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成就深植于对人民和文学的热爱

昨天傍晚接到电话,得知雷达去世,如晴天霹雳。怎么可能?前些日子他参加会议还谈笑风生,再前些日子他还在会后和我握别,我们还轻松地谈着文学的话题,他说在一部百年的散文集子中选了我的散文,还说,你的散文太长了,我自作主张节选了。还鼓励我说,你那时散文写得真好啊。好像这些才刚刚发生。怎么会?但消息是确实的。我难以想象,一向乐观、笑着的他会面对死亡?!昨夜难眠!就是刚才在起草修订雷达同志生平时我还是不能接受。我看了一眼钟表,15时30分,距他离开我们还不到24小时,这24小时里,我接了几位朋友的电话向我证实消息,又接到多个短信、微信让我帮联敬献花圈和挽联,给雷老师家人打电话慰问,安排同事起草雷达生平中的文学成就和评价,安排同事订制花圈,并向作协老干办同事转发文学界朋友对雷达老师的悼念,接《文艺报》记者电话,直到现在写下这些文字时我都不愿相信他真的离开了我们。我的第一部理论评论集《朝圣的故事或在路上》是雷达老师做的序,而那时的我和雷达老师还不认识,我还是从大学研究生毕业分配在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从事文学理论评论研究的一个刚刚起步的学子。1996年,《朝圣的故事或在路上》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1世纪文学之星”,当时雷达老师正是评委,就是从众多的理论评论集的书稿中他发现了我的书稿,并热诚推荐,亲自作序,在那篇序中他对我多有鼓励,说以前在《文学报》读过我的《复制时代的艺术与观念》等文,从文风看,以为是一位男性,“入选”揭晓后才知是一个女评论家,文中夸我20多岁发表的理论评论文章即可看出文化积淀和理论准备。这篇评论后来以《一个女孩和她的评论》为题发表在《大河报》上,给我今后从事文学评论提供了动力和信心。后来我们一起在中国小说学会每年评小说排行榜,一起评茅盾文学奖,一起参加文学活动,接触多了,觉得雷达老师是一个极其热诚而又性格单纯的人,他是可以用“赤子之心”来评价的人,这样的人,对于别人的优点,那怕是一点点,都珍惜非常,对于别人的不足,他总是能够宽宏大量。这样一种人格,给我做文做人都树立了榜样。调入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后,由于工作关系和他联系更多了。他还是一如既往,认真做人,认真做文,他多次鼓励我要坚持写散文,并说,我也坚持写,散文于他,是与他的评论一样看重的。他的文字,每每读来启发非常,文中有一种宏阔的视野,一种热情的气息,一种深入到文学现象内部对作家坦诚以待而又以理论的前瞻性提升创作的独特的思想,他的研究、观察和表达对于改革开放40年来的中国文学的发展与繁荣具有不可磨灭的杰出贡献。而这种贡献,是深深植根于他对文学和人生的热爱的。他的评论与散文就是这种爱的结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