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夫妻各有秘密 水乳 盛可以

左依娜心虚,就像一身珠光宝气,怎么藏怎么掩,那光都能透射出来。她拿不准平头前进是怎么想的,他是不是真的这么愚钝。她把手机调到震动。她不敢让它在家里响,更不敢在平头前进面前接听电话。手机很小,可以揣在口袋里,贴在她的肌肤上,它震动起来,像按摩器。把丰乳霜放在哪里比较安全?这是左依娜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如果让平头前进发现她用这种东西,肯定会有一阵争执,他可以先不问钱从哪里来,只说你把Rx房搞大了,要去干什么,心里隐蔽的情感,被人窥视到了,这也足以让左依娜难堪半死。平头前进不在乎她Rx房大小,他早就将她的Rx房忽略不计了,她没有理由再去折腾它们。家里所有的柜子和抽屉,都是不上锁的。这样她和他没有自己的秘密,这是平头前进要求的,好比家里的每一个电话,都必须公开来电者及来电内容。褐色梳妆台有三个抽屉,她可以放进任何一个,若无缘无故上锁,无异于此地无银三百两,自我暴露。她在梳妆台前面转了一圈,梳妆台背后的墙壁有几道细细的裂缝,像地图的分界线,歪歪扭扭。大衣柜有两个抽屉,放的是存折和户口本之类比较重要的东西,虽不常动用,但丰乳霜放那里,显然还是不安全。排除了把丰乳霜放卧室的可能,左依娜转到书房,她四处张望了一阵之后,她蹲下来,打开了书柜最底层的两扇小门。打开小门时她看见墙角上有几道裂纹,一只不知名的黑虫子从里面爬出来,探头探脑地溜进书柜后面。她懒得拍死它。她在书柜里找到一只装鞋子的纸盒。觉得这个地方比较隐蔽,相对安全,在她用完这两瓶丰乳霜前,估计平头前进不会到这里面来翻找什么。她拖动纸盒,纸盒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空,似乎装满了东西。打开来看,竟是一盒子碟片。她从来不知道,家里还有这么多碟片,都拆了封,但左依娜一张都没看过。图画让左依娜瞠目结舌,裸体女郎巨大的Rx房从包装盒的正面延伸到反面,落在一个男人的嘴里,一个赤裸的男人和两个赤裸的女人,还有人和野兽。这些画面,在左依娜的眼里活动起来。当她从强烈的新奇里退离,她的身体已经湿了,并且抽空了,身体像刚搬进来的房子,空荡荡的,渴望填满和坚实,但是她心里却很厌恶。她很仔细地边翻边数,一共有三十五张碟片,可以计算出平头前进花了多少时间,一个人悄悄地品味,但没法想象,他一个人看这些东西的滋味。左依娜记起来,有一回,她曾在客厅里看到一张,现在回想来看,应是平头前进的一次疏忽。当时她要求两个人一起看,平头前进不同意,说,你是女人,你不能看。她坚持要看,平头前进当即把碟片掰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没想到闯到了平头前进藏碟的窝点。左依娜当即选了几张去播放。十分钟后,她关掉了,没有动人的故事,只有纯粹的交配动作,她感觉恶心。里面的女人Rx房比腰还粗大,比蓝球还圆,比石头还重,摆两下就能把人砸晕。男人牛高马大,东西驴一样,不知会让多少男人由衷地自卑。左依娜不知道平头前进从哪一天开始看这些东西,也不知道,看这些东西,已是一种家庭时尚,或者说,是男人的时尚。庞然大乳,是男人的幻想。她能猜想他的身体反应,她不能想象他坚挺着,他如何使自己疲软。她有点愤怒。她看见平头前进满怀爱恋地抚摸那对庞然大物,像一个农人,抚摸成熟的果实,他的快乐不需要与人分享,更不可能需要她来分享,独自体验丰收,喜悦就更加饱满。那会儿,她可能睡着了,或者外出了,或者当她出现,他就把调到了电视频道。她已经很久不和他一起看电视,遥控器总在他的手里,当她屡屡失败,失去和他争夺的兴趣后,她就很少在电视机面前出现。她又记起来了,有几次她从里间出来,他见她就很怪异地笑。有一段时间,他们的作息时间是一样的,晚上必定同一时间上床,后为,他总说,你先睡。想必,这些时间,他都是在看碟片。从三级片到顶级片,人与人交与人与兽交,他都是看过的了。左依娜把碟片统统倒出来,狠狠地用脚踩、跺,碾,塑料壳咔嚓碎裂,碟片完好无损。她又找来一个锤子,没头没脑地砸,直到看不见一个完整的,然后扫起来,倒进了垃圾桶。她松了口气,往沙发上一靠,才发现自己满身是汗。等汗消了,左依娜把鞋盒重新放进书柜,并且,还是把丰乳霜放在了鞋盒里,像猎人摆放诱饵。当她直起腰,她已经不再担心丰乳霜,不再担心他质问,她甚至觉得好笑,她完全没有必要把这两盒东西东躲西藏。左依娜平心静气地等着。她知道平头前进必定会把那两盒东西拿出来,然后,对她进行一系列的质问。两盒丰乳霜还没有过夜,平头前进很快发现了这件事情。你把碟片弄哪里去了?大约十一点钟,左依娜刚睡下,平头前进把她拉了起来。什么碟片?左依娜慌乱地把手机塞枕头下,她刚给庄严发完一条晚安信息。少装傻,盒子里的碟片弄哪里去了?就那些三级片?顶级片?弄哪里去了?他抓着她的手臂拖动了一下。疼啊,你紧张什么?我全扔了。扔了?扔哪里了?搞错没有?我要还给人的!扔垃圾桶了。找回也没用,全碎了。你他妈怎么乱扔我的东西?平头前进火了,把左依娜扯起来,坐着。你那些算什么东西?你那些才算东西了?丰乳,丰给谁看?丰给你看看,你不是喜欢吗?碟片里的,好大啊,过瘾。那都是文化局查收的,我根本没看。你居然还看了?我就想知道有什么看头。作呕。低级趣味。你有什么资格扔我的东西?以后不许乱动我的东西!那你说,哪些东西是你的!哪些?哪些东西不是我的?你有什么?你结婚你家里送你什么了?好,是你的,都是你的,我是你家请的保姆,不用付工资的保姆。左依娜哆嗦着嘴唇,冰冷而低声地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是吗?我身在福中吗?左依娜苍白地重复了一句。你想一下啦,多少条件比你好的,还在打工哪!平头前进讥讽。你的意思,我要对你感恩?比较一下,你就会知足了。我的工作,不用你管了!我能力有限,可能真管不了。我说真的,不用你操心了,我受不起。左依娜抱起她的枕头,把手机攥在手里,往另一间卧室走去。房子大了,闹起分居来很容易,不像挤宿舍,怎么躲也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大房子好像专为吵架准备的。大房子给了婚姻许多暗示。它或许能调节感情,或许使关系疏远,但谁也不能论断,大房子对于婚姻,是利还是弊。她又睡到那张小床上去了。她很奇怪,她睡得很舒坦,好像一关上房门,那间房子里发生的不愉快立即被关在门外。以前,每次吵架,她总会憋一肚子气,翻来覆去,整夜不眠,或者通宵看电影频道,看VCD,恨不得往谁身上捅一刀子。现在,没有时间烦恼,实际上她也不烦恼,她好像一直期待着这样的局面,期待着睡在小床上,享有这么一个自由的小空间,自由地和庄严在一起。此刻,她右脸贴着枕头,左侧脸上放着手机,缠缠绵绵地说,我好想和你睡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