑门,左掌按在阴维下穴足内踝的筑宾上,用内劲右下左上,一阵推揉。
阳维穴共十七,阴维仅含七穴,逐穴疏通,不是易事。而且这两维所分布之区域极广,所包括的穴道也够重要。例如肩井和期门两大重穴,前者属阴维,后者属阳维,可知不简单哩!
这期间,所有的人全部将心提至口腔,紧张已极,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皆因这种以内力解开诡奇歹毒手法,所冒风险太大,万一内力不够,或者稍有舛错,所付出的代价至巨;以目前来说:代价将是三条人命。
足足花去一盏热茶时光,玉琦击下最后一掌,拭掉额上冷汗,将两人的经脉先后疏通,缓缓站起,虚弱地说道:“幸不辱命,惭愧。”
姜志中和柏永年忙替两人穿上衣衫,说道:“贤侄,你是非常人,敢于下手。此中无数风险和顾忌你一力担承,任何人也没有这忡勇气哪!”
玉琦一面整衣一面苦笑道:“解穴疏经本身并不困难,难在顾忌太多,患得患失之心更是一大风险。如果是漠不相关的人……”
菁华突然奔到,她毫无顾忌地偎近他,用香帕儿替他拭掉额上汗渍,微笑着接口道:
“那你就不会太吃力,多损元气了。琦哥,是么?”
玉琦脸上一红,这些天来,他无法在烈日下赤身行功,肌肤日渐泛上淡红的原来色素,古铜色行将褪尽,经此一来,他又变成古铜色啦!众目睽睽之下,他窘得脸皮发赤。
他赶忙徐徐移开,用话岔开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在他俩身后,茜茵姑娘冲他俩的背影,幽幽一叹。她心里在暗叫:“啊!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哦!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她也缓步上前。
她感到有点儿酸楚,但忍下了。菁华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怎能和她争夺玉琦呢?爱情是自私的,要去掉私心确是不易啊!所以她感到酸楚。
兆祥和元真虚弱地向玉琦道谢,两人都热泪盈眶,兆祥把住他的虎腕,含泪道:“大哥,你这种舍身救人的……”
玉琦抢着说道:“祥弟,你要是承认我是大哥,就不用说了,好么?”
兆祥点头道:“我听大哥的话,但你不能禁止我在心中所说的感激。”
玉琦笑道:“相交贵在知心;祥弟,最好在心里也不必说。”
元真插口道:“风云五剑,今后祸福同当。小弟无法表达心中的感激,只能永铭心坎。”
玉琦豪迈地笑道:“五弟说得是,风云五剑,祸福同当,我们将携手行道江湖,奔走天涯。”
菁华高叫道:“结合天下群雄,锄奸去恶。”
兆祥也朗声说道:“仗剑江湖,去暴锄奸。”
元真也鼓掌三下,说道:“行侠仗义,理所应为。小弟想,咱们得先找太清妖道,打蛇打头,蛇无头不行。小弟直觉地感到,那妖道定然尚在人间。”
茜茵也笑道:“小妹决心追随骥尾。”
元真也笑道:“四姐该罚,风云五剑并肩行道,你怎说追随骥尾?”
茜茵啐他一口,笑骂道:“就是你狂妄,言词问虚谦岂不对你有益?”
元真笑嘻嘻一揖,煞有介事地说道:“承教,多谢四姐。”
飞虹突然插口道:“小婢与逸电妹随侍小姐,追随骥尾四字该我俩说哩!”
姜志中呵呵一笑道:“愿你们风云五剑日后仗剑江湖,为武林大放异彩,留一佳话。”
玉琦道:“谢谢姜叔勖勉,小侄当倾力而为。我们该走了,天色不早。从明日起,我们风云五剑,将发奋练一套风云剑阵,以便行道江湖。”
菁华惊奇地问道:“什么风云剑阵?琦哥可否一说?”
“由三灵联手合攻中,我想到日后我们可能会遭到武林败类的群起而攻,必须有一套防身绝学方能应付未来劫难,今后,我将幻形步传给你们,参以五行阵法,五剑相辅相成,虽千军万马,有何惧哉?”
元真跳脚叫道:“好啊!别浪费大好时光,快走!”—— 无涯扫校,独家连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