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贵巧摆龙门阵 天子爱慕英雄士

第11回 仁贵巧摆龙门阵 天子爱慕英雄士

诗曰:

统领英雄到海边,旗幡蔽日靖风烟。

君王欲见征东将,命摆龙门宝阵盘。

且讲那张环来参见长国公王君可,专等朝廷到来一同下海。等不上四五天,早见前面旗幡密密,号带飘飘,长国公王君可、总先锋张士贵一路迎接下来。朝廷大喜说:“王兄平身。你奉朕旨在此督造战船,预先完造,是王兄之大功也。且随寡人进城来。”君可口答:“领旨。”尉迟恭传令五十万大小三军,屯扎外教场,三声炮起,齐齐扎下营盘。

朝廷同众公爷进城,扎住御营,武将朝参已毕,一一见礼问安。王君可说:“尉迟老元帅,长安秦千岁病体怎么样了?”敬德道:“他尚卧床
不起,愈觉沉重,所以不能执掌兵权,某家代领兵来的。”王君可说:“他往日受伤,此病难愈。”尉迟恭道:“便是。”茂功说:“如今要选黄道吉日,下船过海。”天子道:“徐先生且慢。朕听先生说有应梦贤臣在军中,所以放胆起兵。今下船到东辽,非同小可。他那里多有骁将,我这里有了贤臣,方可以平辽。若无姓薛的小将,这班老将多是衰迈,不能如前日之威风,怎能抵敌。”茂功说:“不妨。张士贵十万兵中,现有应梦贤臣,请陛下放心。”天子说:“先生又来了,前在陕西行兵到山东,从不听见说有姓薛的,寡人定是放心不下,怎好落船过海?既是先生说有此人,今张环兵丁现在,待朕降旨宣出,封他一官,好随寡人下船过海,何等不美?”茂功说:“陛下不知底细,那个应梦贤臣他时运还未到,福分未通,近不得主上天子之尊贵,受不得朝廷一命之恩荣。且待他征东班师,才交
时运,方可受恩。若今陛下就要他近贵,分明反害他性命难保了,岂非到底无人保驾?”朝廷说:“有这等事?既然他福分未到,受不起恩宠
,就待后日也罢了。但是如今朕要见他一面,才得放心过海。若不见面,寡人不去征东了。”茂功说:“要见他一面容易的。万岁降一道旨意,着元帅三天内要在海滩上摆一座龙门阵,便见得贤臣了。”朝廷说:“既如此,宣元赃进营。”

尉迟恭正在吩咐部下,槍刀要锐利,队伍要整齐,忽听朝廷叫声:“尉迟王兄,朕要你在海滩上摆一座龙门阵,给寡人看看,限三天摆了来缴旨。”敬德一听此言,吓得魂不附体,说:“陛下,臣从幼不读书,一字不识,阵图全然不晓。不要说龙门阵,就是长蛇阵也只得耳闻,不曾眼见。臣只晓得一槍一鞭,哪里晓得摆阵?望陛下另着别将摆吧。”茂功把眼望朝廷一丢,天子心内明白,便假意把龙颜变转,大喝道:“呔!你做什么元帅?摆阵用兵乃元帅执掌的常事,怎么说不曾会摆?若到东辽,他们要你讲阵图,你也是这样讲:‘我从小不读诗书,不晓得摆阵?’倘或东辽兵将摆出异样大阵,你也不点人马去破,就是这样败了不成?定要三天内摆下龙门阵;如若逆旨,定按国法!”敬德勉强领了旨意,踱出御营说:“真正遭他娘的瘟!秦琼做了一世元帅,从不摆什么龙门阵,某才掌得兵权,就要难我一难。但不知这龙门阵怎么摆法?”

心内烦恼,走出营来,却遇程咬金交
身走过,只听得他自言自语说:“当初隋朝大臣曾摆龙门阵,被我学得精熟。可惜不掌兵权,不关我事,不然摆一座在海滩上,也晓得老程的手段。”敬德一一听得,满怀欢喜说:“程老千岁,不必远虑。待本帅作主,点些兵马在海滩上摆起龙门阵来,显显将军手段如何?”咬金说:“这个使不得。私摆阵图,皇上要归罪的。”敬德说:“不瞒将军说,朝廷方才要本帅三天内摆阵。你自悉知本帅不会摆阵,只要你提调我摆就是了。”程咬金道:“陛下要元帅摆阵,我又不是元帅,与我什么相干?龙门阵我是透熟的,摆也不知摆过多少,不要教你。”竟回身去了。

尉迟恭明知他说鬼话,回进营中,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左右过来,速传先锋张士贵进见。”左右一声答应:“嗄!”“呔!元帅爷有令,传先锋张士贵进营听令。”张环闻知,连忙到中营说:“元帅爷在上,末将张士贵参见。不知元帅有何将令?”敬德道:“本帅奉旨要摆一座龙门阵。本帅未曾投唐之时,常常摆过。如今投唐之后,从不曾摆,倒忘怀了。只记得些影子,故传你进营,命汝三天内在海滩上,代本帅摆座龙门大阵前来缴令。快去!”张士贵听言,大惊说:“是。元帅在上,末将阵书也曾看过,多精通的,也有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人三才阵,四门斗底阵,五虎攒羊阵,六子联芳阵,七星阵,八门金锁阵,九曜星官阵,十面埋伏阵,这十个算正路阵。除了这十个阵,别样异阵也有几个,从来不曾听说有什么龙门阵,叫小将怎生摆?”敬德道:“呔!我把你这该死的狗头,胡
言乱语讲些什么?这十阵本帅岂有不知?我如今要摆龙门阵,你怎说没有?做什么总管,做什么先锋!快摆龙门阵,论功升赏;若再在此逆令,左右看刀伺候!”一声吩咐,两旁答应:“嗄!”“是!”吓得张环魂飞魄散,说:
“待末将去摆来。”只得没奈何走出中营。

来到自己营中,说:“不好了,真正该死该死。”那四子一婿见说,大惊道:“爹爹,为什么方才元帅传你去?有何令旨?”张环说:“嗳,我的儿,不要讲起。我阵书也不知看了多多少少,从来没有什么龙门大阵。这元帅偏偏限为父的三天内,要在海滩上摆一座龙门阵。我儿,你可晓得龙门阵怎样摆法?”志龙道:“孩儿阵书也只当熟透的,不曾见有什么龙门阵。爹爹就该对元帅说了。”张环道:“我岂不知回说?他就大怒起来。如若逆令不摆,他就要把为父处崭。难道我不要性命的?所以不敢不遵,奉令出来的。可这龙门阵如何摆法?”四子道:“这便怎么处?”何宗宪叫声:“岳父,我想元帅也不曾摆的,故此要岳父摆。不如就将一字长蛇阵摆了,装了四足,当做龙门阵如何?”士贵大喜说:“贤婿之言有理。左右过来,传令三军披挂整齐,出城听调。”左右一声:“得令。”就把军令传下去。十万兵马明盔明甲,整整齐齐摆开队伍,统出兵来。父子女婿六人,竟到海滩,一队队摆了一字长蛇阵,装出四足五爪,略略象龙模样。张士贵大悦,命志龙与何宗宪在内领队,自己忙进城来到中营,禀上元帅说:“末将奉令前去,龙门阵已摆完备,请元帅去看阵。”尉迟恭说:“果然摆完了么?带马过来。”左右答应,牵过马匹,元帅上马,张环在前。

张环走出城来在海滩上。士贵道:“元帅,这龙门阵,可是这样摆法?”敬德是黑漆皮灯笼,胸中不识一字的,假做精明在道的一般望去,一看说:“不差,正是这样的影子。算你的功劳,待本帅去缴旨。”尉迟恭回进城来,忙到御营说:“陛下,臣奉旨前去,不到三天,已摆完了这座龙门阵,前来缴旨。”朝廷说:“既摆了龙门阵,徐先生快同寡人去看。”茂功同天子上马,出城来到海滩。程咬金也随来一看,暗想:“这座龙门阵原来是这样一个摆法的,待我记在此,也学做做能人。”那朝廷一见说:“尉迟王兄,这阵可行得动么?”敬德道:“行得动的。”就吩咐张士贵行起阵来。张环一声传令,阵中炮响一声,何宗宪领了头阵,照长蛇阵行动一个样。天子叫声:“先生,这梦内贤臣在何处?哪个是?指与朕看。”茂功说:“陛下看,看看象龙门阵否?若象龙门阵,才可见有应梦贤臣。”茂功说了这两句话,朝廷当心一看,况且向来督兵过的,这十阵书皆明白。方才一心要看应梦贤臣,所以不当心去看阵图,如今当心一看,明晓是长蛇阵,同了徐茂功回马就走。

尉迟恭不解其意,也转身进城,来到御营下马,叫声:“陛下,臣摆此阵如何?”朝廷大怒,喝道:“呔!朕要你摆龙门阵,怎么摆这什么阵来哄骗寡人?又不是一字长蛇阵,又不象龙门阵,倒象四脚蛇阵。”敬德说:“阿呀陛下,这是个龙门阵。”朝廷说:“呔,这是龙门阵么?这分明一字长蛇阵,将来摆了四足,弄得来阵又不象阵,兵又不象兵,这样匹夫做什么元帅?降朕旨意,绑出营门枭首!”敬德着忙,说道:“啊呀万岁,恕臣之罪。这阵不是臣摆的,是先锋张环摆的。”茂功在旁笑道:“元帅,你分明被张环哄了。这是长蛇阵,你快去要他摆去。”尉迟恭道:“是。”连忙回身来至中营说:“左右过来,传总管张环!”左右一声答应,出营说道:“呔!元帅爷有令,传先锋张士贵进去听令。”张环连忙答应道:“是。”行入中营,叫声:“元帅,龙门阵可摆得象么?”敬德大怒道:“我把你这贼子砍死的。到底你摆的是什么阵?”张士贵回说:“元帅,不差的,这是龙门阵。”敬德道:“呔,还要强辩!哄哪个!本帅方才一时眼昏,看不明白,想起来分明是一字长蛇阵。”张环道:“元帅,实在没有这个龙门阵,叫末将怎样摆法?所以把长蛇阵添了四足,望元帅详察。”敬德说:“乱讲!如今偏要摆龙门阵,快去重摆过来,饶你狗命。违令斩首。”张环无法,只得答应道:“是,待末将重去摆来。”出了中营,上马飞奔海滩。抬头一看,还在那里行长蛇阵。便喝道:“畜生,收了阵,快来见我。”四子一婿连忙收了阵图,来至营中说:“爹爹,龙门阵是我们的功劳,为什么爹爹倒生起烦恼来?”张环道:“呔!什么功劳不功劳,难道他们不生眼珠的么?你把长蛇阵去哄他,如今元帅看出,十分大怒,险些送了性命。我再三哀求,才保得性命。如今仍要摆龙门阵。有什么功劳?这便怎处?”何宗宪叫声:“岳父,我看薛礼倒是能人,传他来商议,摆得来也未可知。”张环道:“贤婿之言有理。中军过来,速传火头军薛礼进营听令。”中军答应,传说:“薛礼,大老爷传你。”薛仁贵奉令进见说:“大老爷在上,小人薛礼叩头。”张环说:“薛礼,你如今已有二功,再立一功就可赎罪了。今陛下要摆龙门阵,故此传你进来。你可知此阵图?速前去摆来,其功非小。”仁贵说:“龙门阵书上也曾看过,但年远有些忘怀,待小人去翻出兵书,看明摆便了。”张士贵听言大喜,说:“既如此,快去看来。”仁贵应道:“晓得。”回到前锋营内,摆了香案,供好天书,跪倒尘埃,拜了二十四拜,说:“玄女天圣在上,弟子薛礼奉旨摆龙门阵,但未知龙门阵如何摆法,拜求大圣指教。”薛礼祷告已完,立起身来,拿下天书揭开一看,果然上有龙门阵图的样式,有许多细字一一标明。

薛礼看罢,藏好天书,来至大营说:“大老爷,那龙门阵其大无比,十分难摆,更且烦难,要七十万人马方能件件完全。小人想最少也要七万人,方可摆得。”张环道:“果有此阵么?既如此,待我统兵七万与你,可替本总小小摆一座罢。”薛礼一声答应说:“小人还求大老爷在海滩高搭一座将台,小人要在上边调用队伍,犹恐众兵不服,如之奈何?”士贵说:“不妨。本总有斩军剑一口,你拿去,如若不服听调,就按兵法。”仁贵道:“多谢大老爷。”接了斩军剑,竟到前锋营庄肃整齐。仁贵下令要靠山朝海高搭一台,点齐七万人马,明盔亮甲。薛礼来到海滩说:“大老爷,还要搭一座龙门。”士贵传下军令竖好龙门。仁贵道:“小人多多有罪,求大老爷在此安候。”张环说:“自然本总要在此听调。”仁贵走上将台,把旗摇动摆将起来。薛仁贵通掌兵权,谁敢不服?都来听候军令。那薛仁贵当下吩咐:这一队在东,那一队在西,大老爷怎么长,大老爷怎么短。四子一婿都来听调,上南落北不敢有违一回,张总兵反被火头军调来调去,不上半天功夫摆完了。张环心中大喜说:“看这薛礼不出,果然是个能人。你看此阵图,果然象一座龙门阵,活象龙在那龙门内探出探进的意思。”只见仁贵下将台,把黄龙行动泛出龙门,多用黄旗,乃是一条黄龙。张士贵忙进城,来到中营说:“元帅在上,那座龙门阵今已摆好在海滩上了,特请元帅去看阵。”尉迟恭道:“既然摆好在那里,你先去,待本帅同御驾前来便了。”张士贵答应,先往城外等候。敬德来至御营,同了天子、军师一齐上马来到海滩。朝廷坐在龙旗底下,望阵上一看,但见此阵:

旗幡五彩按三才,剑戟刀槍四面排。方天画戟为龙角,拂地黄旗鳞甲开。数对银槍作龙尾,一面金锣龙腹排,千口大刀为龙爪,两个银锤当眼开。

朝廷大喜说:“果然活龙活现,这才是座龙门阵。”便叫:“徐先生,龙门阵虽然摆就,这应梦贤臣是哪一个?”茂功道:“陛下降旨把龙门阵行动,就可见应梦贤臣了。”朝廷大悦说:
“既如此,降朕旨意,把阵图行动起来。”“嗄!”下边一声答应。阵心内走出一起,仁贵领了队伍从中而出,龙门里面人马,圈出外边兜将转来;仁贵撇下黄龙,又把青旗一摇,阵里边多用青旗,又变了一条青龙了。茂功道:“陛下哪,那走转来执青旗的那一个穿白小将,就是应梦贤臣了。”朝廷睁眼一看,说:“果然是。分明与梦内一般面貌。”只见又往阵心内去了。如今又起转来了,手内又执白旗,阵中亦都换了白旗,又是一条白龙了。少停,手执红旗,又变了红龙了。天子好不欢喜说:“这个领阵小将,果然是个能人,降朕旨意,收了阵罢。”张环传令下去,仁贵一一调开,散了龙门阵图。朝廷同军师自回御营,称赞仁贵之能。

张环收兵进城,将人马扎住说:“薛礼,你摆阵图其功非小,待本总记在功劳簿上,少不得奉达朝廷,出你之罪。我大老爷先赏你十斤肉、五罐酒,你拿去罢。”仁贵道:“是,多谢大老爷厚赐。”仁贵领了酒肉,回到前营来,就端正起来,摆开桌子,弟兄五人饮酒作乐。

讲张士贵进入中营,叫声:“元帅,此阵可摆得是么?”敬德大悦说:“这个阵摆得好,才是个龙门阵。原算将军之功,待本帅记在此。”就将功劳簿展在桌上。要晓得尉迟恭乃是不写字的,提起笔来竖了一条红杠子,算为一功。张环又说:“元帅在上,狗婿何宗宪前日行兵天盖山,活擒草寇董逵,探地穴,也是狗婿微功。”敬德说:“既有三功,一并记在上面。”又竖了两条杠子,将功劳簿收藏好了。张环大悦,回到营中说:“贤婿,方才元帅都上了你的功劳了。”宗宪道:“多谢岳父费心。”按下不表张环冒功之事,单讲御营天子说:“徐先生,朕看这应梦贤臣在内领阵,但不知他胸中学问如何?”这才是:

武略高强兵法好,雄威服众有才能。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