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斯尼人平台Part 1 童年 第七节 马卓 饶雪漫

我决定帮助阿南。虽然林果果对阿南的态度时好时坏,但我知道她内心深处是依赖他的。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思索着怎样催促林果果接受阿南的感情,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头绪,反倒迷迷糊糊睡着了。半夜的时候,林果果打电话的声音将我吵醒,她愤怒的声音包含着不安的气息,我小心地将门打开一条缝,好清楚地听到她电话的内容。“去你妈的!你还不是盼着他早死多拿点遗产!跟老娘要钱,有本事你把成都炸平!要见面是吧,没问题,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老娘怕你就不姓林!”林果果愤怒地挂掉电话。我不安地看着林果果在客厅走来走去,心里有些忐忑,不过我并没有太在意,到成都这么久,对她的脾气我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兴许到明天她就会好些。第二天是周末,我刚睁开眼,发现林果果弯着腰在看我。她今天穿了一件新衣服,头发也精巧地盘了起来。见我醒过来,她微微一笑,一边穿高跟鞋一边对我说:“我去买早点,突然想吃小笼包。你再睡会儿,我马上就回来。”“喂。”我叫住她。她回头责骂我:“有事吗?别成天喂啊喂的,我是你老娘。”“你觉得阿南帅吗?”情急之下,我选择了最俗套的一招。“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林果果有些不解。“没什么,就是这几天有个女的老是缠着他,还喊他去看电影,还喊他帅哥帅哥。”“是吗?”林果果平淡的反应让我大失所望。“那他去了没有?”林果果又问。“嗯……我不晓得。”我慌乱地回答道。林果果把门打开,一只手扶在门把手上,一边回头对我说:“我先去办事了,你再睡会儿,醒了给阿南打个电话,喊他晚上来吃饭。”我哦了一声,门砰的一声关紧了,我听到高跟鞋踢踢踏踏的声音逐渐远去,我没有想到,这一次离开竟然成了我们的诀别。因为时间太早,我又重新闭上眼睛,沉入一个个凝重的梦里。等我醒过来,墙上的时钟正指向十点,我爬起来洗漱妥当,透过窗户向小区外看,除去天色有些阴沉,窗外的世界一如往常。我回到沙发上坐下,房间里一片寂静,只听得到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我耸起耳朵,好像在等待听到她高跟鞋碰触水泥地板发出的清脆声响。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忍耐不住打开房间的门,一张纸从头顶上悠悠落下,我一把抓住,上面赫然写着:淫妇还钱。我转身反望家门,上面全部贴满了类似的标语,各种污秽不堪的话用红色颜料写在黄纸上,贴满了整面墙壁,看起来触目惊心。我拼命地将那些纸扯下来,从家里翻出一个搪瓷盆,把纸扔进去,我打开煤气灶取火,点燃了所有的纸。烟雾随着这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迅速升腾,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起今天早上醒来时林果果那抹淡淡的微笑。后来,阿南告诉我,林果果走的时候她的脸上布满了各种淤青和伤痕,但依然能隐约看到一抹淡淡的微笑。她的右手握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小笼包。她没有骗我,她真的是去买小笼包了,这是她唯一一次为我买早饭,我却再也吃不到了。她的尸体是三天之后在野外的一间废弃房屋里发现的,我没有勇气见她最后一面,但我永远都能记得那天晚上阿南回来后铁青的脸,那张永远平和温暖的脸终于被悲哀摧毁了,他面如死灰,仿佛一瞬间便苍老了好几岁。整理林果果遗物的时候,我从她的床底下翻出来一个老旧的柜子。里面保存着她和爸爸的东西,甚至还有一把生锈的猎枪,而他们的信件则被小心地捆起来,放在一个铁盒中。透过那些发黄的信件,一个不一样的林果果渐渐浮现在我面前。我这才意识到从爸爸死的那一刻开始,林果果便已不再是过去的林果果,她已经无法奉献出自己任何的爱,无论是对我,还是对阿南,直到今天,她的青春与生命终于燃尽,留下一片废墟。阿南小心地拿起柜子里爸爸和妈妈的一张合影,照片已经泛黄发卷,可从模糊的影像中依然能够看到她那令人震撼的美丽。阿南呆呆地看着照片,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这就是你妈妈最爱的那个,为了他,你妈妈付出了很多。”“你呢?”我看着他的眼睛。阿南苦涩地笑了笑,放下照片,小心地合上柜子,一边回答道:“我是最爱你妈妈的那一个。”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好像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处理完妈妈的丧事之后,阿南决定带我回北京。那是他的家乡,他说在北京我会上更好的学校。可这些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妈妈的死已经将我和他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这也许就是宿命吧,就像在雅安那个农村小屋,林果果的那一个回眸,从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已注定,无可挽回。而我终将唱着那首无休无止的离歌,在人世间飘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