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恭征东为帅 薛仁贵活擒董逵

第10回 尉迟恭征东为帅 薛仁贵活擒董逵

诗曰:

御驾亲征起大兵,长安一路望东行,

今朝谁来东辽去,功建登州薛姓人。

再说天子当殿与众卿议定黄道吉日,与尉迟恭挂了帅印,来至教场。点起五十万大队雄兵,祭过了旗,朝廷亲莫三杯御酒,发炮三声,排开队伍,一路行兵御驾亲征。天子坐在日月骕骦马上,徐茂功、程咬金、马、段、殷、刘六将保住龙驾,前面二十七家总管随护元帅,离了大国长安。一路上盔滚滚,甲层层,旗幡五色,号带飘飘,刀槍剑戟似海如潮,一派人马下来。且不表。

单说总兵先锋张士贵,同四子一婿十万雄兵下来,只见前面有一座大山,名为天盖山。众人马相近山前,只听顶上炮声一起,闯出几百喽兵,多是青红布盘头,手内棍棒刀槍闪烁。当中有一位大王,全身披挂,摆动兵器,一马当先冲下山来,大叫:“呔,来的何人,擅敢领兵前来搅扰大王爷
的山路!早早献出卖路钱,方让你们过去。”这一声大叫,惊动张士贵。抬头看见,心下暗想:“今天兵经过,还要买路钱!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吩咐大小三军,且扎下营盘。底下众儿郎一声答应:“是。”就把营盘扎住。

张志龙叫声:“爹爹,待孩儿去擒来。”张环道:“我儿须要小心。”志龙答应。按好头盔,紧紧乌油甲,举起射苗槍,催开坐下黑毫驹冲上前去,大喝一声:“呔,你这绿林草寇,你看我们是什么兵马,竟敢大胆阻我天兵去路么?”那大王哈哈大笑说:“你还不知大王厉害之处。天下闻孤董逵之名,在我山下经过都要给买路钱,你今好好献过粮钞,放你过去;如有半字支吾,恼了孤家性子,一顿乱槍,走脱一卒也不算大王爷
爷本事。”张志龙大怒说:“该死的强徒,天下乃朝廷出入要路,你敢霸阻天兵!好好让天兵过山,饶你性命;若再支吾,取你性命。”董逵说:“不须夸口,照大王爷
的槍罢。”催一步马,拿手中槍直望志龙面门上挑进来。志龙叫声:“不好!”把槍往杆子上噶啷一抬,险些跌下马来。交
锋过去,冲将转来,志龙叫声:“狗强盗,照我槍罢!”飕这一槍,望董逵前心刺来。董逵叫声:“好!”把槍噶啷一架逼开,趁势一槍刺进来,张志龙躲闪不及,正刺中左腿,鲜血直流,大叫—声:“好厉害的狗强盗!”兜转马大败而走。

张士贵说:“好骁勇草寇,战不上二合,大孩儿受了伤败下来了。”何宗宪叫声:“岳父,待小婿出去擒来。”张环说:“贤婿出马,须要小心。”何宗宪说:“不妨。”按按头上凤翅双分亮银盔,紧紧身上柳叶银条甲,手举方天戟,催开银鬃马,冲上前来说:“咦!该死的强盗,休要扬威,我来取你之命哩。”董逵抬头一看,喝道:“哪怕你们有百万英雄,千员上将,也难过此天盖山。”何宗宪听了,说:“你敢是吃了狮子心大虫胆,说得出这样大话。照戟罢!”一戟直望董逵咽喉挑进来。董逵喊一声:“来得好!”把滚银槍架在一边,战不上三个回合,董逵横转槍杆子,照着何宗宪背上“当”只一击,打得抱鞍吐血说:“阿唷!唷唷,好厉害!”带转马,大败望营前回来了。”董逵哈哈大笑道:“哪怕你们百万雄兵齐赶上来,也过不得此山。”便勒马拦住山下。

何宗宪败回来到营前说:“岳父,强盗槍法厉害,小婿实难敌他。还有谁人胜得他来?”父子六人无计可施。单表五个火头军在营前看打仗,见强盗连败大老爷一子一婿,十分猖獗,恼了薛仁贵性子,说:“岂有此理!一个强盗尚被他霸住天盖山,阻住大唐兵马,无人可退,焉能到得东辽?”心内忿忿不平,走进自己营中,拿了方天画戟,来叫张环面前,叫声:“大老爷,公子爷不能取胜,待薛礼去擒来。”张士贵说:“又来了,小将军尚不能胜,何在于你?且上去看。”薛礼走上前,把戟串一串,喝声:“呔,狗强盗!此处乃朝廷血脉,就是客商也不该阻住,要买路钱。我们奉旨御驾亲征,开路先锋,天邦兵马打从天盖山经过,不思回避,擅敢拦阻此山去路。既撞在我手,快快下马祭我戟尖!”董逵说:“呔!步下来此穿白小卒,敢是铜包胆铁包颈?方才二位小将,尚然被大王爷
打得吐血而回,你这小小鼠辈想是活得不耐烦了。照孤家的槍罢!”一槍望着仁贵拦腰刺来。薛礼说:“来得好!”把方天戟往杆子上噶啷一枭,董逵喊声:“不好了!”手一松,槍往半天中去了,人在马上乱晃。

薛礼在地下走上一步,右手拿戟,左手往董逵腿上一把扯住说:“过来罢。”一拖拖得董逵头重脚轻,倒坠转来。董逵好不着忙,两手乱挣个不住。薛礼道:“你挣到哪里去?”把董逵勒下,一夹一挤,手脚不动了。左手牵了这匹马,回身便走到营前说:“大老爷,小人薛礼活擒董逵在此。”张士贵满心欢喜,暗想:“薛礼好本事,我子万不如他,真算贤婿天大的造化了。薛礼这等骁勇,此去立得大功,多是我贤婿冒来的功劳了。”士贵有心冒功,叫薛礼放下董逵,待等绑起来。那仁贵将董逵放下,谁知动也不动,竟死去了。薛礼说:“大老爷,强盗被小人夹死了。”四子一婿把舌头乱伸,说:“好戟法,好力气!”士贵道:“薛礼,你本事果然高强,活擒董逵是你之功,待我大老爷记在功劳簿上。此去征东,再立得两个功劳,待我奏上朝廷,赎你之罪。”仁贵道:“是,多谢大老爷。那强盗这副披挂,小人倒很喜欢,求大老爷赏赐与小人穿戴,好去开兵立功。”张环道:“马匹盔甲自然是你的,不消问我。是你擒来,自己取用便了。”仁贵把董逵盔甲除下,将尸首撇在一旁,取得了银盔银铠,一骑白毫马。回到前锋营,周青、李、姜四人大喜说:“大哥,你倒立了一功,得了一副盔甲,我等兄弟们不知何日见功。”薛礼说:“莫要慌。一过海东,功劳多得紧。”

不表月字号火头军五人,单言张士贵吩咐起营,十万人马穿过天盖山。正行下来,不过四五十里荒僻险路,只听得前面括拉拉拉拉拉一声响,山崩地裂,人人皆惊。张士贵唬得面如土色,马都立定了,说:“我的儿,什么响?”志龙说:“爹爹,好奇怪,不知什么响。”差人前去打听,不多一回,报说:“启上大老爷,前边不上一箭之路,地下开了一个大窟,望下去乌暗,不知有多少深,看不明白。”张环说:“有这等事?把人马扎住,我儿同为父去看来。”众公子应道:“是。”张环父子六人催马上前,果见一个大窟如井一般。士贵说:“好奇怪!”吩咐手下人将索子丢下去探探有几多深浅。手下答应。数名排军把索子系了一块大石,望底下坠落
,直待放不下了,拿起来量一量说:“大老爷,有七十二丈深。”张环道:“平空绷开地穴,到底未知凶吉,或有什么宝物在地下也未可知,或有什么妖精作怪也未可知。差人去探一探,看有何物在底下。”志龙说:“爹爹说得是。着哪一个下去?”士贵看看军士们,多是摇头说:“这个底下去不得的,决有妖怪在内,被它吃了,走又走不脱,白白送死。”士贵说:“我儿,谅此地穴,没人肯下去的。”志龙道:“爹爹,有了。我看薛礼倒也能干,不如差他下去探探看。有宝物,拿起来落得受用,若是妖怪吃了,也是他大数。”张环说:“我儿之言有理。”便到前锋营传薛礼。

那中军奉令来到月字号,说:“呔!火头军薛礼,大老爷传你。”薛礼正在与四个兄弟讲究武略,只听得中军说大老爷叫传,薛礼大众一呼风赶出营门,同中军来到穴前说:“大老爷在上,薛礼叩头。不知传小人到来,有何军令?”张环说:“薛礼,方才平空裂此地穴,其深无比,想一定是朝廷洪福,必有异宝在下。你下去探一探,看是什么宝物,拿起来献上朝廷,也是一件大功,可折得罪了。”薛礼道:“待小人下去。”周青说:“去不得的。”仁贵道:“不妨。生死乃命中所定,为兄下去得。”张环传令手下人,将一只竹篮系了一条索子,摇动响铃,我们就好收你起来。这根索子用了盘车,周青、姜、李四人执定盘车,慢慢坠将下去。彼时张环父子都在穴边,看守仁贵探穴上来回音。

单讲薛礼悠悠放至下面,黑洞洞,就有陰风冒起,寒毛直竖。仁贵暗想:“不好啊,我不听兄弟们的话,一时高兴下来,如今性命一定要断送的了。”心内十分胆怯。摸索着起出竹篮,团

一摸,多是满的。挨到东首,旁边有些亮光,也不管好歹,钻进去挨出外边,却好似山洞内钻出来模样,又是一个世界了。上有青天云日,下有地土树木,心中大喜说:“这也奇怪,此世界不知通于何处?”回头一看,出来之所,乃是一座高山洞里钻出来的。忽然间云遮雾拥,好似陰雨天空一般,却也明亮。两旁虽无人家田地,却也花枝灼灼,松柏青青,好似仙家住所。居中一条砖砌街道,仁贵从此路曲曲弯弯行去。

正去之间,忽听得后面大叫:“呔!薛仁贵!你回转头来看。我与你有海底冤仇,三世未清,今被九天玄女娘娘锁住,难以脱身。幸喜你来,快快放我投凡,冤仇方与你消清了。”仁贵回头一看,只见西南上一根擎天大石柱,柱上蟠一条青龙,有九根链条锁着。仁贵走将过来,把九条链条扯裂断说:“汝去罢!”这条青龙摆尾一啸,一阵大风望东北角腾空而去。回头对薛礼看看,把眼一闭,头一低,竟不见了。

仁贵回身又走,只见前面有座凉亭,走到亭内,有一座灶头,好不奇异。灶门口又不烧,又没有火,灶上三架蒸笼,笼头罩着,虽不烧却也气冒冲天。薛礼从早上下来地穴,又行了数里,肚中饥了,见了热腾腾三架蒸笼,想一定是蒸吃的东西,便将笼头除下。只见一个面做的捏成一条龙,盘在里边,便拿起来团
一团
,做两口吃了下去。又端开底下一层,有两只老虎,也是面做的,亦拿在手中捏做一团
,吞了下肚。又端开第三架,一看有九条面做的牛,立在蒸内,也拿起来捏拢了,做四五口吃在腹中。此时已饱,便将蒸仍架在灶上,走出亭子,身上暴躁起来,肌肤皮肉扎扎收紧,不觉满身难过。行不上半里,见一个大池,池水澄清,仁贵暗想:“且下去洗个浴罢。”将白将巾与战袄脱下来,放在池塘上,然后将身走入池中,洗了一浴起来,满身爽快,身子觉轻了一轻,连忙穿好衣服,随大路而走。

忽听后面有人叫道:“薛仁贵,娘娘有法旨,命你前去,快随我来。”仁贵回头一看,见一青衣童子,面如满月,顶挽双髻,一路叫来。仁贵道:“请问这里是什么所在,因何晓得我名字?哪个娘娘传我?”那童子道:“此地乃仙界之处。我奉九天玄女娘娘法旨,说大唐来了一员名将,名唤薛仁贵,保驾征东,快领来见我,有旨降他。所以叫你名字。”仁贵听说,万分奇异,说:“有这等事?”连忙随了童子一路行去。影影见一座大殿,只听得鼓乐之声
,来至殿前,童子先进内禀过了,然后仁贵走到里边,只见一尊女菩萨坐在一个八角蒲墩上。薛礼倒身下拜说:“玄女大圣在上,凡俗薛礼叩头,未知大圣有何法旨?”娘娘说:“薛仁贵,你乃大唐一家梁栋,只因此去征东,关关有狠将,寨寨有能人,故我冲开地穴,等你下来。有面食三架,被你吃下腹内,乃上界仙食。你如今就有一龙二虎九牛之力,本事高强,骁勇不过,不上三年就可以征服。咳,但是你千不是,万不是,不该把这条青龙放去。若这龙降下凡尘,就要搅扰江
山,干戈不能宁静,所以我锁在石柱上。如今被你放走,它就在东辽作乱,即使你有一龙二虎九牛之力,也难制服
得青龙,便怎么处?”仁贵说:“阿呀,大圣!弟子薛礼乃凡间俗子,怎知菩萨处天庭之事,所以放走了青龙。他在东辽作乱,搅扰社稷,今陛下御驾亲征,若难平服,弟子之罪大了。望大圣娘娘赐弟子跨海征东法宝,予以平定,恩德无穷。愿娘娘圣寿无疆。”

玄女娘娘说:“若要平定东辽,只是如今三年内不能够的了。除非过了十有余年,才得回平原,干戈宁静。我有五件宝物,你拿去就可以平辽。”叫童儿里边取出来。那青衣童子说:“领法旨。”连忙进内,取出递与薛礼。娘娘说:“薛仁贵,此鞭名曰白虎鞭,若遇东辽元帅青脸红须,乃是你放的青龙,用白虎鞭打他,就可以平定得来。”仁贵道:“是。”娘娘又道:“这一张震天弓,这五枝穿云箭,你开兵挂于身畔。这青龙善用九口柳叶飞刀,着了青光就伤性命,你将此弓用宝箭射他,就能破。射完把手一招,箭归手内。”仁贵应道:“是。”娘娘又说:“此件名曰水火袍,若逢水火灾殃,即穿此袍,能全性命。”仁贵应道:“是。”回头看四桩宝物,霞光遍透。又有一本素书,并无半字在上。就问娘娘:“此书何用?”娘娘说:“此书乃是异宝,名叫‘无字天书’。此四件,别人见得。这天书只可你一人知道,不可被人看见。凡逢患难疑难之事,即摆香案拜告,天书上露字迹,就知明白。此五件异宝你拿去,东辽就能平服。不可泄露天机,去罢。”薛礼大悦,拜别玄女娘娘,将天书藏于怀内,手拿弓箭,一手拿了袍鞭,前面青衣童子领路,仁贵离了殿亭,一程走到两房石门边,童子把门开了说:“你出去罢。”将薛礼推出门外,就把石门闭上了。

仁贵抬头一看,眼前乌暗团 团
。一摸摸着了竹篮,满心欢喜,将身坐在篮内,把铜铃摇响。且表上边自从仁贵下去,已有七天不见上来。张环估算薛礼已死在底下,便想要行兵。但周青、姜、李四人哪里撇得下?在地穴前守了七日七夜,不见动静。忽然闻得铜铃摇响,大家快乐,连忙绞动盘车收将起来。仁贵上来,走出说:“兄弟们,倒要你们等了这一会。”众人道:“说什么一会,我们等了七日七夜了。”仁贵说:“这也奇了。真乃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为兄在下面不多一会工夫,就是七天了。”众人道:“大哥,下面怎么样的?手里这些东西哪里来的?”薛礼就一一细说一遍。四人满心欢喜,回到营中。

张士贵闻知,说:“薛礼,你为何去了几天?且把探地穴事情细说与大老爷得知。”仁贵答应,就把娘娘赠宝征东之事,细说一回。张环大喜说:“也算一桩功劳。”吩咐就此拔寨起行。仁贵回到前锋营,藏好了四件宝贝,卷帐行兵,正望山东地界而来。在路担搁几天,早到山东登州府。正是:

十万貔貅如狼虎,保驾征东到海边。

毕竟不知征东跨海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Leave a Comment.