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学弟雷达

对于雷达的去世我非常惋惜。他是我在兰州大学的学弟,比我小10
岁。1978年《文艺报》恢复以后他来找我,拿来他的文章,我觉得文章写得好有才气,就推荐给当时的领导冯牧、张光年。他们也同意我对雷达的看法,就把他引进到了文艺报社。

雷达工作十分勤奋,提出了很多好的设想和选题。比如在王蒙还不在北京的时候,他就提出采访王蒙,我也认同他的想法,采访王蒙对其复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雷达善于阅读作品,对文学现场的动向与问题有敏锐的感受力
,提出了一些在当时来看比较重要的思想,比如他提出的“重铸民族文学的灵魂”、“新写实主义”等命题都引起了文坛的关注。他无疑是一个有才华、有影响的非常卓越的批评家。

雷达后来涉及散文创作,他的散文书写自己的家世、经历,非常真实,充满激情,独具特色。前几年,我遇到他,他说正在创作散文,他非常重视自己的散文创作。

雷达的性格率真,勇于表达,人品高尚,秉笔直书。这些年他还是笔耕不辍,我们都劝他不要再写理论综合的文章,太耗心血,但他坚持写作,他说:“我有话要说”。他是中国当代文学40年的亲历者、见证者。

对他的去世我很悲伤,作为他的学友、一起工作的同事和邻居,我想念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