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柳絮飘飞 上

摘要: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

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在认定她吗?可是当时她是那样的决绝,说出的话是那末得让他伤透了心。当时都发誓不再见她想她,可如今自己怎末了?景轩摇摇头,好像要把蓝心的影子从自己的心中摇掉。

夜幕降临,喧嚣的街道因为突然的降雨寂静下来。景轩彳亍在无人的街道上,任雨打落在身上。这一切都和一年前十分的相似,一年前,分手后的景轩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任大雨瓢泼他毫无感觉,那一夜酩酊大醉的景轩醉倒在雨中的无人的街道上。现在的景轩不会再和一年前一样刻意的伤害自己,他已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那一场让他忘不掉的恋情,使他在一年之中成熟了不少。这一次回来,在景轩的内心是有意寻找蓝心的。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爱的人始终只有蓝心。

会议室里,作为总经理的景轩正在开会。一个关于新建别墅小区的设计方案搁浅了。这个小区使用蓝心和景轩的名字命名的,叫蓝轩小筑。景轩正大发雷霆:“我们的设计人员怎末了,连一个小区的设计雏形都拿不出来吗?你们每天来都是干甚么吃的,我这里可不是养大爷的地方。如果这个星期再拿不出合适的设计方案,那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景轩气呼呼的走出办公室。事后,景轩深深的自责。“我这是怎麽了,难道一遇到蓝心的事情我就要发脾气吗?”景轩揉着额头,双臂支在办公桌上。头好痛啊!抬手按了按电话:“文琪来一下。”秘书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您需要甚么?”

“我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怎末安排的?”

“这样的,明天您要和昊天公司的陈老总见面,后天您要在金海螺大饭店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这个晚会非常重要不能缺席,因为莱阳市的市长也出席。”

“好,你把明天和昊天老总的约会取消,告诉陈经理我会改天请他。后天的日程不变,你出去吧,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

“是 。”文琪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景轩开车来到蓝心曾经住过的地方,自从蓝心的父母相继去世,只有一个景轩没有见过的表哥在照顾着蓝心。在那个叫蓝轩小筑的小院子里装满了他们俩的多少的欢乐啊!那是蓝心和景轩成为恋人后蓝心取的名字。院心有一棵柳树,树下有一个摇椅。每当柳絮飘飞的日子,那儿就成了他俩的快乐天地。

“那棵柳树下的摇椅哪儿去了?蓝心那里去了?”

“景轩,我不是坐在摇椅上吗?”

“蓝心,!”景轩惊呼,甩甩头。“我眼睛花了,还是太思念蓝心了。”景轩仿佛看到巧笑嫣然的蓝心正从摇椅上站起身,朝他打招呼。

每当在柳絮飘飞的时候,也是蓝心最高兴的时候。那漫天的柳絮飘飘洒洒飞满了小院,“哈、哈、哈,景轩,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一叶柳絮,飞啊、飞啊,啊哦!我要飞走了,飞到天边去了。”

“不不,蓝心,蓝心你别飞走,我找的你好辛苦。”景轩有点失态。

“哎,小子你是谁,在这大声小吆喝的,快离开,小心我揍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愣头青年站在院子里呼喝着。

“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一年前这里住的那户人家搬哪去了吗?”景轩面对这个彪形大汉有点打怵。

“不知道,快走,再问我揍你。”那青年蛮横的说道。

景轩开车回来的路上,一年前在蓝轩小筑分手时蓝心的话又响在耳边。

“景轩,我们分手吧!我已经不爱你了。”


蓝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这种话你怎麽说得出口,以后不要再提分手好吗?”

“不,我是认真的,我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麽。请离开我吧,好吗?”


不,蓝心你这不是真心话。我知道,你救过我,所以你总以为我在报恩。不不,蓝心你错了,我对你的爱是纯真的,不参杂任何的外部因素。爱就是爱,那不是报恩所能替代的,难道你感觉不到吗?难道我对你的爱不够真诚,让你感觉到我是在报恩吗?”情急的景轩摇着蓝心的双肩,摇的蓝心眼泪横飞。

“你弄痛我了,我不爱你不爱你不爱你了,你走你走你走,我不要见你永远也不要见你。”

“来,看着我的眼睛。”蓝心紧闭双眼,“蓝心,睁开眼睛,不敢看我那就是骗人的,你有什麽事情瞒着我,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蓝心蓝心。”蓝心的额头冒汗了,细密的汗珠顺着前额慢慢流下来。

“好,我告诉你,我有了新的爱情,他有钱、有地位、长的也比你帅。”

“你撒谎。”景轩气昏。

“不信,艾德,你出来。”随着蓝心的喊声,从屋里出来一个人。高大、帅气又体面。“啪”景轩的巴掌打在了蓝心汗湿的脸上。那帅气男孩要打景轩,被蓝心给拦住了,“你走吧!”蓝心在那男孩的扶持下回到了屋里。

“为什麽,为什麽我要打她。”景轩深深的自责。

和蓝心的初识非常有戏剧性。那天
,景轩和朋友多喝了几杯。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和蓝心撞在了一起,幸好两人都步行,只是把头撞痛而已。蓝心不顾自己的痛反过来安慰景轩撞痛了没有。事后两人分手。就在蓝心转身之时,一辆车直朝景轩开来,而景轩却只管和蓝心傻乎乎的摆手再见呢?在千钧一发之际,蓝心冲了过去。

从医院出来的蓝心在住院一个月后已和景轩发展成了生死恋人。故事也有了延续。可现在,我的蓝心在哪里。景辉摇摇头,“我一定要找到蓝心。”景轩大声喊道:“蓝心,你在哪里。”景轩趴在方向盘上,直到后面的喇叭声不断响起。

蓝轩小筑的老柳树下,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坐在轮椅上。她看着院子里满天飘撒的柳絮,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

“景轩,对不起,我不能见你。我会成为你的累赘的,我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蓝心轻轻的试了试眼角。她的腿在那次车祸中埋下了后患。她将终身成为残废,甚至累及生命。当她频繁的腿痛时,曾经到医院就诊过。医生告诉她的结果让她痛不欲生,因此她决定离开景轩。她不想成为爱人的累赘。既然不能带给他幸福,那就离开他。这才把艾德拉来上演了分手的那一幕。想着想着,蓝心的泪又流下来。

“你呀,可苦了自己了。这一年来的相思比你的病痛更折磨着你。”这时一个青年站在了她的身后俯下身来爱怜的对那女孩说:“好了蓝心,回屋吧,这里凉。”

“不,艾德,让我再坐一会吧,毕竟这柳絮飘飞的日子不多。”这时那愣头青年出来,

“表妹,你就听艾德的吧!”

“表哥,在坐一小会好吗?”蓝心无力的说道。

“ 哎,真拿你没办法,只一小会啊,医生可不让你劳累。”

“好的,我听医生的。”蓝心虚弱的一笑“你们回屋吧,我想自己呆一会。”

“沈力,蓝心还是爱着景轩的。那个傻瓜笨蛋就不动脑吗?蓝心从来也没离开过蓝轩小筑啊。”艾德道。

“那又怎样,蓝心不想让那小子知道,怕他伤心,岂不知她自己又有多伤心。”沈力双手抱头,一双大手上青筋毕露。如果景轩在的话,好似要把这个笨蛋狠揍一顿。艾德站起身,把手放在沈力的肩上按了按:“顺其自然吧,我不想让蓝心伤心,只是苦了她。”

在莱阳市的最大的金海螺酒店内举办的这次慈善会,是为一个叫洋洋的男孩捐款,那个孩子得了尿毒症。在全家举足无措之时,有好心人士办了这次慈善捐助来救助洋洋。大厅内,景轩在应酬。市长文成和景轩交谈热烈。

“你的蓝轩小筑甚么时候开始投建。”

“市长大人,还是很关心我们这些民营企业的。深表感谢!在我们的设计搞成功后就开始投建,材料早已到位。”

“那是否是本市最浪漫的房屋建筑了,听说那是你为曾经爱过的一个人所建?”市展文成嗫喻道。

“怎末市长也对市井流言感兴趣”景轩哈哈道。

“玩笑玩笑,”文成岔开话题“如果在建设相关手续上有甚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毕竟是为我市的发展的前景做贡献吗。”

“好好,有市长大人你的这句话,我还有什麽不放心的。”景轩笑道。

“来,为我市的发展干杯。”

红酒四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