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来自地狱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语文老师已经很久没有来了,我算了算,起码超过了一个星期。问其他老师,他们一个劲地说不清楚,目光却躲躲闪闪,我猜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这些学生。

我决定偷偷去语文老师家中拜访他,所以我请了假,假期三天,理由是家里出了急事。胖子也跟来了,他知道我家里好得很呢,他也知道依着我这猴急的性子定是要去语文老师家探个究竟。

夜深了,我和胖子站在语文老师家的门前,仗着昏黄的路灯打量起来,语文老师他家是一幢老式的两层小楼房,蔷薇爬满了灰色的墙壁和铁门栅栏,二楼的窗户禁闭,一楼的大门却敞开着。

“这,我们要不要先喊一声再进去?”胖子胆子没有我大,却是白长了那一身肥膘。

“怕什么?别打草惊蛇了,跟着我偷偷进去给语文老师一个惊喜。”我拍了胖子的后脑勺,示意他好长点脑子。

胖子抿了抿嘴不再说话,乖乖地跟在我身后一路走进去。我边走边嫌弃,这到底是多久没住人的模样了,灰尘这么大。语文老师不过是一个多星期没来学校,又不是一个多星期没在家里啊。

不管再怎么嫌弃,我还是带着胖子继续往里面走去,一楼的每一间房的门都敞开着,可就是没有人,好像是很久很久没住过人的样子了,真可怕。

我和胖子刚踩上木板铺就的楼梯就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我去,这楼梯是经历了多少年的沧桑啊,随时一副快要垮了的感觉,吱呀吱呀地响个不停。

楼梯两边的墙壁上挂着蒙了灰尘的相框,我一时冲动没忍住好奇心用袖子擦掉了其中一个相框上的灰尘。

只一眼,吓得我差点屁滚尿流,相框里的照片上是两个人,左边的瘦高老头我不认识,但是右边的中年男人我却化成灰也忘不了,那是我死去多年的父亲。可是他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语文老师家中呢?父亲和语文老师是什么关系啊?会不会是朋友?

胖子见我站着不动,表情呆滞,生怕我出了事他也跟着完蛋赶紧推了我一下。

“喂,猴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胖子肉呼呼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猴子是班里人给我起的绰号,原因是我猴急的性子,我是无所谓,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反正被喊了又不会死。

“吵死啊胖子。”我回过神来掏了掏耳朵,捶了胖子一下,“走啊,继续走上去,真相已经快呼之欲出啦。”

“猴子,还是算了吧,怪可怕的,吓死我了。猴子,回去后我请你去吃圣代冰激凌好吗?”胖子撒娇道。

“哼,你倒是会甜言蜜语得很。”我哼了一声,不过我已经铁了心要一探究竟让所谓的真相水落石出,九头胖子也拉不回我。

我走到了二楼,转过身去胖子居然不见了,这个胆小鬼肯定是因为太害怕不管不顾地抛弃我跑了。不过我依然觉得无所谓,反正一开始我也没打算带上胖子一起来的是胖子非要跟着我来的。

我不再理会胖子的逃跑,自顾自地走过二楼的第一间房,奇怪,为什么一楼的房间所有的门都打开了,二楼的房间门却紧闭不开呢?莫非二楼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我试探性地去拧第一间房的门把手,门居然被我开了,扑面而来一股发霉的味道。

“什么嘛?搞什么吗?呛死我啦。”我一边走进去一边抱怨,房间里到处落满了灰尘,甚至还结了蜘蛛网。

我的目光被房间里墙壁上半落的一封海报吸引过去,海报上不是什么大明星也不是什么小鲜肉,而是一个面朝大海背对着我这边的坐在海边的男人,他的背影看上去那么落寞,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究竟是在哪儿见到过的我却又记不起来了,到底是谁呢?

“你回来了。”忽然,一阵空灵的声音入耳,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谁?”我吓得快要屁滚尿流却还是稳住了慌乱的心态,“出来,不要装神弄鬼好吗?老师,你一个星期没来了,所以我才冒昧来你家,但是你别吓我好吗?”

“我为什么要吓你?”声音一下子近了,就好像是从我身后传出来的。

我感到一股阴冷的气吹过我的耳畔,缓缓回过头去差点就被吓晕过去了,但是我没有晕过去只是被吓得推开一大步。

语文老师逼近我,惨白的脸上鲜血横流,眼眶里只有眼白,瘆人得很。下半身不知哪去了,肠子什么的都拖在了地上。

“老师,老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我是你的学生胡婉儿。”我一边往后退,一边看着语文老师缓缓逼近了我。

“胡婉儿?你说你是胡婉儿?”语文老师原本还算温和的态度,听到我的名字后陡然散发出强烈的怨气,整个房间怨气冲天。

我不知所云,但下意识地摇头,开玩笑,打死我也不能承认,不然看这情形不太妙啊。

然而,语文老师才不会相信我了,他狞笑道,“哈哈哈,天助我也!胡婉儿,都是因为你,害得我堕入地狱,如今我逃出来就是要来杀了你,没想到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桀桀的笑声听得我耳膜隐隐作痛,我后悔来语文老师家了,我现在完蛋了。语文老师原来已经死了,他来自地狱,来找我报仇。因为,是我杀了他。

我想起来了,那一夜语文老师将我骗到他家欲行不轨,我自卫过头失手杀了他。后来我尽量使我自己冷静下来处理案发现场,再后来,我疯了。

不管真相是怎样的,我现在完蛋了。死去的那一瞬间,我直直地望着天花板。

盛开医院六楼重症病房里站满了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而病床上的女生正在停止心脏的跳动,那女生竟然与我生的一模一样。

“唉,没救了。”终于,医生宣布我彻底死亡,病房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哭声。

唉,罪过罪过,欠下的始终要还,逃不过啊。那事之后我出了车祸,潜意识里的逃避让我成为了植物人,可就算这样,我终究在梦里都逃不过应该赎的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