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他有真的灵魂

旅途中打开微信,突然满眼都是悼念雷达文字和图片,甚为震惊,前些日子在一起开会,他还谈笑风生,身体棒棒的,怎么突然就走了呢?想起与先生相识近四十年的历程,唏嘘不已。

雷达是北京评论圈子里“西北帮”的核心人物,此前已经过世的何西来先生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中坚,两员大将驰骋中国当代文坛四十年,为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学的思潮、现象和作品的评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雷达先生是一个十分认真勤勉的评论家,他所坚持的现实主义批评方法是直指中国文学表达中历史和现实命脉与痛点的文字;他所秉持的马克思主义批评的基本方法和立场是批判现实主义的,是与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思潮一脉相连的。因此,他的批评武器并没有过时,他的批评观念也没过时,尤其是在当下中国的文化语境中,更有"镜子"的对应效果。

从八十年代初的那一天你领我在中国作协转悠,我们就结下了缘。在"方法论讨论会"上,在"新时期文学十年研讨会"上,在"寻根文学研讨会"上,在太湖畔的"新写实主义研讨会"上。从九十年代到新世纪,我们每每在研讨会上都要互问近况。你最后一次来南京时,我们还在谈你的散文出版的事情,你还一再嘱咐我一定要读一读你的散文,你自以为你的散文要比评论好,当然也比许多同类的散文高一筹,你一再关照我一定要认真地读,我说我会拜读的。哪知书还没拿到,你就不辞而别了!

在无泪的欲哭中,我试想从他的文学作品中看到他的真的灵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