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她和他的夕阳

摘要:
想当年,她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还是个未断奶的孩子。等到他上小学三年级后,她已经是初中三年级了。他初中三年级时,她已经是大三了。命运就像两个端点,他永远也跟不上她,好吧,当他的大学三年级第二学期时,

想当年,她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还是个未断奶的孩子。等到他上小学三年级后,她已经是初中三年级了。他初中三年级时,她已经是大三了。

命运就像两个端点,他永远也跟不上她,好吧,当他的大学三年级第二学期时,很意外的是,她站在他的教室讲台上成为了他们班的数学教师。

那时候,他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他,纯粹的关系只是师生而已。

学校很多男方的老师包括学生们都喜欢她,如果她不是老师的话,可能早就成为学校的第一校花,是的,她长得很漂亮,给人的感觉,只需要三秒钟的时间,就会有人自愿一见倾心于她,她就像天使融化他们的心灵。

相对于他来说,他上课能不睡觉,能不旷课,这对身为老师的她自已经算是最好的了。

进教室第一件事,似乎开始习惯了要向他扔粉笔的动作了,因为每次她进教室都可以看到他趴在课桌上的睡姿各式百态,所以习惯了朝他扔粉笔头的习惯,刚开始能打的中他,只是后来他也就习惯了能接的住了,这优雅地动作让同学们大跌眼镜。她真想问他每天晚上都干嘛去了,天天睡觉?好吧,其实她也不是很爱管学生,但想想拿着工资总得对学生们付点责任吧。

记得考试时,她监考,他都能在考试场上睡大觉,她叩了叩他的桌子,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翻过身继续睡,最后他交白卷了。

她能看得出来他的成绩其实很好,只是他懒得动脑,真怕他再这么睡下去,就永远睡不醒了咋办?

然后也是第一次,她把他叫进办公室进行政治课的开导。

她苦口婆心地说了自认为一大堆大道理时,他却一直在旁边偷着乐,她怒,质问笑什么,他的回答,有了让她第一次想揍人的冲动,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老师,衣领开了,已经露出来了!”

她差点没甩他一巴掌骂他流氓了。

从此后,她不再管他的事,爱他怎样就怎样,将他视为空气,只要不在她的课堂上惹出祸来她都随他。

平平静静过来一学期,他进入了三年级了,而她不再是他的老师,因为她申请为别的班代课了,班上很多同学都表示可惜,而他的生活照旧,偶尔泡下妞。

听说她跟她班上的某一位男同学走的很近,这些都是传言,学校没有这些传言那还真不叫学校。

他和她在学校经常碰面,偶尔他会向她打声招呼,然后屁/股两散就走人。而她对他永远都是老师招牌礼貌的微笑。

她对他说过,让他上课别再睡觉,不然怕是连毕业证书都有可能会拿不到。

忘了说他是美术系的,他除了这方面认真过外,其他课程都是想怎样就怎样,他喜欢画画,而画画那也是他的天赋。他在他的的美术馆里画画里面都会把自己的衣服弄的一团糟,还好他系着围裙,他最喜欢的就是坐在窗口反复不停地画着窗外夕阳的风景,他认为那是学校最唯美的地方。直到那天她坐在他窗外那条座椅上看着书,刚好他又在画着窗外的夕阳,一抬眼投足,便看到她坐在了那里挡住了他的风景,好吧,他也把她当成他眼中的风景将那画面画了下来,说实话,他不怎么喜欢画人。这算是他的画中第一次有人的背影,不过她看书时的认真,嘴角勾勒出的笑,真的为之倾城,他将这幅画面的作品命为《夕阳》。

在他大学最后一学期,学校已经传出她跟某个系的老师走在一起了,可说是走在一起,却有没看到她和那老师走在一起的画面,难道还在solo,也不大可能。

而他做人也够失败的,大学这四年,都没有一个正经的女朋友,应该是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弄的他那几个哥们都以为是不是GAY了,甚至唯恐避之。

大学毕业后,大家都各自散,开始步入社会,还有的还是继续钻研。

他的工作挺不顺的,刚出来的大学生工作难找是真的,以为有个证书就OK,但不是工资低,就是对方公司要求太高,连进个正规的公司当个业务员,都有硕士抢来竞争,这哪还有他的地盘,只能说社会太残酷,太现实。

他两年的工作倒是换了不上六来回,而且都没超过五个月,弄的他一进某家公司招聘,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是有没有工作经验。

好吧,难得他为了一个工作经验跑去小公司里当了个业务员,能养活自己算不错了。等到走了经验,他立马辞职走人进大企业公司谁想委屈自己。

他画画的能始终没有中断,一直在参加美术大赛,每个机会都不放过,即便破产也不能把画画给落下。

有人发现那部作品《夕阳》画的很不错,希望他能拿《夕阳》参赛,但是那只是他当年在学校一时起兴随手画的,但是别人大力支持,好吧,他就赌这一回吧!

哥们结婚了,硬拉着他当伴郎,直到婚礼场上,他才看到女方请的伴娘竟然是她,他的老师。

哥们搂着他,说不敢相信吧,因为他哥们也不敢相信他老婆居然会和大学老师是闺蜜。

她说她还在那个学校里,不过已经有打算换一个学校了,可能会去高中的学校教书了。

只是没有想到还会在婚宴上看到她的学生。

刚好他的喜讯也传来了,恭喜他吧,他的作品《夕阳》得奖了,第一名。

哥们高兴,硬是拉成喜事连双非要在婚宴上公布,说是分享分享,他也没多在意,可是惊讶地是,他的作品飞到哥们的婚宴上,当作哥们的婚纱秀了出来。

这回掉下巴的来了,尤其是她,因为那部作品里的主角竟然是她自己,还是多年以前学校的事。

这回也完了,这婚宴大多数都是同学,肯定惹人想歪了。

当哥们瞎掰时,他忙解释那只是风景而已,不错,对他来说那是风景。

可还是有同学打笑说老师和学生还是可以的。

新娘扔花了,竟然一下子像牵线一样飞到了她的手中。

婚宴收场,也都散伙了。

他参加了他的得奖感言,那时候,哥们来了,她也来了,坐在最后后面听着他介绍那部夕阳的作品来源。

她没有想过,曾经那么不务学业的他,竟然也会成功,身为老师真的很替他高兴。

她早已过来结婚年龄,而他也到了结婚年龄,他爸妈张罗着给他相亲,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没有什么要求,他的婚姻两个人对的上眼就过,对不上眼就继续相。

终于相了十来回,总算对上眼了,相亲搞定,来开始婚事了。

年底便传出他结婚的消息。

第二年春,成为剩女的她也结婚了。

结婚是坟墓,一点也没错,他结婚一个月就开始吵架了,然后他随便哄哄就好了,可是久而久之,夫妻之间的感情就僵硬了随后开始分居了。。

而她的婚姻,只要她不吵不闹,保持沉默,就不会有吵架的机会,可是她丈夫就不行了,认为她没有情调,最后弄的出小三了,好吧,她很会忍,老公有小三了也不关她的事,只是以后休想碰她。最后,她离婚了,幸好没有小孩的牵绊,朋友认为离了婚最好,只是再找人选就难了。

他拖了两年也离婚了。,哥们表示摇头叹息。

生活本身就现实,又回到了原点。

她依旧当着老师,

他跑着他的业务。

她再婚了,嫁给了比她小了四岁的男人,是姐弟恋,男人不介意她结过婚,只是刚开始的时候男人的父母反对,最后还是被说通了,不过听说她的婚礼上,好像搞得不愉快。

而他依旧光棍,也不打算再结什么婚了。

她有了自己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好吧,总算生了个男孩来巩固她在婆婆家的地位。

他的家人想再给他找一个,最后都被他扫了回去。

在他三十岁后,他喜欢留起了胡渣,老是被九零后零零后的小妹妹学着韩剧把他喊成大叔。他真想回一句,“我老了吗?还大叔!”

他开始涂鸦了,深夜里喜欢在外面的大街乱涂乱画,差点就被城管抓到,最后他当上了某高中的美术老师,他的作品《夕阳》被学校放在了学校的展览馆里秀着。

高中一位女生长得还蛮秀气的,可是脑袋秀透了,竟然跟比自己年龄大了一轮的他表白了,这把他吓坏了,他纯粹只是教他们画画,可并不没有教坏他们。

女生的家长知道了,跑到学校告他,告他不配当老师,女生因为被他拒绝,想要狠狠地报复他,所以拒绝解释,最后,学校宣告他被开除了。人生中第一次这么狼狈。

她发生了意外住进了医院,婆婆却还指责她的不是,她忍着沉住气。最后在她出院后第三天,她患上了忧郁症。她的家更是乱成一锅粥。

他依旧画画只是感觉不如以前了,每次都不满意自己的作品,最后他的小画室被他的脾气砸乱了。

为了孩子,她和她丈夫忍了下来不离婚。但是也各自一方了。可她的第二次失败的婚姻最终还是终结了,因为她无法再有生育的可能,法院将孩子判给了她。

四十岁那一年冬天,他被车撞了,送进了医院,医院宣告死亡,他结束了这四十年。他的家人把他带回了家,安葬,而她四十六岁,孤身一人呆着自己的孩子,因为她是老师,所以作为她的孩子,成绩不错,跳槽,直接十一岁就初中毕业了。

她五十岁那一年,很庆幸还可以看到《夕阳》那部油画,当儿子说画里面长得怎么这么像她时,她笑了,满脸的皱纹笑了,年底,她的儿子结婚了,因为儿子的婚礼,这也是离婚后第一次,她看到了她儿子的爹,她的第二任前任丈夫,可惜连句简单的问候都没有就参加完婚礼走了。

她得病了,晚期癌症,

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接受死亡慢慢向她靠近,随时等待离去,而她也做好了准备。

她让儿子再次翻出那部油画《夕阳》看看,仔细端详画里的女子,最后她走了。看着那副画,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