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童年 第二节 马卓 饶雪漫

雅安是雨城,奶奶曾经告诉我这里的天空漏了一块,因此才会有那么多的雨,那些细雨就像蜘蛛织起来的网一样,细细密密,网住了眼前的整片世界。下雨的时候,我喜欢透过老旧的木窗,看遥远的青山,那如梦如幻的景象美得失去了真实感,而也只有这种时候,我那些隐秘的小幻想才敢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当她穿着大花裙子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外面的雨声依旧窸窸窣窣,像是从沙漏中流逝出的时光。林果果就以这样一种从天而降的姿态走入了我的生活。第一眼见到她,她背对着我,正踮起脚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墙上爸爸的遗像。夸张的花朵在她的裙上灿烂绽放,她的右手戴着好几只巨大的手镯,头发精巧地盘成很好看的形状。我出神地看着她,直到小叔的怒吼才把我重新拉回现实。“你还有脸回来,你给我滚出去!”暴戾的小叔指着她骂道。她转身,奇怪的是,尽管我这么的想念她,可当我真正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反而平静了。唯一让我感到惊异的是她的脸,那张我幻想过无数次的脸,没想到竟然这么美。她看见我了,脸上很快露出笑容,她扑到我的面前,将我的双手攥住,我们的鼻尖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你就是马卓?”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烟火气息。这样的亲密让我难以接受,而她的美让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别过脸,使劲地想要把手从她的怀里抽出来,可她把我的手攥得死死的。她回头看了看爸爸的遗像,又看了看我,忽然放肆地笑了起来。小叔一把将我扯了过去,接着往门边一搡:“你先去上学。”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小叔顺手抄起他身边的晾衣杆向我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我的头被敲得生疼。我从地上拎起书包,冷静地把书包上的泥土掸掉,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又听到了她的声音。“我要带她走。”听到这句话,我眼睛一酸,不由回过头看她,那真的是我的妈妈吗?她真要带我走吗?可是,为什么你现在才来,为什么?走出门外,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但一层浓浓的雾气仍旧笼罩在眼前,挥之不去,田埂湿漉漉的,在路上我好几次都差点摔倒,我知道这不仅仅因为刚下了雨,我的心思还停留在刚才那个画面中。突然间,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我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担心当我回到家里,她已经消失不见。像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如此一想,我停住脚步,转身向家的方向奔去。等我跑到院子的时候,发现大门紧闭着。我正要上前推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小叔的声音,我急忙跑到侧屋躲了起来。“我哥那五万块钱,你到底弄到哪里去了?”没有回答。“我找你那么多年,你自己送回来,老子再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还不说不要怪我不客气。”门吱呀一声开了,我看到小叔和隔壁的小伍从屋里走出来。“这个婆娘有点烈哟,要真不给钱你打算咋办?”小伍问。“老子整死她。”小叔一面锁门一面吼道。听到这句话我浑身一个激灵。我知道,我要救她。这是必须的。看到小叔他们走远之后,我急忙从侧房冲出来,大门已经锁住了,我透过窗户看到她被五花大绑起来,但她逼人的美丽依旧那么的刺眼。看到我在窗边,她努力地挣扎着,示意我进去救她。能救她的唯一方式就是从窗户翻进去,如果窗户已经栓住的话那我就无计可施了。我搬来凳子放在窗台下,爬上凳子,紧张地尝试推开我面前的那扇窗户,谢天谢地,窗户被我推开了。我使劲从窗台翻了进去,绕到她的背后,开始为她解手上的绳子,可绳子被小叔捆得死死的,我怎么也解不开。她发出唔唔的声音,好像要说些什么,我这才想起还没有将封住她嘴巴的布解开,我解开她嘴上的布,她向那边的桌子努了努嘴,急促地说:“那边有剪刀。”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替她松了绑,因为紧张的缘故,我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水。她反倒像是没事似的,拉住我,死死盯住我的眼睛,这一次我没有躲避,我发现在她那双眼睛背后,是那样的深不可测,那里仿佛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仿佛还有一个庞大无比的迷宫。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从这一次对视开始,我已经被卷入了这个迷宫之中,这是一道命运的迷宫,那里藏着所有的答案,但也许你在里面,什么也找不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