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朋友的婚礼 水乳 盛可以

胖子王东和瘦子尹莉是同学,从大三开始谈恋爱,一直谈了五年。据胖子王东一次酒后的私下坦白,大四第一学期刚天始不久,他俩糊里糊涂就要了对方的第一次,或者说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对方。胖子王东详细描述了那个漆黑的夜晚,两人忽然心血来潮,如何一前一后地从晚自习课里溜出来,上了瘦子尹莉宿舍里六张小床中一张,手忙脚乱,尹莉那张可爱的文静的小床折腾得狼狈不堪,斯文尽扫。胖子王东讲起这个,一脸幸福的光泽,像肥膘里溢出了油脂。现在胖子王东和瘦子尹莉要结婚,准备从一而终了。这是一个若干年前就决定了的结果,所以无论是两位当事人,还是身边的朋友,没有特别的惊讶。结吧,天黑了,夜深了,就该睡觉了。大伙的表现像一堆呓语。不过,光呓语是不行的,面对红红的请柬,就得奉献红红的礼包,情有多深,红包就有多重。所以,红包包多少,是令平头前进头痛的问题。眼下经济拮据,供房养家,刚够维持生活,不时还得扼杀女人左依娜购买时装的欲望,牺牲去咖啡厅歌剧院小资一下的想法,当然别人买单可以在所不辞。包二百怎么样?平头前进打开钱包,翻来覆去捣腾那几张钞票。女人左依娜早看得不耐烦了,说,人一辈子又不是不断地结婚,这其实也是一次性消费,好朋友又不是一把一把,再说,这些红包不是能收回来吗?平头前进想了想,说,既然能收回来,那二百五百就一样了,但是,对我们目前的状态来说,又很不一样。女人左依娜却很坚持,包五百吧,要不显得多寒酸。平头前进嗓门大了些,几乎是喊着说,虚荣!你总是这么虚荣!女人左衣娜不高兴,你总是这么吝啬,吝啬!她想起来,有一回逛街,一条顶好看的裙子,她想买,平头前进却说,你一柜子衣服了!都没见你穿,有的穿一次就扔在那里了,浪费。类似这样的事情不少,女人左依娜想想就来气,懒得说话了,心想,一柜子,一柜子欲望就满了吗?真是木头。女人左依娜知道,平头前进早就决定了包多少钱,他与她商量,就好像是对自己的影子说话,影子终究是随同他的。胖子王东结婚,给平头前进一份任务:扛枪。从早上六点钟开始,平头前进就开始扛着摄像机开始东拍西拍,连胖子王东上厕所,都给拍他了一个屁股大特写,说是留一个未婚大屁股做个纪念,结了婚不一定还有这么壮观的屁股。平头前进是有感而发,婚前他的屁股还算浑圆的,现在只靠骨头撑着屁股的面子。胖子王东备了六辆婚车,车外花朵烂漫,车牌号一律是红牌“同心永结”。平头前进扛着枪扫来扫去,镜头忽近忽远地推,感觉像演一场电影,他是惟一的观众。等拍新娘前,平头前进搁下机子,觉得嘴中无味,就剥了一颗糖,像猫弄老鼠一样,舌头把那颗糖在嘴里赶来赶去,最后崩儿咬碎了,咽了,这时候新娘的车来了,平头前进赶紧把枪架上肩头,向接娶新娘车描准。披一身白色婚纱的尹莉不瘦,却有点臃肿。忽然一张微笑的脸进入镜头,洁白齐整的牙齿,像一幅广告画。女孩子与新娘并肩行走,她装束简单,但不随便。平头前进把镜头定格在女孩脸上,慢慢拉近,半晌,心里叹了一声,好一个漂亮的伴娘。男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紧紧地盯着女人不眨眼,不会挨揍,或者不被人定为神经病?眼下平头前进这样就不会了。他不断地长时间地对准伴娘,恨不得把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全拍下来。有时候他根本没拍,只是以摄像镜头做掩护,假装卖力地劳动。婚礼上有个漂亮的伴娘,事情一下子就有了趣味,扛在肩头的机子也轻松起来。立在酒店门口迎宾,伴娘忽然朝镜头笑了,平头前进把埋在摄像机里的脸侧出来,朝伴娘点头,伴娘的脸上却飞过两朵红晕。新娘尹莉把平头前进叫过来,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叶小枫。尹莉把介绍平头前进的环节省掉了,显然她跟伴娘提起过他,那么伴娘对自己是有些了解的了,于是平头前进就很快乐地叫了一声“叶老师”。叶小枫的脸上再次飞过两朵红晕。你在学校?是的。噢,当老师很好。带学前班的孩子们玩呗。听你说话不像广东人。我是江苏的。今年才过来。很有勇气啊,不容易。你更像幼师嘛。说话间又来了一拨客人,道完喜,群鱼一样向餐厅游去。其中有一个平头前进的熟人,打着哈哈说,今天你扛枪,大饱眼福啊。是啊,是啊,我不扛枪谁扛枪。平头前进和来人握了个手,又回到叶小枫身边,像一个汇报完工作的士兵,重新站入队列。这种自觉归队的行为,引起死了平头前进自己的警惕。于是他走开了,走到新娘和伴娘的对面。但是拍了一会,他又把摄像机对准她们。这时候,他发现叶小枫有点不自然,东张西望,始终不敢再朝镜头微头。平头前进再次拉近了镜头,很有目的性地对准了叶小枫的脸。她的脸像剥掉了壳的荔枝,纤细的柳叶眉,没有经过修饰,自然舒展。平头前进见过许多纹眉的女孩子,那种脸经过人雕琢,显得媚俗,远没有一张平淡的脸来得自信。新娘尹莉嘴巴在动,平头前进听到见她说什么,叶小枫嗔怒地推了尹莉一下。然后胖子王东走到镜头里,他西装笔挺,神色疲乏,显得强作欢颜。胖子王东已经操劳好几天了,前期的结婚准备工作不算,单就今天天亮起到现在黄昏,整整一天,胖子王东的壮观屁股根本没有落过座,颠着一身肥肉忙乎了一天,让人担心稍不留神,他就像泥一样软下去了。但是胖子王东撑得住,声音还是那么浑厚,只是中气不那么十足。他对前进说,枪手,你辛苦,一会多喝一杯。平头前进很隐晦地说,今天谁也没有你辛苦,任重道远啊,准备倒下吧你。胖子王东就将巨大的身体晃了晃,然后继续忙去了。晚宴开始的时候,平头前进才发现女人左依娜没有来,就往家里挂电话。女人左依娜说,我不去了,刚吃过东西。声音懒洋洋地,似乎在为什么事情郁闷。过来呀,新娘子很漂亮啊!平头前进吹嘘了一番。不就是尹莉么?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左依娜不屑一顾,她不相信就瘦子尹莉那样子,往脸上堆点脂粉,就能脱胎换骨。结婚不一样,是女人一生中最漂亮的时候啦。平头前进依旧兴致勃勃。一生中就最漂亮的时候?结婚后女人就不漂亮了?见女人左依娜有点转不过弯来。平头前进就说,反正来学习学习,我们摆酒的时候,也有点经验嘛。这时女人左依娜扑哧笑了,问,伴娘漂亮吗?平头前进停顿一秒,说,伴娘……还是新娘最漂亮。女人左依娜仍说,我不去了,我看VCD。平头前进直到凌晨一点钟才回到家。那时女人左依娜正在看碟片《钢琴别恋》。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不算他俩一起看的那一回,她已经看了三遍了,每次都被那个爱情故事搞得泪眼花花,这次也没例外。你怎么还没睡?你怎么才回来?我才拍完,尽量帮人拍完整一点。入洞房上床睡觉都拍了吗?啊?他们要同意我也会拍的。那现在拍了没有?没拍。他们不够胆。放来看看。电池不够了。充电呀,一边充一边看。前面的内容快速推进,到新娘和伴娘出场时,慢下来了。啊,伴娘挺漂亮的呀!尹莉真傻。女人左依娜嚷道。尹莉怎么傻了?怎么不傻?这么漂亮的伴娘抢去了她的光彩啦!噫?怎么这么多她的镜头?你怎么尽拍这个?女人左依娜坚持着沉默了一会,她看到了更多关于伴娘的镜头,局部的,特写的,独个的,和新娘一起的,喝酒的,吃饭的,甚至走神的样子,都那么好看。婚礼上很多人,来来往往,喜气洋洋。他一直盯着她,追踪她,捕捉她,忘了拍新娘,忘了拍其它的场景。他找机会和她说话。她和他可能说了很多话。她的声音像鸟,或者慵懒如猫。她把娇媚的笑给了他,他肯定像条公狗一样快活地摇头摆尾。她还脸红,她还低首,她还假装娇羞,在一个已婚男人面前搔首弄姿。他通摄像镜头,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她的头发,眉毛,嘴唇,细长的脖子,隐藏的胸,没有哪一处,不暴露在他的面前。他和她很快熟络了,他用幽默逗得她快乐地发笑,驱散脸上她的红晕。他问她在哪里工作。他告诉她,他在机关工作。她露出欣喜的神情。吃饭时她和他坐在一起,继续聊天。她给他留下联系电话。新娘新郎入洞房后,他主动提出送她回家。他们在有树影的人行道上,故意走得很慢。过马路时,他牵了一下她的手。他没有进她的房间。不是他还记得家里有老婆,而是女孩子没有发出邀请。女人左依娜不愿再往下想,就这些已经够了!她听见自己的身体里发出一声轰响,一坛子醋爆裂了,酸水四处流淌。她咬着嘴唇,她觉得自己在发抖。她心里涌起一阵厌恶,蔑视。平头前进在洗澡,水哗啦哗啦声音很大,女人左依娜听出那里面有一种隐蔽的快乐,短暂的心满意足。他在擦身体,他擦身体时观察身体。他在回味,他的眼睛还在摄像镜头里。他在想吻那个女人的滋味,或者操她的感觉。他肯定硬起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