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意外流产 水乳 盛可以

结婚不摆酒,等于没结婚,这是平头前进老家的风俗习惯,这也是法律与风俗认可的不同。平头前进的父母已经择定了一个黄道吉日,让他们回老家摆结婚酒。结婚都快三年了才捣腾这事,或者说结婚很久后才摆酒,其间有许多原因。平头前进认为没有必要摆酒,,一结婚就是分房买家俱电器,经济上紧张,他没有摆酒的情致,与女人左依娜的感情总是很不稳定,有些灰心丧气。可是父母说了费用问题不用他操心,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之间似乎步入正轨,滑入平和状态,因此平头前进答应了父母三番五次的催促,把摆酒的日子定了下来。整个上午,女人左依娜感觉很不舒服,只觉得人不对劲,事不对劲,浑身上下不对劲。心想是昨天订做西服,挑选婚纱,逛了一天,过于劳累原因。没多久,她觉得腰部涨痛,好像有人往里面填了一块石头,石头正在穿越肌肉,下腹总像有什么东西在坠下去,把她的身体拖得越来越沉重。上洗手间的时候,女人左依娜发现了短裤上的血迹,她推迟了十三天的例假终于来了,她的情绪因此也迅速陷入复杂当中。女人左依娜原来是担心自己怀孕的,并且一颗心因为这件事一直悬挂着,在洗手间的那一刻终于落下去了,隐隐的失落感却浮了上来。平头前进一直认为,女人左依娜还没有正式调入银行,工作暂不稳定,收入与正式职工有很大的悬殊,两人薪水本来不多,还要供楼,如果再添一个孩子,无疑会增添更大的经济压力与精神负担。因此,生孩子的事,应摆在解决左依娜工作之后。女人左依娜是同意平头前进的观点。所以怀孕两次后,都毫不惋惜地做掉了。怕什么,你才二十五岁。平头前进这么说。好像做人流对于年轻女人来说,不过是撒泡尿一样简单。年轻的身体容易恢复,做两次人流对女人左依娜的身体确看不出有什么影响。打两次胎似乎是一个必需的筹码,女人左依娜知道,如果不小心再次怀孕,她无论如何都会顺从与尊重这个事实,这是无奈的,也是肯定的。最近她隐藏的母性情感像受到某种刺激,想做母亲的愿望慢慢地强烈起来。因此,女人左依娜倾向于每一种可能,既盼望,又担心,忽然结局是这样,她的心里又很不是滋味了。这次来例假,身体反应异乎寻常地强烈,女人左依娜有点奇怪,这股奇怪冲淡了她“不是滋味”的感受。下午三点钟,女人左依娜办完一笔十万元的存款业务,浑身软了下来,直不起腰,像被人抽断了筋骨,连手指头翻动一张钞票的力气都没有了。由银行至住处的路程,步行只需要十五分钟,女人左依娜破天荒打了一回的士。她没有去市场买菜,也不能再用高跟鞋和一步裙的速度,去与高速公路上的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抢那三十秒时间。她根本走不动了。女人左依娜一到家就把自己扔在床上。她想睡一觉。肚子开始疼了,有一双手在里缓缓地绞,少量温热的血从身体里流出来,女人左依娜越来越觉得不像是来例假。她有点害怕了,她害怕这种不明不白的疼和血。于是她给平头前进挂了电话。我肚子疼,有血。女人左依娜带着哭腔。我在开会,有什么事回来再说。平头前进那头的会议气氛相当热烈。女人左依娜挂了电话,呜呜地哭,哭了一阵,她又给同事苏曼挂过去。苏曼离过婚,对人一贯是热心与你知心。你个傻女,流产你都不知道?快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连挺拔苏曼都紧张地嚷起来了,女人左依娜知道事情大了,脑海里“轰”地窜腾起一团火焰,瞬间烧成一片空白。医生开了一堆保胎药,女人左依娜捧在手里,觉得那是婴儿的尸体,她像个母亲一样悲痛欲绝。挺拔苏曼送女人左依娜回家后,嘱咐她千万别动,就躺着,等平头前进回来。她走后,女人左依娜的身体告诉她,一切无可挽回。只要她稍微挪动屁股,或者轻轻咳嗽,血就像虫子一样爬出来。女人左依娜不敢动,不敢哭,眼泪缓缓地流淌,枕头上湿了很大一片。天完全黑下来时,门铃响了,然后是钥匙转动。女人左依娜听见平头前进的脚步在厨房转了圈,然后向卧室这边走过来。怎么没做饭?这个时候睡什么觉?平头前进的疑问堵在门口。女人左依娜不吭声,眼里开始山洪爆发,泪水汹涌,身体在被子里颤抖。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平头前进把疑问带上来,坐在床边上。女人左依娜咬了半天嘴唇,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哗啦啦一群鸽子从她的嘴里放飞出来。结婚两年,平头前进还没见过女人左依娜这种哭法,不敢想像事情严重到什么程度,他有点惊慌。发生什么事了,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平头前进这么翻来覆去地说,慢慢俯下身子,想抱女人左依娜,不知从哪里下手。别碰我……我在流血……孩子快没了。女人左依娜呜呜咽咽。平头前进一愣,把台灯拧到最亮,台灯下女人左依娜的眼睛发了酵一样浮肿,像已经开始发育了的Rx房。眼睛能肿成这个样子,这真是个奇迹,平头前进完全被眼睛吸引住了,怔怔地看着她,一动不动。你,怀孕了,为什么不跟我讲?半晌,平头前进胆颤心惊地问。我也不知道怀孕了,一点症状都没有。有了我也不敢告诉你,我怕,怕你又要我去医院做了。平头前进似乎停止了呼吸。没有关系,我们以后再要。别哭了,嗯?平头前进越温情就显得越生硬,他没料到温情捅动了马蜂窝。没有关系?以后再要?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不是撒尿,不是来例假,是我们的孩子!女人左依娜撑起上半身,突然怒不可竭,她的嘴像一条缺氧的鱼,绝望地一张一翕。你怎么到这个时候,仍没有女人味?”平头前进说。前进,你有没有良心,呜呜呜,去你妈的女人味!痛恨使女人左依娜扑向平头前进,她想将他撕咬。忽然,女人左依娜僵住了。她看见遥远的地方,大地正在崩裂,有一个城市,正在坍塌,沉陷,一团热血从她的下体逼出来,女人左依娜立即感觉她的身体无比轻松与舒畅,紧接着,她像一件被抽掉衣架的衣服,瘫软下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